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凶猛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凶猛

    魅影族。

    鲜花满地,雾气缭绕,如仙境一样的奇景,便是魅影族的族人生活处。

    许多俊男美女在这里吞吐能量,淬炼神体,领悟力量奥义的真谛玄妙,在魅影族一间由七种神晶筑造的地底秘密殿堂中,蔓蒂丝撇下魅姬,竖立在一块明晃晃的晶体前,这晶体像是一面明镜,里面变幻着不同的场景。

    蔓蒂丝娇小玲珑的身躯传来亮银色光波,波纹射入明镜中,在那明镜里面忽然浮现出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索伦!”蔓蒂丝低呼。

    “蔓蒂丝,好久不见了,怎么样?有没有将那孩子领入云蒙域界?”内部的模糊身影嗤笑,悠然的讲话。

    “他和那一块大陆,都坐落在云族以前的圣地,那陨落星河真的在云海下面?”蔓蒂丝肃然道。

    她和魅姬离开魅影族,一同前往荒域的时候,索伦就联系了她,拜托她帮忙做一件事情。

    索伦仿佛知道石岩会离开荒域,而且还会带着神恩大陆一并出来,初始蔓蒂丝并不信,然而一连串的事实逐渐证明了索伦的高见,石岩按照他的推测,果然一步步的走出荒域了。

    蔓蒂丝很快认同了索伦的判断。

    索伦要求他,石岩离开荒域以后,将其带入云蒙域界,并且说明陨落星河沉入云海下方的秘密。

    蔓蒂丝一一去做了。

    但她并不知道石岩会发生什么。

    “石岩是关键,和他融合的奥义符塔,是太初之门的钥匙。如果他境界不够,力量不足,就无法把持那钥匙,所以我需要他强大起来。他的强大,也会给荒造成障碍,那陨落星河定然会融入他……”

    索伦轻笑,仿佛能洞察天地间每一个角落玄妙,“说来奇怪,我修炼命运奥义,能看透人的过去,能隐隐知道一个武者未来的走向,却始终没办法捕捉他那一根命运之线,这小子很有趣啊。”

    “他是关键?”蔓蒂丝愕然。

    “确切地说,奥义符塔才是关键,朱蒂、贝芙丽、埃加和噬这些太初生灵,都在拼命抢夺奥义符塔,应该都隐隐知道一点玄妙。”索伦笑了笑,“在云海下面,不单单只有陨落星河,我想他一旦出来,必然能踏入域祖。嗯,请记着,定要带他一并过来,他必须要到场!”

    蔓蒂丝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点头。

    索伦的身影,逐渐变淡,渐渐消失无踪。

    “哎,也不知道此人到底什么想法,他什么时候盯上石岩的?”在索伦消失后,蔓蒂丝目显迷惑,摇头呢喃。

    ……云海深处。

    “哗哗哗!”

    一条条湍急水流,像是游蛇一样盘旋着,缠绕在范德勒的神体。

    范德勒满身星辰光熠,像是一个星辰光源,那些星光阴冷冰寒,和水之柔力抗衡着,一条条由星辰编织的彩带在海鲨皇旁边穿梭,将簇簇云团给击的粉碎,两人的战斗渐渐脱离下面战场,来到云海深处。

    达尔萨和茨兰众人,则是和冥晧、玄河等人战斗在一块儿,那些云族族人,显然并非来自于神恩大陆强者的对手。

    尤其是奥黛丽,持有太初神器炼魂鼎的奥黛丽,念头一动,无数鬼魂邪灵如厚厚的云层,扭动形成奇诡的秘法,能扭曲心灵,让那些强者灵魂颤抖,祭台都变得不牢固。

    此战,已经斗了数日,云族的族人渐渐不支,已经有不少人被重伤。

    一开始奥奎因还约束祭司团的人,不要参与这场战斗,然而,随着茨兰、达尔萨那些云族族人逐渐惨败,奥奎因油然而生同仇敌忾之心,毕竟都是一个种族,他们不能眼看着族内高手被一个个斩杀。

    奥奎因旋即下令,要求那些祭司团的人也开始参战,他们加入后,云族武者压力稍微松了一些。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又渐渐不支了,冥晧、玄河、腓烈特、迪卡罗、雷迪、圣兽青龙这些不朽强者,都是历经杀戮,手段残暴凶狠者,同等级别的武者很少能够和他们抗衡的。

