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一千一十章 女人的直觉

第一千一十章 女人的直觉

    暗影鬼狱边沿一块浮动的巨大陨石上。

    那陨石堪比小一点的生命之星,极为辽阔庞大,陨石呈暗褐色,仿佛金铁浇筑而成,有种金属质感,坚硬如铁石。

    陨石仿佛一柄阔剑,两侧锋锐冷冽,竖立着一架架晶莹巨炮,有浓烈的能量若隐若现,随时能喷吐出爆炸般的凶狂力量。一栋栋金铁淬炼的宫殿,耸立在陨石上,仿佛插入云霄的长矛,自有一股凌厉无匹的气势。

    其中一栋尖锥形建筑顶端,有一块墨玉石台,石台上坐着一名神态阴鸷的鬼纹族老者,正是药器阁大长老左娄。

    左娄手持一面八角形棱镜,眉头深锁,五指不断地拨弄着什么。

    许多变幻的场景从那八角形棱镜内一一显现出来,那面棱镜如同包含万千景象和知识,浩淼深邃神秘。

    如果有对药器阁隐秘了解之人,会识得那面棱镜便是药器阁“星眼”的一只眼心,通过眼心能勾连“星眼”,获知玛琊星域存在数万年的种种消息,左娄拨弄着,神情凝重的像是找寻着什么。

    在左娄身旁,肃穆站着一人,正是杜林。

    杜林恭敬的弯着腰,暗暗注视着左娄,等候着左娄的判断。

    只见那眼心内场景变幻了无数次,忽然显现一块血色云团印记,印记旁边浮动着一个个特殊符文,描述着有关印记的许多知识。

    左娄脸色渐渐严峻起来,他深深看向心眼,眸中电光交汇。

    旁边的杜林神情骤然一震,也不由自主看向那面棱形的心眼,神态专注,脸上带着一抹不明的意味。

    “你所见的神兵之上印记,可是这种血色云团印记?”许久后,左娄将心眼挪移向杜林的方向,让他能够清晰瞧见当中浮现的印记。

    “正是此印记!”杜林严肃道。

    左娄默默点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淡然说道:“这印记曾经在玛琊星域出现两次,有两个人眉心曾浮现出来,那两个人……”

    话到一半,左娄停顿下来,眼神变得极其惊惧。

    杜林讶然,止不住凑上前一点,小心翼翼询问道:“什么人眉心浮现过?”

    左娄没有立即回应,依然盯紧心眼内血色印记周边的描述符文,瞧的极为用心专注,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半响,他将眼心郑重收起,深吸一口气,道:“一名修炼死亡奥义,在玛琊星域出现过一段时日,造下了腥风血雨,让众多玛琊星域强者葬身。此人……在数千年来过玛琊星域,极西之地碎星域第一次大开杀戒,旋即在多处区域显现,每一次都手段凶残的格杀许多强者。”

    杜林骇然,暗暗咬着嘴唇,惊呼道:“那人……在什么境界?”

    左娄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直达他灵魂内心,道:“对你出手者,绝非此人,不然你应该早已死去。那人具体境界不明,根据药器阁星眼的记述,死在他手中的强者,不乏始神一、二重天境界者。这人所过之处往往伴随着死亡,没有留人活口的惯例,如果你碰到的是他,你不可能还能见着我。”

    杜林眼眸满是深深惊骇。

    “还有一人乃玛琊星域不败传说,修炼绝望之力,曾经称霸玛琊星域,堪称无敌存在。那人,数万年前称雄玛琊星域,却在最为巅峰之时,忽然神秘消失,无人知道他去了何处。那个人,是玛琊星域土生土长的强者,据说他在突破到虚神境之时,眉心突地多了那么一枚血色印记,从此以后,他实力获得质的变化,境界突破迅猛。”

    左娄眼睛闪烁着鬼火般的幽光,缓缓沉声说道:“没人知道为何他在突破虚神之时眉心突然多出个印记,但据说那人曾经言明,他在冥冥之中感知了使命,至今无人知道他所谓使命是什么,但他额头自从有了那枚印记,据说心性大变,变得愈发极端疯狂,不断地挑战玛琊星域强者,每每越级获胜,将自己逼入绝境突破,连续数十战都找寻境界高一阶者,都将对方给凶残屠戮!”

