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一千一十一章 第一世

第一千一十一章 第一世

    暗影鬼狱势力繁多,但真正可以抗衡幽影族的只有一个势力——战盟!

    战盟由众多种族势力纠集而成,本来很分散,当幽影族突然到来,开始逐步蚕食各方势力的时候,战盟这个先前分散的力量逐渐抱成一团,和幽影族争抢暗影鬼狱的主导权。

    大多数时候,战盟其实占据了上风,几番最为惨烈的战斗,战盟都笑到最后。

    之所以未能将幽影族驱除,都是因为幽影族来去无影,至今不能确定幽影族的大本营,这个突然在暗影鬼狱降临的种族,神秘无比,不知道究竟躲藏在何地,每一次战斗落败之时,幽影族都能借助于暗影鬼狱独特的虚空残破地从容退走,只是伤了筋骨,并没有被重创根本。

    战盟有六大战部,每一个战部都力量雄厚,由六名强者把持。

    这一天,战盟的疾风战部忽然降临药器阁第九号生命之星,一艘艘庞大战舰停泊在虚空,如一簇簇乌云,黑压压的,给人心灵上的沉重压力。

    最先一艘巨大战舰,呈展翅翱翔的飞鸟形态,体长近五千米,两翼锋利如刀刃,寒光凛凛。

    底下湖泊处,一行数百名药器阁的武者神情肃穆,昂头看着天上的密集战舰,默默等候着。

    不多时,从那为首的战舰之上,分出一艘艘青鸾战车,战车鸟禽形态,覆盖着优美五彩的羽毛,轻盈灵巧,飞翔间传来奇妙的鸣叫声,如鸟在歌唱。

    青鸾战车也是药器阁淬炼打造而成,是药器阁最高等阶的那一类战车,以速度极快威名玛琊星域,来去如电。

    一艘艘青鸾战车慢慢俯冲下来,姿态优美,当前的战车之上,有粉水晶莲台,当中端坐着一名绝美的女子,一身鲜艳缤纷的裙装,裙边点缀着奇妙的花纹,灵动如光华流颤,女子一头瀑布般青丝披散在丰腴腰肢上,赤露着雪白玉足,脚踝上套着蓝水晶精美脚链,内部能量波动极为明显。

    女子端坐在粉水晶莲台,仿佛一朵娇媚无暇的鲜花,气质雍容华贵,粉色唇角噙着冷漠笑意,如俯瞰众生的女神,缓缓从天降落。

    扎铎神情一正,匆忙迎了上去,阴冷的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扬声热情道:“夏心妍小姐大驾光临,我们这里当真是蓬荜生辉啊,欢迎欢迎。”

    芙薇仰着头,望着飘然降落的女子,也是明眸一亮,为对方典雅雍容的气度吸引。

    同为女子,芙薇暗暗比拟了一下,都觉得自惭不如,暗生艳羡之心。

    “劳烦药器阁十长老、十二长老亲自相迎,心妍真是愧不敢当。”夏心妍露齿一笑,洁白牙齿如宝石璀璨,明灿灿的,让人心神都为之吸引。

    一名名药器阁的侍卫武者,仰头看着她婀娜而来,为她优美曼妙身姿吸引,眼睛都露出隐讳的炙热,对美丽的女子,男人总会难以控制内心的热烈,夏心妍在战盟身居高位,本身气质容貌都是出类拔萃,自然会引得他们的凝神注目。

    “夏小姐能亲自到来,我们自当亲自相应。”扎铎淡然一笑,待到她下了青鸾战车,忙说道:“底下已经准备盛宴,就等夏小姐入席了。”

    他对待石岩的时候,高傲冷厉,可在面对夏心妍之时,却彬彬有礼,一脸笑容,态度截然不同。

    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差别,是因为他知道夏心妍在战盟的地位,能执掌战盟疾风战部者,都是战盟权势最大的实力人物,尤其夏心妍深得战盟盟主器重,而战盟不论在暗影鬼狱还是玛琊星域,都是极为强势的一股力量,比起妖族、魔族也毫不逊色。

    “那就麻烦你们了。”夏心妍白皙脸颊露出一丝浅笑,微微点头,在扎铎、芙薇的亲自引路下,往湖泊行去。

    湖泊中央湖水悄然分流,显露出一条晶玉打造的道路,华光流溢着,直通第九生命之星内部。

    进入地底,一个全新天地显现出来,巨大的穹顶布满碎宝石,如星辰海洋天幕,光彩璀璨夺目,内部有一根根白玉石柱,石柱雕刻着奇妙花纹,长数百米,将巨大的地底宫殿撑起来。

    比十个足球场还要大的主殿内,种植着争相斗艳的奇花,有一条条小溪交错流淌着,有众多美玉驻台,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美酒水果,清香果香溢满大殿。

