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血剑碎神舟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血剑碎神舟

    世界之树主体苍茫浓雾界海,宇宙中最为杰出一代全部在殊死搏斗,为了始源果,为了种族万年昌盛而战。

    这一战,和他们每一个都息息相关,胜者成王,败者万年屈膝而活。

    黑格奥义神力凝炼的世界中。

    石岩在血海中稳稳端坐,身下粘稠血海成浪,层层叠起,将他平稳托浮着。

    在他头顶,一条条璀璨星河交叉,如一道道星辰锁链编织成浩淼奇幻的图纹,繁琐神奇,蕴含星河亘古不灭的真谛精粹。

    血雾上,星河下,有一团团负面情绪聚集的精神风暴,肆虐天地。

    绝望、怨恨、恐惧、嗜杀种种负面波动,如人心识海内的无尽邪恶,能吞蚀人心,污浊明净灵魂,令人永坠死寂寒狱,万劫不得超生。

    这是死亡力量引动的死亡炼狱。

    黑格的世界海洋沸腾滚荡,大地龟裂粉碎,山河崩塌,树木森林被碾压为齑粉,这世界在逐渐的崩塌。

    石岩以自身力量奥义,欲将这世界毁灭,重新返回真实。

    只是……并非事事顺心。

    世界崩塌粉碎之际,天际、虚无、深渊中传来五行精纯气息,凝炼生生不息的能量循环,强行将天地拨乱反正,让大地重新平整安定,让山河稳固,让万物由灰烬变为实质,夺天地造化,赋万物造化神奇。

    石岩以力量毁灭,黑格以奥义修复,以这个世界为根本,以奥义精妙为基础,力战!

    这场战斗石岩注定吃亏。

    因为这是人家的主战场,人家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人家才是这里的神祗。

    他每次奥义的变幻,每次力量的凝聚,都消耗着神力古树苦苦凝炼的神力,消耗着虚界中星辰光烁,消耗着积累的负面力量,燃烧着魔血……他不能调集一丝一毫的天地能量。

    黑格则是不同。

    在这个世界,黑格为真正神祗,他能一切随心聚集天地力量,他能继续从古大陆汲取能量,进而补充自己的损耗。

    他也在消耗体内力量,但明显要比石岩轻松太多,如果这场战斗注定消耗下去,石岩必输无疑。

    他拼不过黑格。

    山川、湖泊、大地变动中,一艘明晃晃的神舟破空而来,如净化黑暗的光明使者,伴随着响彻天地的轰鸣声。

    轰隆隆!

    光明神舟上镌刻着数百万奇妙纹阵,纹阵间相互结合,浑然一体,附有五行精妙,暗含天地至深真谛。

    一路排空而来的神舟,带着碾压生灵、物种、山川湖泊的威慑,径直朝着石岩撞击。

    一条条由石岩力量奥义衍变形成的星辰河流,在那光明神舟的冲刺中支离破碎,如锁链被切割分裂,断成了一截截,再难复原。

    就连血海中的浓稠血水,被光明神舟的璀璨圣光照耀着,都汩汩冒着气泡,如被蒸发。

    这艘光明神舟代表着黑格,为这光明世界的基石脉络,如同世界之树对之古大陆荒,为根茎主心。

    说这一艘光明神舟便是这个世界本身,也不为过,神舟若损耗分裂,这世界自当裂开。

    石岩眯着眼,双眸猩红,有血珠在眼球内动荡着,骇人之极。

    那是殷红如宝石的不死魔血,直接在眼球内反应出来,——这是魔血被洗练全身,被完全调集的征兆!

    苍穹虚无处,黑格如巨神影像浮现出来,俯瞰着底下的世界,漠然无情道:“诛!”

    嘶!

    光明神舟如蛇吐出信子,神舟尖端竟张开巨口,露出森白牙齿,一口咬向石岩。

    “没那么简单。”

    石岩狞声厉笑,暗红色指尖划过血纹戒,如轻抚情人肌肤,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铮!

    凶器出鞘声勃然响起,一道血光穿透天际,笔直的刺向那光明神舟。

    血淋琳阔剑上一只只眼瞳睁开,至邪至恶的精神能量如潮汐囊括八方,血剑如能刺破虚无天际,能粉碎虚空世界,刺在那光明神舟上方。

    哧啦!

    光明神舟的船舱,突然炸裂,无数血光从中渗透出来,像是有一柄柄利刃划动着世界。

    这个由黑格映照出来的世界,顷刻间支离破碎,光明神舟被裂开,苍穹被刺破,石岩瞬间重返真实。

    那柄血淋琳的巨剑,如魔神的利刃,血腥暴戾,静静悬浮在石岩头顶,剑尖一条血光隐隐和这一座神山呼应。

    咕咙!咕咙!

    巍峨的神山,竟沁出血水,被那血剑大口大口的吞咽,血剑中毁灭生灵,要给万物带来死亡的波动,让所有人心生骇然。

    这是灭绝生灵的意志!

