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众强

第四百六十九章 众强

    几乎是顷刻之间,司徒杰、钟离钝、邹跃峰三人就被战魔给撕成粉碎,惨死当场。

    石岩没有出手,只是站在那儿冷眼旁观,看着战魔发威,将两名神境武者加钟离钝给灭杀。一切发生的太快,快的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司徒杰、邹跃峰成了一地的碎肉。

    青冥、天后、古霄、地皇等人,在黑暗中,听着一声声毛骨悚然的尖叫,再也承受不住,一一往海面上飞去。

    石岩也不着急,待到发现邹跃峰也被诛杀了,反而笑着看向上方的海面,摇了摇头,淡然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结果早已注定了,现在不死,将来也是一条死路。”

    司徒杰、邹跃峰、钟离钝身死之后,这三人身上释放出来的一身精气,没有意外的,悄悄朝着他身体涌来。

    只是司徒杰一人产生的精气,便庞大的超乎他想象,神境武者体内储藏的精气,让他浑身七百二十个穴道胀痛的难以忍受,不等司徒杰一身精气流光,他便下意识的避让开来,离那处血肉模糊的场地远远的。

    不是不想要,而是他知道自己的极限。

    虽然迈入了天位境以后,神秘武魂吸收能量的幅度增加了不少,可一名神境武者精气实在太充盈了,光司徒杰一人的精气,就足以盛满他一身穴道,要是再加上邹跃峰、钟离钝身上释放出来,他担心穴道会爆裂开来。

    因此,他只能暂时闪避,等那些精气消散在天地之间了,才敢接近。

    银辉始终保持原地不动,双眸如电,一瞬不移的落到他身上,神情震惊。

    他终于肯定了战魔的可怕。

    倏一出手,便将司徒杰、邹跃峰、钟离钝一并灭杀,如此恐怖的力量,简直堪比通神三重天之境的怒浪了,就连他银辉,也不敢正视这一股锋芒,没有插手的意思。

    他开始重新看待银鲨族和杨家的关系了。

    石岩这次展现出来的力量,虽然不属于自己,却深深地震撼了他。

    战魔的表现,让他意识到无尽海之上,也只有曹秋道、阳翼天两人,或许才能够在战魔的出手下安然无恙。

    除此之外,无尽海众多的武者,怕是无人能够遮掩其耀目光芒。

    “石岩……”

    银辉嗫嚅了一下,语气有些干涩,苦笑着说道:“这一具黑铁傀儡,是不是来自于荒龙墓地?为什么你能够将这种可怕的东西,从那远古荒龙墓地内带出来?呃,我知道这是隐私,不过我真的很好奇,那远古荒龙的墓地,毕竟属于我们海族的禁地,你区区一个人类,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缘分吧。”石岩咧嘴笑了笑,抬头看着上方的海面,眉头忽然皱起。

    银辉在他之前,也是悚然动容,惊诧道:“有人来了。”

    周围的海水,湍急无比,海浪在海底下层层叠叠,似乎有人趁着海浪,从极远之处就影响了这一片海域,速度极快,快的海水都承受不住那飞逝形成的力量涌动,这才发生了巨变。

    一道雄伟的身影,骤然在银辉身旁现身。

    黑蛟族族长怒浪。

    以通神三重天之境的修为,全力御动极速,从黑蛟族的领地一路飞驰,在短短几分钟之内,竟直接降临了远古荒龙墓地。

    怒浪脸色沉重,皱眉端详了一下场中的境况,旋即眼神异样的看向战魔。

    半响,怒浪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向身旁的银辉,道:“有神境武者被诛杀,是被谁?”他又看向了黑铁傀儡。

    “你猜的没错。”银辉神情凝重,点了点头,“就是这一具黑铁傀儡,被石岩从远古荒龙墓地带出来的。”

    怒浪雄伟的身躯猛地一震,眼睛骤然爆射出惊人之极的神光,倏地凝视向石岩。

    笑了笑,石岩略一鞠身,不亢不卑道:“见过怒浪前辈,呵呵,真没想到那么快又见面了。”

    “远古荒龙的墓地,向来乃是我海底禁区,数千年来无数深入其中的海底强者,全部葬身其中,不曾有幸免的。”怒浪双眸神光熠熠,“为什么你却可以从中活着出来,还带出这么一具恐怖的黑铁傀儡来?”