    杜林神体一震,油然而生敬畏之心,神情变得更加惊悸不安。

    “那两人无一例外,眉心都有一块类似印记,虽不同时期在玛琊星域出现,可都造下累累血腥盛宴,堪称无解的凶狂人物。然而,那两人也都下落不明的相继失去踪影,似乎也没有留下传承。”左娄顿了一下,又皱眉说道:“你碰到的那人,应该不是他俩,不然你早已死了。”

    杜林苦笑着,点头说道:“想来也不会是他们。”

    他只有虚神三重天境界修为,虽然向来自信狂妄,但也不至于自负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程度,当然明白遇到那类巅峰凶狂人物,他绝对没有还手之力,可能被人举手投足间便修理了。

    “隔了数千年,那两个无比强悍人物,应该早已从玛琊星域消失了,你不用太担心。”左娄沉吟了许久,皱着眉头说道:“按照道理而言,他俩也不会和我们药器阁有什么过节纠葛,那一面出现的盾牌,就算是与他俩有些关联,隔了那么久,应该也不足以让我们药器阁陷入覆灭危机。”

    顿了顿,左娄郑重吩咐:“我知会过哈默了,他会与你一道下手,会有幽影族强者助阵,你去再杀一次,将圣典夺来。至于那芙薇,你若下不了手,哈默会帮你格杀!”

    “我……”杜林一呆,痛苦的瞪着左娄,“我将她禁锢可行?”

    “禁锢可以,但你要保证她不会坏事,永远不能摆脱你的束缚!”左娄冷哼一声,“你爷爷当年和我有手足之情,你将会是克罗克家族的希望,将来能取代哈默接管鬼纹族,别让我再次失望。否则,我会重新挑选人才继承克罗克家族!”

    杜林垂着头默不作声,微微点头。

    “去吧。”左娄冷着脸一挥手,“他们在暗影鬼狱药器阁九号生命之星。”

    杜林躬身后退。

    ……

    暗影鬼狱,药器阁第九号生命之星,澄净的湖泊边缘,扎铎、芙薇肃穆等候着。

    “铎伯,我上次对你说的那血色巨盾之事,你查探的怎么样了?”芙薇等候的百无聊赖,忽然想起某事,禁不住询问起来。

    扎铎微微皱眉,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星眼由大长老把持,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我们双方关系恶化到难以弥补的程度,我们想借助于星眼了解情况很困难,这件事又关乎大长老,就更加难办了。”

    听他这么一解释,芙薇满脸失望。

    “芙薇,这么多年来你和什么强者交好?你自己仔细想一想,会不会熟悉的人出手助你?”

    扎铎也满心疑惑,他对玛琊星域众多神兵知之甚详,偌大一个玛琊星域称得上元始级的神兵屈指可数,他每一样都很了解,可芙薇所言的血色巨盾却一点印象没有,让他也有些讶然不解。

    “应该没有。”芙薇认证思量了一会儿,说道:“与我交好的许多强者,只是单纯的交易,不存在深厚的交情。此事又关乎我们药器阁内斗,应该没有人敢胡乱插手,毕竟……在药器阁我们这方势力较弱,真有强者也不见得会支持我们。”

    扎铎长叹一声,一脸颓丧,“大长老的确势大,若非你得到圣典,我们根本没有一丝染指阁主宝座的可能性。”

    “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那面血色巨盾似乎……与石岩有关。”芙薇忽然轻声说。

    扎铎神情一怔,旋即脸色沉了起来,呵斥道:“你莫不成真中了那小子的毒?他何德何能,区区源神境界的修为,怎够资格拥有如此神兵?”

    冷哼一声,扎铎毫不客气的说道:“以他的境界修为,即便持有神兵又怎能挡下杜林一击?杜林是什么人?虚神三重天,手持雷霆神矛,除非同样达到如此高度的人物,否则能让他主动退避?糊涂!”

    芙薇默不作声,也没有出言反驳,因为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想法太荒唐。

    可她真的有那种直觉,根本没有道理可言,因为石岩给她的感觉太过神秘莫测,仿佛一团迷雾,蕴藏着众多不明的秘密。

    有关石岩以生命奥义为她恢复力量这事,她没有对扎铎讲,生怕扎铎责问她,但石岩那神奇玄妙的表现,当石岩之手搭在她后背的安全感,如同烙印在她灵魂中。

    在最为凶险那一刻,血色巨盾显现之时,那种熟悉的安全感让她下意识的放松,和石岩帮她传输能量如出一辙。

    女人的直觉最没有道理可言,没有一丝一毫的根据,她竟单单凭借安全感,就联系起石岩,如明悟了事实真相。

    “你和他只不过萍水之交,尽早忘掉他吧,你的一生我们会妥善安排,由不得你自己乱来!”扎铎冷声道,“那小子,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和杜林他们没什么不同,别纠缠下去,你才可以荣登阁主宝座。”

    芙薇黛眉微微拧起,眼眸有复杂难明的情感。

    对我来说,他和杜林完全不同,根本就不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