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姐妹花

第四百九十二章 姐妹花

    那雪峰直插云霄,一眼望去,在雪峰的山峰处,有着闪亮的冰川,在日光的照耀下绽出夺目的寒光,摄人眼瞳,让人心生一股子寒意。

    玄冰寒焰似乎有所发现,化为一簇莹白色的光线,直接从那冰川之内进入,转瞬不见。

    石岩哑然,知道这一座雪山,应该就是它口中所谓的极寒雪山了,是有可能凝炼出寒玉髓来的冰寒灵地。

    不慌不忙的往那雪山飞去,他神识放开来,试着感应这雪山的异常。

    “嗯?”

    两股不弱的灵魂,在雪山后方的一处区域,突然间显现出来,他神识才一靠近那一块,那两股灵魂立即有了反应,丝丝缕缕的森寒神识,如冷气一样吹拂在他的神识上方,倒是让他灵魂微微一颤。

    对方的神识之力,似乎比他还要高出一筹,居然让他神识产生冰寒之意,影响到他主魂,让他从心底泛出一股子冷意。

    笑了笑,石岩倒也不紧张,立即将神识收回,身影如电,往那两股神识传来的方向飞去。

    极寒雪山的背面,一出终年不见日光的区域,雪山厚厚的,如冰层。

    在那极厚的雪块中央,有一处冒着寒气的泉眼,泉眼内滴出一滴滴森寒的水滴,泉眼四周生长着一株株三十厘米的植物,冰根雪茎,晶亮晶亮的,像是白色水晶一样,颇为的美丽。

    那些植物有两百株左右,高低一致,成扇形分散开来,散发出晶光,并有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

    在那些植物中央,两个洁白脖颈裹着雪貂毛披肩,浑身着厚厚华贵锦衣的高挑女子,明眸皓齿,雪肌冰骨,如两朵雪山内的冰霜花,俏盈盈的站立着,正一脸不善的看向他。

    这两个女子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相貌和神态极为的相似,应该是一对姐妹花。

    在她们的身上,散逸着淡淡的寒气,体质偏属寒性,应该是冰帝城的武者,都是天位三重天之境的修为,境界不凡。

    “你是什么人?来我们冰帝城的雪山做什么?”其中那年龄看起来略略大上一些,气质冰冷的女子,突然冷喝一声,“你是不是来偷寒心草的?”

    “肯定是的!”那略小的美女撅着嘴,一脸愤愤,“我们冰帝城就这么一块盛产寒系灵草的雪山,也被人惦记着,真是可恶!你这家伙,明显不是修炼寒属性功法的人,偷寒心草干什么?肯定是准备出售吧?”

    这一对姐妹花,先入为主的将石岩归位盗窃者,态度不善,语气冰寒,看样子就要动手了。

    “不是,我偶然路过这儿,只是因为感应到你们的气息,所以才过来看一看,没别的意思。”石岩笑了笑,神色放松,“我才从暗磁雾瘴内穿越过来,一路上尚未碰到武者,好不容易碰到你们俩,纯粹是心生好奇,并无要偷你们灵草的想法。”

    “你骗谁呀?”那小美女哼了哼,嘴角逸出一个小酒窝,颇为的可爱娇憨,“去暗磁雾瘴的人,两年前就返回了,两年前没有回来的,都死在里面了,过了那么久了,你才从暗磁雾瘴出来,明显说谎。”

    “你到底想干什么?”大美女俏脸冰寒,不客气地的说道:“这一块属于我们冰帝城的领地,就算是那些前往暗磁雾瘴的人,途径这一块的时候,也会先和我们打声招呼,当初进入暗磁雾瘴的人,我大多都见过,对你可没有一点印象。”

    “呃,我不是从从你们冰帝城进入暗磁雾瘴的。”石岩摇了摇头,坦然说道:“我是从无尽海进入暗磁雾瘴的,你自然不可能见过我。”

    “无尽海?”

    两姐妹一脸惊诧,同时轻呼一声,明眸闪烁出明显不相信的怀疑之光。

    冰帝城在神州大地极西之处,和无尽海隔着苦寒之地、海域、暗磁雾瘴,冰帝城应该是最靠近无尽海的神州大地的武者势力,这两姐妹既然是冰帝城的人,听说过无尽海倒也是正常。

    不过,两姐妹可没有听过有无尽海的人,能够从凶险万分的暗磁雾瘴穿过,历经艰险进入神州大地。

    “不错,我就是从无尽海过来的。”石岩觉得这方面不需要隐瞒,“在你们眼中,无尽海是不是很荒寂?无尽海的武者,在你们的认知之中,便是蛮夷的代名词,对吧?”