    “时运,命。”石岩脸色一正,“我和远古荒龙的一个古老存在,有着一些渊源,我能进入,可以说冥冥之中早有注定。这一具黑铁傀儡,便是属于那古老存在,如今被我得到,也是我的机缘。”

    怒浪愕然。

    银辉则是摇头苦笑,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怒浪沉吟了一下,忽然喟然一叹,“难道真有命运一说?埋葬了我海族无数先辈的荒龙墓地,竟被你一个人类小子给窥得奥妙,莫不成你这家伙,和我们海族还有某种关联。”

    石岩诧异,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迟疑了一下,才摇头说道:“我不清楚,不过这远古荒龙的墓地应该的确和那个古老的存在有些关联,具体如何,我不好多说什么,我只能说,我运气的确不错。”

    怒浪、银辉闻言,都是皱眉苦思,在认真思量他这番话的潜在含义。

    只是一霎,怒浪突然仰头看天,双眸眯成一条线,道:“看来察觉到这一处异常的,不单单只是我一人,没想到苍穹海域的两大强者,也一并赶了过来。”

    海水分流,从上方裂出两道巨大的真空缝隙来,只见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分别从上方降落。

    在那两道身影之后,刚刚仓皇逃离的天后、地皇、青冥、古霄、潘哲、曹芷岚也隐约显现,却不敢随着过来,只敢在那两道身影之后远远观望。

    “阳翼天!夏轻候!”

    银辉仰头看了一眼,神情一震,惊声脱口而出。

    石岩眼睛放光,也忙看向海面上方。

    一身紫色长袍,头戴羽冠的潇洒英俊中年人,风度翩翩,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悄然降临。

    武魂殿殿主,阳翼天,无尽海一方豪雄。

    麻衣草鞋,面容古朴,眼神淡漠的灰发老者,一身悠远苍古的气息,夏家上一任家主,夏轻候。

    两名苍穹海域顶尖的强者,一并从海面上缓缓现身,两人过来之后,都是略显惊诧的看向怒浪,似乎认为怒浪才是始作俑者。

    “与我无关。”怒浪沉着脸,冷哼一声,旋即目光落向石岩。

    阳翼天、夏轻候瞳孔一缩,满脸惊诧,不敢置信地看向了石岩。

    阳翼天愣了一下,脸上洋溢的笑容,突然收敛了,他闭目感应了一下,突然喝道:“谁杀了司徒杰和钟离钝!”

    “我。”石岩略一躬身,微笑着拱手,“小子石岩,见过阳前辈。”

    顿了一下,他又满脸笑容的看向夏轻候,神态诚恳了许多,“见过夏太爷爷。”

    夏轻候古朴的脸庞,忽然溢出奇异的笑容,态度温和无比,很熟络的走了过来,两眼放光道:“你便是石岩?”

    “嗯。”

    “好小子!好小子!好!”

    夏轻候一连三声好,讲话的时候,已来到石岩身旁,和那阳翼天站到了对立面。

    夏家和杨家素来交好,夏轻候和杨青帝两人更是百年的至交好友,石岩和夏心妍的事情,在他恢复清醒之后,已经从夏家的那些小辈口中知道。

    恢复后,他一直都非常关注石岩,对于石岩这些年来在无尽海的举动都问的清清楚楚。

    在他眼中,石岩是自己人,是夏心妍未来的夫婿,就连他能够恢复清醒,也和石岩有些关联,他理所当然地会和石岩站在一条线上。

    “阳殿主。”夏轻候淡然一笑,表情玩味,“看样子你们是你们派人想要杀石岩,却似乎运气不佳,嗯,我先表明我的态度,不论如何,我都会和石岩站在一块儿,你要是想要对付石岩,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阳前辈。”石岩咧嘴一笑,从容不迫道:“恕小子我狂言,你想杀我,怕是有点困难。”

    话罢,他心念一动,传讯给战魔。

    本来气息隐匿,没有一丝惊人能量的战魔,在他这一道心念之后,又开始缓步走向阳翼天。

    一股灭世般的凶煞之气,如无尽海无垠的海水一般,霍然从战魔身上狂涌而出,瞬间覆盖了整个银鲨族的领地。

    阳翼天神情剧变。

    怒浪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夏轻候则是两眼发光。

    三个海底海面的真正枭雄,神态各异。

    “我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同为无尽海的武者,你们非要苦苦相逼?”石岩阴沉着脸,“在垣罗海域的时候,魔人费尽苦心杀我,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你们,也要派人围剿我?一而再再而三,一副不将我诛杀誓不罢休的态度,阳前辈,你能否想要说明此中缘由?”

    “想要杀你的,是古霄、东方玦、青冥他们。”阳翼天冷哼一声,“我只是冷眼旁观罢了,你虽然潜力无穷,但我并未放在心上。但现在不一样了,你杀了司徒杰、钟离钝,我就算是再好的脾气,也不能容你!”

    话罢,阳翼天双眸中闪出一道神光,那神光中无数七彩电芒交织着,激射石岩。

    “七彩寂灭光!”夏轻候暴喝一声,厉声道:“阳翼天,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