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鬼才!

第六百二十八章 鬼才!

    古阵法中央的星辰源精,被一层流水裹着,也是像洗魂神水一样,好似一滴拳头大的水滴,颇为的神奇。

    水滴内,那星辰源精仿佛一块璀璨的巨钻,光芒夺目,有点点星光时不时的飞溅出来,能穿够那水流的“壳”,星光散溢开来,溅射在古阵法中,让古阵法偶尔闪亮一下,传来一阵奇妙的波动。

    石岩屏息凝神,将灵魂明净,脑海中没有杂念,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奇妙的水滴。

    渐渐地,他和那水滴仿佛达成了联系,确切的说……是和水滴中的星辰源精有了呼应。

    星辰源精慢吞吞的从古阵法内漂浮出来,晃晃悠悠的,朝着他浮动过来,点点星光四溢,让石岩浑身舒畅,心脏蓬蓬跳动,充满了活力。

    星辰武魂在他心脏中,化为无数星光散布开来,如果有人神识内探,会发现他的心脏放大无数倍以后,就像是浩瀚的星空,点缀了无数的星辰光点。

    在神奇的吸引力作用下,星辰武魂来到他的身前,在他胸口停止下来,点点四溢的星光,尽数没入他心脏。

    石岩浑身清凉,逐渐泛起的负面情绪,被慢慢的安抚下来。

    这个时候他体内的穴窍,正进行着对宁度泉和那老妪一身精气的净化,净化中不可避免的会有负面情绪从心底冒出来。

    以往的时候,他很容易走火入魔,会压抑不住内心的欲望,进而失去理智。

    然而,这一次却一切顺利的出乎他意料。是那星辰源精中星辰之力的作用,让他整个人静了下来,就连思维,都居然停了下来,犹如婴儿在母亲襁褓中,获得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宁。

    他的灵魂神识念头,仿若一条条看不见的丝线,抓在那水滴上,达成微妙的联系,在获得里面的波动。

    渐渐地,他仿佛进入了星域,在一颗星辰上慢慢的行走,看着这一颗星辰发生的变化……初始时,星辰仿佛沙粒,并不是很大,逐渐的吸收浩瀚星空中的某种力量,无数岁月的累计,吸附流逝的巨石,慢慢堆砌,搭积木一般,一点点的壮大。

    星辰一直进行着神奇的衍变,像是生长的植物,逐渐的附有生机,慢慢成长着,不断地汲取星空中流逝的散碎能量,悄悄从内部开始改变,由小树苗慢慢变成参天古树。

    石岩灵魂沉溺其中,浑然不知外界的情况,全身心的投入。

    杨青帝、帝山、厉峥嵘等人,好奇的在旁边看着他,能够明显的察觉到他身上有着奇妙的星辰波动,能够看到在他的胸口,有着点点的星光闪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他的胸口处,遽然传来一股很强的吸扯力。

    湖面上方的苍穹,永远不会消失的无数星辰,像是一下子被激活了,蒙蒙星光从天上飞射下来,好像亿万的萤火虫,一起朝着湖面飞来。

    杨青帝众人吓了一跳,忍不住看向头顶的湖面,看到了无数的星辰光点,看着它们一一飞入湖中,在湖水中慢悠悠的落下,然而都朝着石岩汇聚。

    “这……这是。”厉峥嵘一脸惊愕,愣了半响,才喃喃说道:“星雨流落。在光明神教中的历史上,只有寥寥几个修炼星辰决的家伙,突然间领悟星辰之力,才引得星辰之光如雨滴般汇聚在身。厉害,真是厉害啊。”

    他知道有关光明神教的历史,知道在光明神教的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如此异常。

    这和修炼炎日决,出现日耀浴身奇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达到精奥的境地,自发引动的天地变化。

    “这么说,石岩这家伙将会获得极大好处了?”夜长风惊讶的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小子的天赋,真的让人嫉妒啊,他怎么能够那么容易达到如此奇妙境地?”

    “鬼才。”厉峥嵘感慨万千,眯着眼睛,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如果你什么时候也像石岩这般,我就算是现在死了,也放心了。”

    夜长风尴尬,嘿嘿讪笑着,不敢搭话。

    “不好!”厉峥嵘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喝道:“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只要知道星雨流落奥妙的人,定然会好奇而来。尤其是……光明神教的不少教徒也在永夜森林。”

    此话一出,杨青帝、帝山也是耸然变色,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

    炎龙和烈焰、银角三个妖族的家伙,和血鬣一并先一步离开来,去准备淬炼肉身的材料。炎龙去血鬣那边,是准备交换材料,为自己进一步的强大做准备,随便也向血鬣解惑,告诉他其中的细节。

    目前湖底内,只有杨青帝、帝山、厉峥嵘、夜长风四人,这时候要是来个真神境的强者,足以让他们全部付出惨痛代价。

    最重要的是,石岩如今处于感悟星辰之力的关键时刻,不能发生异动,不然不但不能领悟到星辰之力,说不定还会灵魂陨灭,一命呜呼掉。

    “棘手!”杨青帝沉吟了一下,当机立断道:“我们先上去,不论是谁,只要靠近了这一块,定然要全力击杀,绝不容对方活着离开!”