    “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那妹妹很干脆的点头,“那种偏僻的地方,又没有什么厉害的家伙,修炼资源也很贫乏,武技和秘宝稀少,当然不可能出现什么顶峰的武者,怎么啦?难道不是这样?”

    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反而诧异的质问石岩来了。

    “不论何种偏僻的地方,都会有厉害的武者出现,只能说,你们神州大地得天独厚,出现的厉害武者更多一些罢了。”石岩皱了皱眉头,耐心的解释。

    他在等候,等候玄冰寒焰的返回,然而好继续上路,反正现在无事,和这两个俏丽的姐妹花闲扯也就当消磨时间了。

    “你真是从无尽海而来?”

    小美女怔怔地看着他,好奇心很浓烈,仿佛发现了一个野人,“在无尽海,也有像你这样的武者,能够修炼到天位境?你们那里,是不是很穷?是不是有人吃人的事情?我听说在你们无尽海,什么都非常落后,很多人都饿死了……”

    小美女话匣子一打开,倒是有关不住的趋势,喋喋不休的一连串的询问。

    她的理解中,无尽海就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蛮夷之地,那里的人还生活在古老的时代,什么都没有开化,有着种种让人费解的怪传统。

    石岩一脸黑线。

    他总算是知道神州大地的武者,是如何看待外人了,这些人有着天生的优越感,觉得他们才是神恩大陆的中心。

    除此之外,外来者都是蛮夷,什么都不懂,实力低微,却有着种种古怪的传统。

    “是不是这样?”

    小美女一连串自我的理解,被她手舞足蹈的描述了一遍,见石岩一脸无动于衷,这才停了下来,又好奇的看向他,再次问道。

    “不是。”

    “那是什么样?”

    “和你们一样。”

    “切!我才不信呢。”

    “信不信由你。”

    “你这人很臭屁呀,你一个外来者,还给我端架子,来我们的地盘,你该老实一点,小心被人教训。”

    “嘿嘿。”

    “行了!”姐姐听了一会儿,渐显不耐,冷言打断,挥手赶苍蝇一般喝道:“你走吧,别在这儿啰嗦了,不准在主峰周围继续逗留,不然再让我们遇到你,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耸了耸肩,石岩一脸淡漠,“再会。”

    话罢,他便从这儿离开,往不远处飞去,准备寻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等候玄冰寒焰的返回。

    按照玄冰寒焰的说法,寒玉髓深藏在极寒雪山之心,在最为冰寒的地方,就算是他,也很难深入其中。

    玄冰寒焰形态特殊,又是寒属性的,石岩相信如果那极寒雪山之内真的有寒玉髓存在,玄冰寒焰应该不难得到,所以他没有插手,也不着急,只是做个旁观者,来静候佳音。

    ……“姐姐,那家伙的话,你相信吗?”在石岩离开之后,妹妹冰薇一边小心翼翼的采摘寒心草,一边询问道。

    “别管他来自何处,只要不影响我们的工作就行了。”冰蔷黛眉深锁,“小妹,一会儿返程的时候,谨慎一点,我总觉得来的时候不太对劲,最近城内有些传言,说某个长老和天宫来往密切,我怕会有什么意外。”

    “我知道是谁!”冰薇哼了一声,“肯定是那个荡妇!她前段时间离开了冰帝城,应该就是去了天宫那边,她一直想要取代义母,成为城主,图谋了那么久,肯定按捺不住了!”

    “这话不准乱说!”冰蔷瞪了她一眼,“连义母都不敢这么说,你不要乱嚼舌根,若是给她听见了,就算是义母也保不住你!记得,就算是有想法,也闷在心里面,不要在城内多说一句。”

    “这儿又没有人,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冰薇满不在乎,“那荡妇想当城主想疯了,居然想要借助天宫的力量,真不知道廉耻。”

    “别一口一个荡妇,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长辈。”冰蔷无奈,“你这丫头,就是这么口没遮拦,才会老是得罪人,这次如果不是被抓到言辞上的把柄,我们又怎么会被安排来这里采摘寒心草。”

    “姐姐,对不起,害你给我一起来这里。”冰薇垂着头,可怜兮兮。

    “两姐妹别说这些话,你下次注意一点就行了。”冰蔷沉吟了一下,“你当面顶撞了她,以她的记仇性格,肯定会找你麻烦,她不好在冰帝城动手,而我们来这儿的消息她又知道,我怕她会安排人来对付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别被她给找人悄悄收拾了。”

    “义母还在城内,她敢么?”

    “她连义母都想要取代,还有什么不敢的?哎,你这丫头,还是太天真了一点,城内现在很复杂,义母让我们过来也是希望我们暂时避避风头,可惜我们过来的消息,不知道被谁走漏了,义母的身边,应该有她的人……”

    “啊,这怎么办?”

    “我们管不了,保护好我们自己,就是对义母的帮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