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自我冰冻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自我冰冻

    戒灵的声声呼唤,在石岩脑海回荡,如往平静的湖中投入块块巨石,掀起巨浪,滋生层层涟漪。

    此时为突破关键时刻,戒灵的呼唤直接导致石岩分心,不能将所有精力用在突破的关口。

    季峰、雷垌、哈蒙看着他,神情凝重之极,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怎么办?”季峰眼神阴霾,“心境的失守,外人根本不能插手帮助,不然只会越帮越乱,这要如何是好?”

    “如果他陨灭在雷霄星域,我们这里定会遭受嗜血一脉的怒火冲击,怕是,不比在神族的统治下好过。”哈蒙苦笑,他想的更加远,更加深刻。

    石岩为嗜血新尊主,此时星海间最为耀眼的新星,俨然成了对抗神族的核心代表。

    如果他惨死雷霄星域,那么雷霄星域的武者都可能因此遭难,被玄河、冥晧、腓烈特的怒火淹没。

    如今的雷霄星域,已经再也不能承受什么波澜了,雷垌、季峰、哈蒙之所以放下一切过来,就是为了给雷霄星域寻一个希望,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给星域带来绝望。

    “冷静!”

    雷垌看向季峰、哈蒙,轻叱一声,淡然说道:“他是嗜血新尊主,是传说中那人的继承者,如果他会在突破之际因走火入魔陨灭,我想……他绝不会冒失的选择在此地突破自己。”

    此言一出,季峰、哈蒙神情微怔,然后就觉得很有道理,心情稍稍放松。

    不错,要是石岩没有一点把握,怎么可能在一击杀莱特卡等人后,也不通知他们一声立即进行突破?

    如果不是有着十足的信心把握,岂敢这么冒失唐突?

    想明白这点后,季峰、哈蒙便深吸一口气,让心神镇定下来,继续默默守护着,暗暗观察着石岩。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石岩,在心灵识海中,正一边力抗着戒灵的干扰,一边令肉身神力古树进行蜕变,他们也不知道,石岩也没有预料到关键时刻,那戒灵竟然能冲破冥晧的封锁,对他以灵魂意识影响。

    戒灵的声声呼唤,他听的清清楚楚,但对戒灵的那番话他则是尽量选择无视。

    他很清楚,如果戒灵心存善意,绝不会在此时打搅他。

    那戒灵,定然如冥晧所言,极早的时候就对他心怀不轨,或许此时,便是想要趁机夺取他的灵魂主导,占据他这具肉身。

    如果他是戒灵,也会选择这一刻出手,因为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突破之际心神必须绝对集中,稍稍影响就会导致灵魂巨变,甚至可能直接让灵魂爆碎掉。

    雷垌、季峰、哈蒙虽然在一旁,但根本不能帮到他,因为那三人压根不清楚戒灵的存在,只当他如今神体的异常,是因为突破引起的。

    在他们眼中,石岩自身的问题,只能由他自身解决。

    “主人,助我解开封印,我必会全心全意待你,令你能诛杀那人!”

    戒灵循循善诱的不断呼喊着,声声直达他心灵深处,好让他产生一丝怀疑,让他去思考……只要他将注意力转移一点,就不能集中精力完成神体蜕变,就会导致力量的反噬,然后便被自己的力量拖累,直接暴体而亡。

    他呼吸急促,肉身剧烈颤抖,体内神力激荡着,已经处于极为凶险时刻。

    而此时,戒灵的声声呼唤愈加急迫快速,如瞧见希望……“自我冰冻!”

    关键时刻,石岩主魂传出一缕心念,穿越虚空壁障,直达神恩星。

    神恩星内部地心深处,那巨大晶体骤然传来炫目奇光,一束冰寒焰火猛地飞出,那焰火一动,神恩大陆许多冰川竟然急剧融化,如被瞬间抽取了恐怖的森寒之力。

    那冰寒焰火跨过虚空重重距离,忽然在石岩脑海内浮现出来,彻骨严寒猛地蔓延!

    喀喀喀!

    顷刻间,石岩全身被厚厚冰岩覆盖,酷寒弥漫,白雾缭绕,往周边渗透。

    雷霄天池立即受到影响,在那酷寒白雾蔓延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厚厚冰冻,短短数十秒时间,整个雷霄天池,整个周边宫殿天地,一片雪白,一片严寒酷冷。

    连那雷垌、季峰、哈蒙,都成为三具冰雕,神体机能被冻住。

    三人脸上表情保持着惊悸,一动不能动弹,只能以灵魂进行交流。

    “好强的寒力!这寒流,怕是只有那些达到始神三重天境界,苦修冰寒之力者才能释放出来!”季峰道。

    “他并不修炼极寒之力啊,这怎么一回事?”哈蒙灵魂呼喊。

    “这极寒之力,来自于天火,他为本源融合者,为古大陆的主人。这股森寒,来自于古大陆深处,我们别挣扎,只要灵魂祭台不被冰冻,就静观其变,这寒力,也不是针对我们,所以我们能忍受。”雷垌解释。