    在无尽海的时候,杨青帝便是一方枭雄,该杀的时候绝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他知道石岩的情况特殊,也知道造化神潭事关重大,所以略一犹豫,便提出最明智的方针。

    “好!”帝山立即点头。

    “长风,你破开湖面的封印,送我们上去。”厉峥嵘沉吟了一下,硬着头皮答应,“你一会儿留下,不论上面发生什么,没有我的灵魂传讯,你绝不要上来!”

    他和夜长风之间,通过一样秘宝可以灵魂交流,这是他生怕夜长风遭受意外专门找人炼制的,所以有此一说。

    “师傅,小心一点,实在顶不住的话,你先……逃,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夜长风眼瞳泛红,重重点头,“我会保护好自己,不会让你担心的,你自己保重!”

    如今的永夜森林,有着七古派的强者,时不时有异族高手游荡,鬼纹族和暗灵族的族人,也经常出现,九级的妖族存在一只手都说不过来。

    在这种境况下,只有通神三重天之境,将一生的精力都放在炼药上的厉峥嵘,实在有点排不上号,真要是碰到顶尖的强者,想要活下来着实不容易。

    由不得他不担心。

    “嗯,你也给我好好擦亮眼,给我好好活着!”厉峥嵘深吸一口气,“只要度过这一劫,等为师我迈入真神境,我便可以护你不受伤害。”

    话罢,厉峥嵘第一个朝着湖面上浮去。

    杨青帝、帝山紧随其后。

    ……永夜森林中心处。

    从秘境走出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下手的天宫的武者,突然间呆住了,纷纷抬头看天。

    曾经在秦谷川旁边讲话,一头白发的武者沉默了一下,眼睛遽然亮起,冷声道:“过去看看!”

    他有着通神巅峰之境的修为,离真神境只差一步,乃秦谷川不知道从何处弄来的一个强者,没人知道他的出声,只知道这家伙极其的可怕,一身力量诡异之极。

    通神巅峰之境的他,曾经和刚刚达到真神一重天的楚柏清有过一次争执,两人曾大打出手,相差一个等级,他竟然没有露出败迹。

    从那以后,他就成了天宫一个最不敢让人忽视的角色,深得秦谷川的器重。这次如果不是情况特殊,秦谷川大发雷霆了,他都不见得会从秘境出来。

    和他一道出来的天宫的武者,听到他的话,一个个点头赞同,不敢持有反对的意见。

    一行人定下了目标,旋即不再迟疑,快速从那儿飞开来,朝着血鬣的领地赶。

    ……几乎同时。

    光明神教的大长老吉姆,和月鍪在另外一处区域,也一脸惊诧之色的抬头看天。

    两人依照殒昊的命令,是出来要找石岩传话的,这才从秘境出来不多久,便发现了天显异象,当即呆住了。

    “有哪位教内的强者,还留在永夜森林么?”吉姆脸色极为的古怪,他愣了许久,皱着眉头说道:“能够引动这般异象的家伙,还被留在外面的弟子,好像没有吧?”

    月鍪沉默了一会儿,淡淡说道:“石岩修炼星辰武魂,现在……就在永夜森林!”

    吉姆呆了呆,忽然喟然一叹,摇头赞叹道:“天纵奇才。”

    月鍪眼神复杂,脸色古怪,“莫不成教主猜出了什么?”

    “怎么可能?”吉姆连连摇头,哭笑不得道:“你把教主想到太高超了吧?他如果这也看得出来,早就将石岩从无尽海抢回来了,怎么会等到他主动上门?”

    “这倒也是。”月鍪恍然。

    “不过教主一直庇护他,肯定是看出了他的潜力,这证明教主的眼光却是卓越不凡。”吉姆想了一下,极为认真地说道:“之前教主不管六派的反对,甚至不顾教内的声音,一心要护着他们,我当初也很不解,但现在……我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早说过,石岩这家伙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教主的见识,岂是我们可以比拟?”月鍪冷哼一声。

    吉姆苦笑,举手道:“我错了,当初不该呵斥你,我道歉行了吧?”

    “算了,不和你计较。”月鍪板着脸,淡淡说道:“赶快过去看看吧,那家伙,可真是鬼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