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七百七十六章 破幻!

第七百七十六章 破幻!

    空间奥义之封锁!

    整个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风停了,声音止住,能量波动被禁锢,所有的一切,如被突然停下来。

    在石岩身旁,另外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脸上诡异的笑容,也被定格了。

    周围区域内,数十个亚兰、铁牧,同时止住不动,脸色都被禁锢了。

    石岩伸手,指尖一点神光绽出,闪电一般,刺向那人。

    咄!

    那人身体爆碎开来,化为茫茫灰色烟雾,其中一缕神念扭曲着,从中飘逸出来,一闪而逝。

    轰轰轰!

    指尖点去,身旁和他一样的青年,一个个消失不见,流逸出一道残魂。

    更远处,铁牧和亚兰的幻身,石岩不敢轻举妄动。

    每一具幻身,都有着生命波动,气息明显,即便是他腰间的炼狱令牌,也都显现出生命形态,让他辨别不出真假来。

    不知道真假,石岩便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误伤到亚兰和铁牧的真身。

    “空间奥义!”

    一个尖锐的声音,顿时从旁边丛林内响了起来,阴损的老头显得颇为的惊骇,阴森森的叫了起来,“这么多年来,还没有真的碰到一个懂得空间奥义的家伙,难得,难得,我倒要看看空间奥义,是否便可以破掉我的天幻领域!”

    他声音一落,从附近飘忽出一道道影子,如同鬼魂般不可捉摸,飘忽不定,同时朝着石岩的方向涌来。

    那些影子尚未靠近,石岩身旁空间奥义覆盖的区域,突然物换星移,场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顿时再也看不见铁牧、亚兰。

    他处在一个孤零零的小岛,岛屿上有一座座枯山,被汪洋大海给包围着,他甚至可以听到海水的潺潺流动声。

    那一道道鬼影,早已经消失不见,成了周围场景的一部分,不能给他的神识给感应出来。

    至于铁牧和亚兰,则是不在幻境中,如同被硬生生的挪移了出去,就连炼狱令牌也觉察不出。

    那老头,仿佛极其熟悉炼狱令牌的特性,他的天幻神域一旦展开,炼狱令牌的感知生命特性被迷惑了,不能给予石岩任何的帮助。

    一发现这个异常,石岩毫不犹豫地将注入炼狱令牌内的神识收回,不再依赖它给予的指示反应。

    对方的领域极其特殊诡异,似乎可以影响神魂识海,因此,在这个境况下,他也不再释放神识之力,任何在空间领域内出现的生灵,他都当成敌人看待。

    周围的场景继续发生着变幻,渐渐地,那小岛上有鲜花盛开,每一朵鲜花都娇艳欲滴,开始有星辰点缀夜幕,开始有植物茂盛的出现。

    冷冰冰的小岛,仿佛充盈了无限生机,让人为之惊艳。

    在这勃勃生机内,石岩没有一点舒适的感觉,他隐隐觉察到,一种看不见的凶险,正朝着他悄悄逼近,随时都有可能对他发动凶猛的攻击。

    一丝微细难查的波动,倏地在这幻境内闪了一下。

    倏地,这小岛上的鲜花和树木,如同被施加了邪恶的秘法,猛地飞了出来。

    一股股凶猛的波动,轰然袭来!

    亿万吨的海水,凝练成各类海中的妖兽,张牙舞爪,疯狂的咆哮着,只是一霎,便来到视野之内。

    他建立的空间领域,居然不可阻止!

    那些古树花草,包括突然飙射出来的妖兽,仿佛经过一段时间的生长酝酿,已经熟悉了他空间领域的特性,一旦发动攻击,便不再受空间的封印。

    他心中雪亮,知道眼中所见,皆是虚像,虚幻之像自然不会受空间奥义的封印,可那些虚像中蕴藏着的能量,却是实质存在,乃是一个神王境强者的力量凝结。

    这种力量,一旦应对不好,真有可能让他重伤,甚至被格杀当场。

    眼见凶险来袭,他依然神态平静,灵魂祭台滴溜溜的转动了一下,神之领域徒然异变。

    无数璀璨的星辰,如宝石般显现出来,他如同在宝石海洋内,周身被星光照耀的明晃晃的。

    星辰奥义发动,身旁的碎星辰极速旋转变幻,他如同置身浩瀚星海,在其中畅翔遨游,身子在一颗颗星辰内不断地穿梭,没有定性。

    无数凶险来袭,一落人星海之内,便摸不着踪迹,难以寻觅到他,不能将他的身影和灵魂锁定,被星海给弄得消耗着力量。

    “又是一种神之领域!”

    老头的叫声响彻天地间,他显然被震惊到了,语气抖颤,在声响中央,一股浩瀚洪流,由汹涌的能量凝聚而成,猛地冲入星海中央。

    轰!