    这主殿仅仅只是地底世界一角,别的区域有专门的战舰淬炼区,有数万种不同物资堆积着,有数百名炼药师、炼器师终日忙碌着,为玛琊星域的各方势力打造专属的器皿丹药、秘宝和各类宝甲。

    药器阁有众多生命之星,这第九号生命之星便是一颗庞大的炼药、炼器据点,由扎铎、芙薇这一方把持着。

    主殿内,不同种族的少女模样清秀,如花蝴蝶般举着果盘游动着,主位席上,一名体态偏胖的老妪,笑眯眯的,看着夏心妍到来,伸手招呼道:“过来坐。”

    扎铎、芙薇见到那老太太,都略显拘谨,微微弯腰行礼,同声叫道:“三长老。”

    三长老贝蒂娜乃药器阁元老级人物,一身藏青色长衫,头发高高盘起,手指上戴着一枚枚精美闪亮的戒指,全身饰品不下百件,各个都有独特功能。

    夏心妍一见老太太也在,心下稍惊,赶忙施礼,道:“见过三长老。”

    “你们盟主近日可好?”贝蒂娜含笑询问。

    她乃药器阁元老级人物,身份尊贵,自然不可能出外亲自迎接,她能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已经算是极为给夏心妍面子了,她这种级别的人物,除非战盟盟主亲自过来,她有可能屈驾相迎。

    “盟主在闭关苦修,一切安好,劳三长老挂念了。”夏心妍认真说道。

    “坐下坐下,说起来我和你们盟主早年还一同游离过天下呢,还有你……”贝蒂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挥挥手,说道:“扎铎、芙薇留下,旁人都先散了吧。”

    许多药器阁的陪坐着,都纷纷起身,连带着侍奉的婢女,也悄然间远离。

    巨大的主殿内,忽然只剩四人,贝蒂娜、芙薇、扎铎和夏心妍,芙薇、扎铎一脸迷惑,在下席坐定,好奇的看着贝蒂娜。

    贝蒂娜据说活了几千岁了,在药器阁内,她不是境界最为高深者,却是年岁最大的一位,就连大长老左娄严格算起来,都是她的晚辈。

    她在药器阁和玛琊星域,一直乃是传说中的人物,常人一辈子也见不着,除非修为达到始神境级别者,才有可能被她重视起来。

    贝蒂娜听闻圣典消息后,从外界赶来在第九生命之星落足,以她的辈分和年龄,她其实可以不见夏心妍,但她坚持要见,让扎铎、芙薇都心生不解,不明白为何贝蒂娜怎那么看重夏心妍。

    “哎,一晃数千年,时间过的真快。”等众人退去,贝蒂娜叹息一声,忽然问道:“你还记得我呢?”

    芙薇、扎铎突然呆住了,神情惊讶到了极点,不知道她为何问出这么一句话。

    她和夏心妍之前认识?

    两人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觉得这实在太荒唐了,活了数千岁的贝蒂娜,怎可能认识才来暗影鬼狱百年的一个小女孩,还有比这更让人吃惊的么?

    在芙薇、扎铎惊骇莫名的眼神中,夏心妍咬着下唇,神情变得极为怪异,好半响,才轻轻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的脑袋,“第一世的她,和你当年义结金兰,我……不知道应该与你怎么算辈分了。”

    她忽然嫣然一笑,坏坏的说道:“真要那么算的话,我岂不是要喊你小妹?”

    “小妹?”贝蒂娜神情恍惚,如同陷入古老的回忆中,幽幽呢喃道:“多少年了,当年的你天赋惊人,获得最为奇特的时间奥义,灵魂七转不灭,颠簸流转在各大星域重生,你以时间奥义连番涅槃重修,去洞悉时间真谛,可七转过后,你还是当年的你么?”

    芙薇、扎铎惊骇欲绝,呆在那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向夏心妍的目光,布满了深深的惊骇之色。

    “你要听实话么?”夏心妍皱眉道。

    贝蒂娜沉默一下,轻轻点头,“我知道实话应该很伤人,不过你还是说吧。”

    “我就是夏心妍,不是她,她给我留下的……只有时间奥义传承,还有七世的记忆,再没有其它。换个说法,她早已陨灭了,消泯在时间长河之中,她在修炼之中出了……岔子。”夏心妍认真道。

    贝蒂娜苦笑,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会那样,当年我和你,不,和她……大哥,曾劝说她别乱来,可她执意如此,最终落得个这般天地。”

    顿了一下,贝蒂娜说道:“从他执意让你执掌疾风战部,全力让你主宰战盟事务之时,我便知道你的特殊之处了,你若不是他亲妹妹,以他的性格,岂会那般对待一个陌生人?”

    贝蒂娜所谓的他,便是现今的战盟盟主,也是夏心妍第一世那人的亲哥哥——锋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