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急不可待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急不可待

    “克拉克!到底找到位置没有?”

    天工族的哮烈,在一片磁场扭曲之地吆喝着,六七名达到域祖境界的武者,和他站在一旁,也是心急如焚。

    克拉克脸色有些尴尬,他那异宝摇摆不定,一到这一块位置,就像是有点失灵了,没有能继续给出方向。

    “不妨给大师看看,如果损坏了,可以让大师给你修复一下。”嘉霓声音阴柔低幽,眼眸深邃,提出自己的建议。

    和哮烈一样,嘉霓也不是七族族人,但她同样身份尊贵,她和玄天族的朱蒂据说是义结金兰,以姐妹相称。

    嘉霓为秘纹族族人,这个种族在虚无域海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大多数境界高深,因为嘉霓和朱蒂之间的关系,秘纹族和玄天族关系紧密,不过秘纹族并不是玄天族的附庸种族,还保持着独立。

    嘉霓身姿高挑,高高耸起的酥胸上覆盖着精美的铠甲,她双臂、美腿、脖颈都裸露着,那些裸露的部位上遍布繁复神秘的花纹,那些花纹天然形成,如河流的脉络,如花朵,如掌纹,极为漂亮。

    她那精致的脸庞,也布满奇妙的青、暗紫色花纹,仔细去看,像是一朵妖异的鲜花在她脸颊上盛开了,那纹身不但没有损坏她的容貌,反而令她更添一份妖邪之美,只是那种美绝非普通人可以享用触及的。

    嘉霓眼神深幽,嘴角噙着冷笑,对待纳普顿等人的时候也是傲然不屑。

    她本身为域祖一重天境界,修炼奇异的秘咒术,她在这个境界浸没多年,比纳普顿、基思突破的时间都早,秘咒术乃秘纹族独有的奥义,别的种族连入门都不能,以秘咒术游走在虚无域海,嘉霓很少遇到对手。

    据说就连朱蒂,在没有突破域祖二重天境界的时候,和她交战都要甘拜下风。

    “克拉克,你这秘宝如何真的损坏了,的确可以让哮烈大师给你看看。”纳普顿眼见克拉克始终摸不着方向,心生不耐,也冷着脸喝道。

    “到底怎么一回事?”古妖族的基思,也皱起了眉头。

    同样焦虑的克拉克,无奈之下,将那一根金针递给了天工族的哮烈,道:“大师小心一点……”

    哮烈一头凌乱的火红头发,他毫不客气的接过那金针,掌心陡然涌出炙烈火焰,火焰裹住那金针“噼里啪啦”的焚烧着,哮烈那被火光映照的通红脸庞,此刻显得无比专注,尽显大师风范。

    他两手变幻着,一团团火焰神奇的形成一个个奇妙印诀,有的火焰成花朵,有的火焰成果实,有的火焰成精灵火人,那些都是印诀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以火焰能量变化而成。

    诸多火焰印诀,一一烙印在那金针上,只听那金针“嗤嗤”作响,一会儿便成了金红色。

    “啪嗒!”

    金针响了响,旋即冒起烟雾,烟雾中传来酸涩味道。

    “这秘宝沾染了你神体内太多的渣滓,变得不够纯正了,所以才容易被磁场影响。”哮烈两手一合,无数火焰法决消失他掌心,旋即那金针化为一点金芒,重新落入克拉克手中,“没事的时候,不要以手来把玩,你的手有汗渍,汗渍上就有渣滓,这尖细的探灵金针淬炼的材料很珍贵,不能受任何渣滓的污秽。”

    古妖族的克拉克,被他这么教训着,还一脸的讨好,他以神力化手,以光芒捏着那金针,放出奥义一探测,立即喜形于色,连连笑道:“多谢大师指导。”

    话落,那金针定格,指定了一个方位。

    正是石岩、龙蜥老祖所在的星辰。

    那星辰,如今蒙在一圈圈灰蒙蒙的雾霭中,不仔细去看,在一颗颗明显的星辰中,那一颗很容易被忽略。

    ——被紫耀力量遮掩的星辰,如被从域界抹除了,她原先是准备将龙蜥老祖精血剥离出来吞掉的。

    也是如此,她不想被人发现,所以刻意的掩饰了这星辰。

    没有那克拉克的秘宝金针,兴许众人要找个这个星辰,还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

    准确锁定位置以后,纳普顿和哮烈、嘉霓一众不怕死的武者,极速横跨星河,很快就降临在那被雾霭蒙蔽的星辰上方。

    深入雾霭内部,他们一个个脸色巨变,看着下方星辰内绚烂夺目的光织,众人表情都凝重起来。

    雾霭下方的天地,竟然如此的瑰丽多姿,那由紫耀本体上的花纹凝结的光幕,每一道都充斥着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力,他们的境界修为,无法穿透那巨网般的光幕,进入的大陆内部,也无法知道此刻的大陆正发生着什么巨变。

