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杀神 > 第四百六十章 安然自若

第四百六十章 安然自若

    自从九幽噬魂焰融入他主魂之后,他看向别人的时候,很容易可以察觉出对方的真实境界,就连神境武者也不例外,逃不过他的感应。

    之前的邹跃峰和司徒傑,全身裹在斗笠内,他注意力全部放在曹芷岚、潘哲身上,倒是没有认真洞察。

    现在两人去掉了斗笠,将相貌显现出来,被他这么一看,就瞧出了真正的境界修为。

    邹跃峰和司徒傑,脸容都颇为消瘦,神情阴沉,给人一种心机很重的感觉。

    尤其是那司徒傑,不知道为什么,看向这个人的时候,他总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曾经见过。可仔细想来,他发现好像从来不曾和这个人有过交际,对于司徒傑这张脸,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蓬莱圣地的苍澜,在天位三重天之境的修为,倒是不被他放在心上。

    从这一点来看,曹家和武魂殿的实力果然比蓬莱圣地强上一筹,这次派过来的高手,这曹家、武魂殿都有神境强者,可蓬莱圣地却只有天位境,显然要差曹家、武魂殿一筹。

    石岩知道,曹家、杨家、武魂殿这三股无尽海最强的势力,都不止一名神境高手。

    杨家也是一样。

    他听杨卓说过,杨家除了杨青帝之外,还另外有两名通神境武者,不过这两人在什么地方,却只有杨青帝知道。

    杨卓暗中猜测,那两名杨家的通神境武者,应该一直都留在第四魔域中。

    司徒傑神情阴厉,冷眼瞧了他一眼,咧嘴嘿嘿狞笑了一下。

    石岩皱了皱眉头,越发觉得这人有些熟悉,他身上的气息,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可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你们都是无尽海的武者,彼此应该认识吧?要不要我详细介绍一下?”银辉含笑看着双方,淡然说道:“今日你们远道而来,都是客人,如果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可不要在我们银石堡内解决。出了银石堡,我便不管了,你们人族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便是了。”

    许多海族的高手,闻言都嘿嘿笑了起来。

    银辉对于海面上的情况,也有些了解,似乎知道各方势力都和杨家不合,他点明石岩的身份,又将曹芷岚一行人唤出来,其目的为何,石岩一眼明了。

    银辉这是恨不得他们双方开战,最好一方战死才好。

    “别来无恙。”

    石岩心中冷笑,神情安然,冲那曹芷岚、潘哲点了点头,“有段时间没见了。”

    曹芷岚也是神情淡然,还笑了笑,“嗯,是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你竟然在海底,上面的人,可是一阵子好找啊。”

    “让你们费心了。”石岩咧嘴,嘿嘿道:“可惜你们费了那么多功夫,我依旧活的好好的,只要我还在,将来总有机会了却这段恩怨的。”

    曹芷岚美眸一闪,淡淡的点了点头。

    潘哲倒是有些尴尬,冲石岩苦笑不迭,拱手道:“又见到你了,看到你活的好好地,我想很多人都会心生不安的。哎,老实说,我真的不愿意与你为敌,可惜形势所迫,我也身不由己。”

    石岩愕然,为他的态度有些费解。

    “不论怎么说,在那深渊战场之中,你都算是曾经救过我。虽然你手段很卑鄙,曾经在我们灵魂中留下禁制,但我们至少活着从深渊战场出来了。”潘哲叹息一声,“无尽海的形势,不是我能掌控的,奉劝你一句,最好早点离开,不然你不会有太平的日子的。”

    石岩皱了皱眉头,倒是没有讲话。

    银辉、克鲁一众海族高手,都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没有急着开口,好像在看笑话,等候双方产生冲突。

    武魂殿的钟离钝,神情略显倨傲,冷眼道:“你便是石岩么?以你们杨家如今的窘迫,莫不成还想借助于海族的力量,来海面上做些什么?你觉得可能么?”

    对于石岩,钟离钝一直有比拟之心。

    在石岩没有来到无尽海之前,他是所有人公认的战榜第一,受所有势力青年的敬仰和赞赏,可谓是万众瞩目。

    然而,石岩从深渊战场返回之后,力压蛮古,展现出惊世骇俗的恐怖修为,让摩奇铊都受了重伤。

    种种有关石岩的传言流转出去,只要知道石岩那番事迹的人,都知道一颗冉冉新星,以无人可挡的瞩目之光,将所有无尽海的新一代都给压在了下面。

    包括钟离钝这个所谓的战榜第一!

    石岩的横空出世,将属于他的光芒掩盖了,成为无尽海许多人公认的第一个青年高手,甚至有了挑战老一辈强者的能力,这对钟离钝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如今在海底和石岩相见,钟离钝的态度,自然谈不上友好。

    “我们杨家虽然没有在无尽海出现,但都过的好好的,家族实力保存完整。”石岩自然不会买他的账,笑着反击:“不像有些势力,先是乘人之危的各方联手,本以为可以得偿夙愿,却被冥人、魔人给突然打蒙了,每天都在消耗着力量,被魔人、冥人弄的苦不堪言。”

    钟离钝眼中厉色明显,冷眼看着他,淡淡道:“大放厥词!杨家在魔域早被魔人给扫清,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你以为有人会信你?”