    这意志来自于血剑,来自于这座神山,来自于古大陆内部!

    血剑和这座神山浑然一体,将神山内某种力量激发,令神山沁出血水,被血剑吞咽着,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充盈着澎湃能量。

    和黑格汲取古神大陆的力量,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处在神山山腹的众人,都泛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神山鲜活了过来,他们有种置身远古凶兽胸腔的莫名恐惧感。

    这种感觉如此真实,真实的让他们发现神山的山壁,如血肉在蠕动着……有人禁不住尖叫起来,心神受挫,直想要远远逃离此地,不想继续坚持下去。

    很多人几欲崩溃。

    “怎么回事?”

    塞西莉亚发现这苍茫世界布满血污,发现云中漂浮着血色粘稠物,闻之欲呕。

    她和商影月联手对付米娅,经过前一段时间的苦修,她们境界虽然未能突破,可神力却精纯浑厚许多。

    两人联手足以抗衡米娅,能稳稳占据上风,所以有闲暇关注四周。

    她们看到石岩挣脱了黑格的封印空间,看到石岩就在她们身旁不远处,也看到……那悬浮在石岩头顶的血剑。

    看着那柄血剑,商影月只是露出敬畏之色,可塞西莉亚却霍然变色,“他……他是嗜血之主的传承者!”

    塞西莉亚惊骇欲绝。

    不单单是她,米娅、菲尔普那武枫、莫雬、沙鞪众人,一看到那血剑上的印记,一个个皆是轰然一震,露出震撼之极的表情。

    尤其是奥黛丽。

    她明眸显出极为惊诧之色,就连灵魂祭台都摇曳动荡起来,可见心灵有多么的波澜。

    任凭她如何想象猜测,都没有料到石岩得到的传承,竟然来自于嗜血之主!

    那个初一出现,便凌驾四大种族之上,让四大种族都束手无策,最终令四大种族许多杰出之辈一一归附者,那人……为宇宙之极!

    每一个四大种族的族人,都知道曾经有个来历不明的狂人,能力压四大种族,执掌这苍茫宇宙,制定新的秩序。

    那是如同规则本身一般的超卓存在!

    黑格也首次露出惊容,为那柄血剑惊惧不已,这柄剑倏一出现,就将他光明神舟给刺穿,撕裂他辛苦映照的世界。

    何等强悍的力量!

    他深深看向那柄剑,思量着新的计策,准备将隐藏力量动用。

    血剑底下,石岩瞥了下哈森的方向,脸色忽然一变。

    哈森不见了!

    确切的说,是之前那一堆哈森的血肉骨骸不见了,一滴鲜血不剩。

    如同凭空消失。

    众人注意力全部放在他的身上,眼看他看向哈森那边,也顺势望去……这一望,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露出惊悚不明的神情,纷纷东张西望,试图找寻出什么。

    都在找寻哈森的尸骨。

    众人视线将周边每一个角落都搜寻了一遍,依然未曾发现哈森的尸骨踪迹,大家都泛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莫不成……尸变了?

    众人暗暗想。

    只有石岩知道,这还……真是尸变,哈森借助于尸气,在某种不明力量的帮助下,在他的掩护中,应该死而复生了。

    可他去了何处?

    哈森不现身,石岩也心有不安,这家伙某些方面比黑格还要难缠,他的疯狂和不讲道理,在强悍力量的支撑下,极其危险可怕。

    咚!

    血剑中传来一声异响,剑体某个角落震动了一下,给石岩一种奇异的感悟。

    血剑……仿佛和神山呼应,它的脆响似乎对应着神山某个角落,石岩忽然福至心灵,抬头看向云雾中模糊的世界之树,看向一株株界引果的方向,看向……那形同古大陆的始源果!

    始源果荡漾出蒙蒙幽蓝色光泽,那光泽……是被人引动的!

    那是哈森!

    哈森竟然趁着众人交战之际,神不知鬼不觉的上了世界之树,进入界引果中央,在一根晶莹如火炎流光的枝干上,静候着始源果的成熟。

    始源果迅速抽取着世界之树的源力,一条条绚烂明净的五彩光泽,如娟娟溪流顺着枝干流淌向始源果,那始源果此时强烈动荡起来,如同果实成熟后要自动坠落,而在始源果底下,赫然正是哈森!

    “哈森!”

    “哈森!”

    “该死的!”

    “他竟然还活着!”

    所有人都沸腾起来,所有人的脸色惊变,所有人都同仇敌忾,一起瞪向哈森。

    苍澐、黑格、奥黛丽三人,几乎瞬间改变目标,如三条流星掠向哈森,气势如虹,如陨石撞击而去。

    不留余力的凶狂攻势!

    三人竭尽全力的抢夺始源果,试图最先将始源果执掌在手,主宰宇宙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