    石岩神之领域如遭重击,方圆十米内的空间支离破碎,一颗颗碎星辰索索的抖落,星辰奥义的能量散乱起来。

    所有的幻象皆是消失,能量为一股,变成洪流,隐隐化成一张巨大的面容,和他一模一样,轰然吞没下来,想要一口将他吃下去。

    小岛也爆裂开来,汹涌的海水滚滚流动着,冲上海岛要将他淹没掉,末日般的毁天灭地场景,在他身旁发生着,给他以灵魂的震颤。

    “死印!”

    神之领域再变,一块块巨大的掌印虚空凝聚起来,死亡奥义施展开来,笼罩四方。

    每一个死印,都朝着虚空拍去,一时间,在他身旁,都是死印,横切四面,将周围一切区域笼罩。

    负面之力疯狂的注入其中,他神体如膨胀开来,筋脉内能量翻滚不休,浑身涌出狂暴之极的能量,每一块死印,都有小山大小,将他所见一切给轰击破碎。

    邪恶之极的死亡奥义蔓延开来,让涌过来的能量都大幅度受制,在此期间,他生之奥义发生作用,敏锐的觉察到,海底内部,潜伏着一缕奇特的生命波动。

    “找到你了!”

    石岩冷笑,脸色凝重起来,一块块巨大的死印自发凝炼组合起来,变成参天巨掌,狠狠朝着海底轰去。

    如镜子破碎,无数块幻境碎片激射开来,不真实的场景,被这一击震碎,石岩站在那儿,重返真实。

    旁边的亚兰和铁牧,和一道道幻象争斗,那些与他们争斗的幻象中,同样有着生机,有着生命的波动。

    然而,石岩将神之领域保持着生死意境形态,处于他领域覆盖中央的一切生灵,生命波动的强弱,一下子变得明显起来。

    他不能看出亚兰和铁牧的幻象与他们本身有何不同,可在他神之领域内,那些幻象的生命迹象,却明显不如他们。

    这就够了。

    他已能判断出真实。

    旁边的一块土地,显出一个深深的洞穴,洞穴被他死印轰击而成,其中流溢出灰蒙蒙的烟雾。

    在灰蒙蒙的烟雾中,一道瘦小的身影,佝偻着身子,一点点的显现出来。

    那是一个邋遢肮脏的老头,头发乱糟糟的,结着痂,着一身灰色布满泥巴的长衫,脸上也满是灰尘,蓬头垢面,只是一双眼睛,则是炯炯有神,精光毕露。

    “三种力量奥义,三种神之领域,小子,你怎么形成的?以三种力量奥义交替,破我天幻领域,老朽不得不服气,我很想知道,你如何成就三种领域?”瘦小的老头,浮沉在灰蒙蒙的烟雾中央,仿佛一道幽魂,阴森森的,视线直直凝聚在他身上。

    “我也不知,这三种领域才形成不多久,和你这一战,我才知道精准的变幻领域,果然可以发生奇效。”石岩淡然,“现在你若想以天幻领域迷惑我,怕是不容易,任何生命一旦落入我神之领域内,我立即可以辨别出真假。”

    “邪门的奥义。”那老头嘀咕了一句,哼了一声,“别以为破掉我的天幻领域,便可以胜过我,你只有神王一重天,我单凭自己真正的力量和神体,也稳稳吃定了。之所以不显露真身本体来,只是不想多浪费精力,但你既然可以破掉我的神之领域,那我便只好让你见识见识,我的三重天和你的一重天到底有多大的距离了。”

    话罢,他便欲动手。

    石岩神情突然严肃起来,不等他先发制人,一道念头闪过,厉啸声顿时响了起来。

    三根骨刺无迹可寻,只有啸声刺耳,在空间夹层穿梭,不断地聚集力量。

    那老头突然警惕,脸色微变,眯着眼,似乎在寻找声音的来源。

    顿时进入暴走之境,石岩一双血瞳显现出来,浑身负面能量喷涌而出,每一个穴窍内,都似乎有触手延伸出来。

    达到神王境之后,他这是第一次将肉身潜力催发,暴走起来。

    神体精炼如钢铁玉石,在干瘪收拢血肉之力的时候,全身流转出猩红血光,和眼眸相互映照,更添他的诡异可怖。

    血腥狂暴的能量,如火山喷发一般,从他神体内爆射出去,和死亡意境奇妙的融合增幅,灵魂葬场的覆盖范围,暴增三倍!达到惊人的三十米!

    在灵魂葬场内,绝望、嗜杀、恐惧、怨恨种种负面情绪滋生,汲取生命力的特性也得到增幅。

    这一刻的石岩,如同地狱最底层爬出来的妖魔,一身毁灭气息,他的存在,似乎便是要摧毁世界一切生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