    他们展现凶厉了,那些云族族人根本不够看,始终被压着打。

    奥奎因和茨兰一看情况不妙,纷纷暗中传讯,那些生活在云蒙域界,在附近修炼的云族族人,收到讯息后都聚集过来,来人境界很多都不够高深,有些只是始神境界,不过数量巨大。

    有数千人之众。

    那些人到来后,排列阵形,运转云海内的云气,组合成结界阵法,联手封印攻击。

    胜利的天平逐渐倾斜。

    随着越来越多云族武者的到来,玄河、冥晧他们都有些不堪重负,由之前的疯狂攻击,变成缩小战圈的防御。

    “我们已经有五十多个族人重伤,二十多名族人被杀了,被杀的族人,境界都不低,这些外来者绝不可轻饶!”茨兰看着那些倒在血泊痛苦呻吟的族人,脸上冰冷,其中一个族人被腐蚀奥义侵蚀,这时候神体正一点点的腐烂,很快变成了一滩血水。

    “他们竟然精通噬族的手段!”有人惊叫。

    “撤离!千万别靠近那些被腐蚀的血水!”达尔萨尖叫起来,他深知腐蚀奥义的恐怖,知道境界低微者只要沾上点血水,也会被腐烂掉。

    “该死的外来者!他们要付出代价!”很多云族族人咆哮。

    “杀了他们!”

    “把他们全部剿灭了!”

    无数云族族人在咆哮,在云海各个区域浮现出来,全部目露凶光。

    这些人之中,也有一部分是魅影族的族人,他们都是范德勒的麾下,在范德勒和海鲨皇交战的时候,暂时都以范惠奈为首。

    一身玫红色长裙的范惠奈,美艳如花,她在魅影族那些英俊的男子中央站着,笑盈盈的说道:“你们的领袖已经被云海吞没了,成了空间壁障中的碎片,你们还无谓的坚持着什么?有必要么?”

    她是冲冥晧、玄河说的。

    “你们全死绝了,他也不会有事。”玄河神态潇洒,在石岩肉身也被吸入下面的时候,他已经肯定石岩安然无恙了,因为那牵引石岩肉身的,乃是石岩的灵魂意念,这说明石岩灵魂完整,没有受到空间壁障的影响。

    “真是执迷不悟。”范惠奈摇了摇头,冲达尔萨道:“这些外来者自寻死路,该杀就杀吧。”

    “杀!”

    “杀!”

    云族族人叫嚣着,人流涌来,众多不同奥义运转着,带动着云海内的厚重云气,浓烈云团如一座座山岳,如一条条河流,全部冲击在冥晧、玄河他们那一片防御区。

    云海如成了最沉重的巨石,每一个云族族人体内,都释放出浓烈的云簇,一起连接起来,像是巨大的网将云层包裹住,重重的轰击下来。

    “啪啪啪!”

    玄河眼前一层血色的膜,被冲击的破碎开来,玄河脸色浮现不健康的潮红,竟然也受了伤。

    “嗤嗤嗤!”

    冥晧放出来的分身,被云团倏地裹住,那分身竟然被云团给消磨融掉了。

    云族倾全族强者之力,来对冥晧等人疯狂冲击,他们渐渐吃不消,不断地有人开始受伤。

    当年范德勒进攻云族,他本人还是域祖境界,都只能借助于云族的内乱,才将云族击败。

    由此可见,云族借助于云海的天然优势,连域祖都能抵御住。

    冥晧、玄河都不是域祖境界,他们当中唯一的域祖,也被范德勒给拦阻,随着云族武者源源不绝的涌来,随着云族奇阵的坚厚,冥晧、玄河众人的防线,逐渐崩溃了,接连有人身负重创。

    突地,那一层层的空间壁障,陡然粉碎开来。

    成千上万的空间光刃,从下面激射出来,附近离的较近的云族族人,在顷刻间被切割成碎片,成了一块块碎肉块。

    “咻咻咻!”

    空间利刃如刀子,在爆炸中飞溅,将一个个云族族人带向深渊地狱。

    云族的坚实攻击阵法,一下子就散架了,被那些利刃切的支离破碎。

    云族族人纷纷尖叫着,远远逃离那区域,奥奎因和茨兰、达尔萨众人,则是神情巨变,都看向那传来光刃的位置。

    他们知道,那里,正是进入云海下面的关键,是陨落星河沉落的奇地。

    之前,石岩被吞没下去,如今那里出现异常,难道壁障被解开了?

    浓浓云团中,两个猩红的光团渐渐闪烁出现,那猩红如血的光团,巨大无比,他们凝神去看,发现那光团内有眼珠子,有瞳仁,血腥可怖。

    “眼睛!这是一双眼睛!”有云族族人反应过来,禁不住浑身发毛,不断的后退。

    茨兰和奥奎因也吓的魂飞魄散,不知道下面有什么恐怖凶物出来了,单单一双眼睛,就如血色太阳一样巨大,那这凶物的身体,该是多么的庞大?

    “呼呼呼!”

    浓烈的暴戾凶狂气息,从下方云海内释放出来,那恐怖的气势,如能毁天灭地,如能将这云蒙域界给撕裂粉碎!

    所有云族族人的灵魂祭台,都在剧烈摇晃,像是被这股凶戾气息压迫的要炸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