    石岩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便不再看他,满脸轻视之意。

    “恕我直言!”钟离钝拱手看向银辉,“若是你们要和杨家合作,我想得不到人族的认可,杨家可谓是无尽海公敌,和冥人和魔人也一直交恶,你们一旦和杨家合作,面对的压力将会空前大。”

    “我们海族,只喜欢海底的美景,不喜欢打打杀杀。”银辉咧嘴哈哈大笑,“今日乃是克鲁的宴会,各位喝酒我们欢迎,如果谈论这些我们不敢兴趣的事情,那还是算了吧。来来来,大家喝酒喝酒。”

    银辉压根不想表态。

    不论是对曹家、武魂殿,还是杨家,他都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

    听银辉这么一说,钟离钝、曹芷岚略显失望,也不好说的太直接了,思量着一会儿等宴会结束了,找银辉详细说明其间的利弊,让银辉好好衡量一番。

    石岩不是为了和银鲨族联手而来,银辉的这番话他根本不在意,很是放松的喝酒吃菜,看起来非常放得开,压根不想谈什么正事。

    “你这人活的真潇洒。”海珞抿嘴轻笑着,举着玉杯,来到石岩身旁,如一条美丽的人鱼,“我看你好像真的没有和我们银鲨族联手的意思呀,我听说你们杨家在海面上过的并不好,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没什么想法,过好现在就行了。”石岩灿烂笑着,不谈公事,和这海珞饮酒作乐,说一些无尽海上的趣闻,最是轻松不过了。

    海珞这段日子听说了太多有关石岩的事情,这时候好奇心最盛,盯着他喋喋不休的问个不停,对于他的经历极为的好奇,一直问个不停。

    石岩说起暗磁雾瘴的经历,说暗磁雾瘴天地能量不存,妖兽、凶地都出都是,说那里岛屿、山峰浮在半空中。

    海珞听的满脸惊奇,一直追问着,越来越好奇。

    两人声音并不高,石岩又刻意的将声音收敛为一线,所有周围众多的海族人,都听不到他话语的内容。

    曹芷岚嘴角扯动,脸色有些不好看,她一会儿望望那海珞和石岩,美眸中时不时的闪出一丝嫉妒的光芒来,好像非常反感石岩和那海珞这么的亲密。

    银辉眼神淡漠,不时看向石岩,好像在暗中观察着什么。

    偌大的盛会宴场,众多的海族人,大多数都对石岩更感兴趣一些,时不时地有些海族高手来到石岩身前,和他碰上一杯酒,说几句客套话。

    杨家这些年来,为海族做了不少事情,如果海族的高手对人类真有那么一点好感的话,也是对杨家人。

    石岩前段时间在荒城的大发神威,让海族人极为的好奇,再加上他杨家人的身份,所以海族人才会主动过来找他饮酒。

    没有人去管曹芷岚、潘哲、钟离钝一行人。

    即便这三人都代表着无尽海上面的一方强大力量,可海族人却并不买账,没有人过去主动敬酒。

    曹芷岚一行六人,如坐针毡,忽然觉得和整个宴会有些格格不入,很多海族人都看不见他们似的,对他们不理不问。

    而石岩那边,却是热闹非常,不但有海珞这种美女相伴,还有众多的海族高手前去讲话。

    一番酒宴最终落幕了,曹芷岚这边也没有一个海族人过来。

    这恐怕是六人参加的最憋屈的一场酒会了。

    酒宴结束。

    曹芷岚一行六人站了起来,都期待的看向银辉,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银辉笑了笑,挥手道:“你们过来吧。”

    曹芷岚六人神情一喜,急忙跟上去,和银辉来到后方一处密室,似乎要商议要事。

    “石岩,你先喝一会儿酒,有什么事情,等等再说。”银辉看向他,笑了笑,便带着曹芷岚六人离开了。

    ……曹芷岚、潘哲六人先和银辉过去,然而,才过了半小时,他们就出来了。

    六人皱着眉头,脸上没有一点喜悦感,看样子和银辉谈的并不愉快。出来后,六人冷冷看了一眼石岩,便从克鲁的家里出去,似乎离开了银石堡。

    银辉唤石岩过去。

    石岩从容站起来,在银鲨族的侍卫带领下,来到一间密室。

    密室中只有银辉一人等候。

    “你可知道刚刚他们开出什么条件?”银辉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知道。”石岩摇头,淡然说道:“也不关心。”

    “倒是和你们杨家有些关系。”银辉主动言明,“他们愿意将伽罗海域让出来,只要我们海族肯出手对付冥人,将来伽罗海域便属于我们了。嘿嘿,看来无尽海的人,被魔人、冥人逼的很厉害,这么多年来,人族对我们海族一直没有好感,从来不曾和我们海族真的合作,不愿意让我们海族进入上面,这次却开了先例,居然准备让出伽罗海域,你说有趣不?”