    然而,两股压迫心灵的威慑力,从下面的星辰穿透过来,让他们每一个人的灵魂都暗暗不安。

    那种灵魂的压迫感,不是那光幕可以阻碍的,达到域祖境界的强者灵魂都非常的敏锐,能感受到元卒、紫耀那种恐怖威慑力。

    “底下,怕是有两个可怕的存在交战,那气息之恐怖,不下于十大域祖……”

    秘纹族的嘉霓,妖异神秘的脸上,浮现出苦涩之意,她暗叹一声,高挑身姿停滞不动,没有敢再往下一寸。

    闭上眼,她左手臂的精美花纹如鲜活过来,诡异的扭动着,她已经施展出一种秘咒术,以自身的秘纹为脉络,试着确定下面的情况。

    众人清晰的看到,嘉霓左手臂精美的青幽花纹,逐渐变成一双青幽的眼瞳,那眼瞳玄妙无比,众人只是看了一眼,就仿佛觉得那只眼睛能看穿一切迷雾。

    青幽的眼瞳,如刺身处在嘉霓那雪白臂膀,那眼睛活灵活现,如蜕变真实。

    突地,一滴殷红的鲜血,从那只眼睛的眼角闪现!

    嘉霓身躯猛然一震,那只滴血的眼睛突然粉碎,裂成无数细密的花纹,重新散开来,遍布嘉霓左手臂每一块雪白肌肤。

    “两,两个……”

    嘉霓颤抖的声音,突然尖利的响彻出来,她眼中浮现出兴奋和恐惧夹杂的诡异色彩。

    “什么?”

    众人一时间没有弄明白,下意识的问道,要她解释清楚明白。

    “两个啊!下面有两个同级别的太初生灵在战斗!”嘉霓以一种奇异的声音,兴奋之极的低喝,她有些得意忘形,以至于连她嘴角真实浮现的一滴鲜血,她都没有留意到。

    细心的人,会发现她嘴角那一滴鲜血,正是刚刚她左手臂眼睛内的那一滴……施展秘咒术来洞察下面的她,已经耗费了一部分心血,但是因为两个太初生灵的出现,这激动兴奋令她暂时忘记了伤疼。

    贪婪欲望,已经淹没了她,也在顷刻间淹没了此地所有人。

    “老天!竟然有两个太初生灵!数千年数万年都难得一见的太初生灵,这次一下子显形两个出来!”

    “还是在战斗之中!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不错!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时机了,嘿嘿,我们千万不要着急,等他们先战斗,等差不多有了结果以后,然后我们再进去采摘胜利的果实!”

    “运气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啊!哈哈哈!”

    “大家先商量一下,我们应该如何分配?”

    一路从虚之陆地追击过来的众人,热血澎湃,红光满面,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泽,仿佛已经将两个太初生灵给击杀了,都兴奋的快要开始讨论如何分账了。

    尚未冲入下面的方向,这些人已经逐渐癫狂,由此可见太初生灵的吸引力,对他们而言有多么的大。

    “真是如此,嘉霓当记首功!不愧是修炼诡异秘咒术的强者,的确是神秘无比!”哮烈哈哈大笑,他仿佛已经看到一件由他淬炼的太初神器出土,看到他哮烈之名,在一个个后世的时代传诵了。

    “那两个太初生灵,其中一个是不是石岩?”纳普顿突然道。

    这句话瞬间吸引了众人注意力,大家都期待的看向嘉霓,因为从嘉霓的语气中,他们推测出石岩应该不是其中之一,因为石岩才刚刚凝炼太初之身,严格算起来,还称不上真正的太初生灵。

    毕竟,他没有经历过那个久远的毁灭时代,没有浩瀚的知识,没有对太初生灵的认知。

    缺少了这些,就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太初生灵,石岩,只是凝炼了太初之身的强者而已。

    “不是他!肯定不是!”嘉霓肯定了众人的猜测,“那两个存在的身上,有着太初生灵独有的悠远古老气息!那气息,是只有存活了亿万年的生灵才能拥有的,那是两个真正的太初生灵!”

    此话一出,众人都磨拳霍霍,脸上布满了激动之色。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基思阻止了众人的吆喝,劝说大家收敛气息,免得被下方太初生灵给盯上,进而破坏了他们的大事。

    “嗯,趁着他们战斗没有结束,我们好好商量商量,应该如何对付他们。”纳普顿摸着下巴,眼神闪烁着阴毒残忍的冷笑,“我们应该分成两支,分别对付他们,大家好好谈谈,嗯,我建议我们和基思、拉比特一方,你们虚之陆地的另外一支。”

    “没问题。”

    “就这么办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