    “那针对谁?”季峰讶然。

    “他自己。”雷垌道。

    “为何?”季峰、哈蒙齐声灵魂询问。

    “我也不知,我只知道他的突破遇到了麻烦,至于什么样的麻烦,我看不出。我想,他应该可以应付,我们能做的只是不要打搅他。”雷垌再次解释。

    季峰、哈蒙一头雾水,却知道雷垌见识一向非凡,只能选择听信雷垌,不敢释放力量解开冰冻,就这么憋屈的默默等候着。

    石岩,被重重冰块裹住,如被冰山镇压封印了,神体、精血、灵魂、识海都处于静止状态。

    那枚有着神秘繁琐血纹的戒指,自然也被冻住,因为极寒之力的渗透覆盖,戒灵再也不能传出一丝气息,不能流露任何意念,因为石岩祭台、识海和灵魂,都处于自我冰冻中。

    时间匆匆。

    不知道多久过去了,石岩一片死寂,季峰、哈蒙、雷垌渐渐承受不住,那极寒之力逐渐渗透向他们灵魂。

    他们不得不运转祭台,催动力量,将身上冰块炸裂,从那冰封状态出来。

    “三天了。”季峰皱着眉头,“他一点动静都没有,灵魂停滞活动,没有念头气息,这要如何办?”

    “盯着,观察,别妄动就行。”雷垌道。

    季峰、哈蒙无奈忽视一眼,继续等候着,看着如成了一块万年冰山的石岩。

    幽暗星海中,点点繁星闪烁着,星光渗透下来,照耀在结冻的雷霄天池……微弱的星光,如萤火虫的光泽,在那结冻的冰块中忽闪忽闪,如受着某种力量的牵引吸扯,在冰块中悄悄挪动着,渐渐往石岩所在的冰峰接近……这片天地都是冰川,结冻的天池和石岩连成巨大寒冰区,那星光,就在冰块中移动,很慢很慢。

    第一点星光,经过一段漫长的移动,融入石岩冰住的身子。

    如星星之火点燃火源,石岩浑身穴窍忽然如明钻,骤然绽放刺目晶光。

    霎那间,那天池内无数星光汇为溪流,纷纷涌向石岩体内,在他肉身隐没。

    也是此时,季峰、哈蒙、雷垌猛地惊醒,发现了这奇观,都露出震惊的表情。

    “雷霄天池由一条条神秘星域天河汇聚而成,那天池内有雷电之力,也有星辰能量,那能量,已全部涌向他!”雷垌睁大眼,悚然动容道:“他之前定然遇到了麻烦,但现在我想他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他松了一口气。

    季峰、哈蒙也都露出喜色,惊异的看着无数星流涌向石岩,令石岩气势暴涨。

    他们闭目深深感应半响,都暗暗点头,惊奇的发现石岩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灵魂趋于稳健,应该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他们知道,剩下的时间,便是神力的压缩凝炼,是祭台的洗涤,是灵魂的升华。

    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下面石岩将会一切顺利,等醒来之时,便会迈入始神二重天。

    “我便知道他不会有事。”雷垌笑了笑,道:“可以歇息歇息了,看看我们下面的人,有没有将残留的神族余孽全部消灭。”

    三人各自取出音石,询问麾下细节,都露出满意的表情。

    ……星域一角,连起来的矿山处。

    陈家的族人聚集在周边,一个个苦皱着眉头,在默默等候着。

    “那人,怎么还没有过来?他是不是欺骗我们?”陈荣皱着眉头,压低声音道,讲话的时候,他露出敬畏之色,悄悄看了一眼远处那道白衣倩影。

    欧阳洛霜美眸清冷,远远瞥了这边一眼,微微皱眉。

    “不会的,他一定会过来,这里应该有他需要的东西。”陈蕾轻声说道。

    陈家生活在雷霄星域极为偏僻之地,和外界封闭,此时还不知道雷霄星域的巨变,天天处于惶恐不安中,生怕神族会再次出现报复他们。

    他们被神族打怕了,心生恐惧,天天都在提心吊胆。

    “我们赌上了一切,希望能够赌赢,给家族留点香火。”陈荣苦笑,轻声叹息。

    “放心吧,我们陈家不会就此被灭门,我们会活的好好的,我相信他,他一定能够给我们一个新的将来。”陈蕾宽慰道。

    所有陈家的族人,都聚集在这里,等候着那人的到来,等候着一个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