    石岩脸色骤然一寒。

    伽罗海域一直属于杨家,杨家遁出伽罗海域之后,那里先由魔人给霸占,后又交给冥人,可谓是历经磨难伤痕累累。

    曹家、武魂殿、蓬莱圣地这趟过来,竟然要将属于杨家的领地,割让给海族,压根没有将杨家放在心上。

    “看来他们的处境,的确是不容乐观了。”石岩皱着眉头,哼了一声,冷笑道:“不过伽罗海域属于我们杨家,就算是暂时被冥人霸占,将来我们杨家还是要收回来的。不论是谁,只要占了伽罗海域,便是我们杨家之敌!”

    “听黑蛟族那边说,你也有心让杨家和我们海族合作?”银辉脸色一正。

    “本来有意,不过看怒浪前辈的态度,估计是不太现实。”石岩倒也不隐瞒,“你们海族想要的,不是参与战斗,而是等战斗进行到最残酷的阶段,最好双方两败俱伤,如果能够将无尽海、魔域、冥界一并收拢了,这会是这么美妙的宏图伟业啊。”

    银辉眼睛骤然一亮。

    “你们要坐山观虎斗,那六人说的再多,也没有用,我一点不担心。”石岩笑了笑,“怒浪前辈也是有雄心壮志的人,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面前,你们要是能按兵不动下去,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

    “那你为何而来?”

    银辉沉吟了许久,这才皱眉问道:“你这趟过来,看样子不是想要天真的说服我吧?”

    “当然不是。”石岩摇头,“我是想问一下远古荒龙的墓地位置,你身为银鲨族的族长,领地又在这一块,你应该知道那远古荒龙的墓地在什么地方吧?”

    “你想要荒龙的宝藏?”银辉忽然冷笑起来,“数千年来,我们海族无数强者深入其中,却没有一人能够活着出来。就连怒浪,也不曾进入荒龙墓地,那是因为他也没有把握,你小子以为凭借外力斗过了鲍文,就有能力进入荒龙墓地?”

    “你要是知道方位,告诉我一下就行了,别的不劳你操心。”石岩对于他的嘲讽熟视无睹,“就算是没有你的帮助,只要我多花些时间寻找,也一样可以找到那荒龙的墓地,你说呢?”

    “你要找死,我才懒得管。”银辉沉吟了一下,突然抛出一块晶石给他,“这晶石可以指明远古荒龙墓地的方向,你只要按照晶石的亮光指引,定然可以来到那一块海底禁地,不过,我不看好你。”

    “哦?”

    “银石堡外面,那六人应该在默默地等着你,你能否从他们手中活着逃出去,都是未知数。就算你活着出去了,进入了远古荒龙的禁地,也是死路一条。看在杨家这么多年对我们海族的态度上,我奉劝你一句,离那墓地能有多远就多远,那里不是你们人族可以染指的!”

    “那我先谢过了。”

    石岩对银辉的劝告无动于衷,拱了拱手,便从克鲁家离开。

    ……“族长。”

    石岩离开之后,克鲁弯腰走了进来,满脸询问。

    “我拒绝了那六人的提议。”银辉淡然道。

    克鲁点了点头,“我知道族长不会看上眼前的小利。我听说那石岩前段时间去了黑蛟族,然后黑蛟族的怒浪前辈就放话出去,说黑蛟族不会去管杨家在荒城的事情,一切照旧,这么来看,那石岩会不会和怒浪前辈?”

    “你觉得可能么?”银辉哑然失笑。

    克鲁愣了一下,也笑了,“应该不可能。”

    “我倒是很不解,为什么这小子要去远古荒龙的墓地,那里乃是海底禁区,数千年来,从来不曾有人能够活着出来。就连我,也只敢在那墓地的外围徘徊,从来没有真的进入墓地中央。”

    银辉深深地皱着眉头,“那小子不傻啊,明明知道那荒龙墓地的可怕,为什么还非要进入?难道是,他有自信活着从中出来?”

    “怎么可能?”

    克鲁轻呼一声,连连摇头,“就连怒浪前辈,如今迈入通神三重天之境,也不敢进入,他区区一个天位境的小辈,有何本事?”

    “我刚刚听他和海珞讲话,说他曾经去过暗磁雾瘴,那暗磁雾瘴也是神秘莫测,他却能够从暗磁雾瘴中出来,莫不成,他真有什么奇异的手段不成?”

    “他吹牛的吧?”

    “不像。”银辉摇了摇头,“他肯定去过暗磁雾瘴,这一点无庸置疑。暗磁雾瘴内神秘莫测,没有去过的人,很难描绘的那么清楚。他能从暗磁雾瘴出来,说不定真有什么神秘的法子,这小子不同常人,在天位境就有堪比神境武者的实力,我们不能用常理来看待他。”

    “那族长你的意思?”

    “我会去荒龙墓地那边守着,看他是否真的进入,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是不是吹嘘。”

    “他能否从外面那六人手中活着离开,还都是未知数呢。”

    “这应该难不住他,毕竟鲍疴和鲍文都那么忌惮他,想来这小子动用了全力,足以从那六人手中逃生。嗯,我想不会有什么问题,这家伙比杨青帝当年还要厉害,我们对待他的时候,还是谨慎一点为妙。”

    “族长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