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510:心疼
    天雪皱眉说:“一眨眼你就扑上去了,有那么猴急吗?”

    穆天阳脸色尴尬,见宛情脸更红得彻底,伸手在天雪脑门上弹了一下,然后看了宛情一眼,轻咳一声出去了。

    宛情面对众人,羞得想找个地洞钻,大家知道她面皮薄,也不闹她,着手给她换礼服。

    换完衣服补妆,化妆师冒出一句:“口红都没了……”

    宛情整个人红成个番茄,想撞墙。

    午宴是自助冷餐,原本准备了俱乐部的休闲大厅做餐会现场,但今天天气凉爽,就餐地点就没有改变,直接是刚才的婚礼现场。

    宾客端着酒杯和餐盘四处走动,间或接受记者拍照,看起来颇为冷艳高贵。

    穆天阳和宛情在休息室换好衣服,和伴娘、伴郎分别吃了点东西垫胃,就再次出现在草坪上,挨着向宾客敬酒。

    这些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向不会闹得太过火,且置身于小口抿酒的优雅环境中,四周又有记者在,再加上穆天阳对新娘子如珍似宝,大家都不敢劝酒。对的人就聊久点,交情不够的敬过了事。

    不过宛情对这种场合缺少锻炼,这一年多心理是架设得差不多了,不会再那么怯场,但还没习惯喝酒。

    宴会上香槟、红酒、果汁都有,一般是客人喝什么,她喝什么。果汁只有极少的女客喝,她换来换去只能喝香槟和红酒。香槟的味道还好,红酒苦涩,她总是不习惯。

    穆天阳见她低低地吸气,很是心疼,但敬酒的事推不了。若是使劲灌还可以叫伴娘挡,现在这样还挡酒就有点矫情了。

    他突然扭头问:“叮叮在哪里?”

    “爷爷和外婆看着呢。”天雪说。

    穆天阳点头:“千万别让叮叮沾酒,她过敏。”

    “知道啦,爷爷记得住的。”过年吃酒酿汤圆,他就提醒过一回,谁记不住啊。

    客人有些多,穆天阳必须保证每一个都敬到。天雪在一边清理名单,她也记不全,只记得六七分。不过旁边有穆天阳用了多年的韩秘书,只需说一句“漏一个扣工资”或者“漏十个炒鱿鱼”,她就会帮忙记得清清楚楚。

    记得太清楚了,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穆天阳和杜远明对上了!

    穆天阳、宛情以及他们的亲友都不想请杜远明,但同为a市商业巨头,这么大的事居然不请对方,不是给外界找话题聊吗?

    而且穆天阳想,这也算提供机会让方驰和杜远明重逢。方驰必然不会去找杜远明,但事情放在心里总是难受,恩恩怨怨总要解决的。

    崔贞熙站在杜远明旁边,笑着说恭喜。杜远明也说了恭喜,穆天阳问:“方驰回来了,你知道吗?”

    “是吗?”杜远明微微一愕,“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好多年没见到他了。”

    “上次我们学校校庆。不过这几个月他在c市,今天他也来了的。”

    “哦。”杜远明点点头,有点心不在焉。

    走开后,宛情还回头看了一眼,说:“他好像老了。”

    “嗯。”丧妻丧女是一个原因,他就不说他这几年暗地里对杜氏下过多少黑手了。

    杜氏现在的资产,比几年前缩了一半不止。他突然有点犹豫,还要不要继续弄下去。万一方驰要这个公司,弄得太空总不是好事。可若不弄空,又有什么理由让杜远明自己放手?

    一圈酒敬完,宛情有些头晕。穆天阳让天雪她们带她去休息,自己继续招呼客人。

    进了休息室,天雪叫服务员拿了些吃的来,然后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片刻后,邹筝和安小桔带着叮叮当当过来,叮叮当当趴到宛情身上,死死地抱着她。

    好久,二人才退开,当当说:“妈妈今天好漂亮。”

    大家说他:“这么小就会泡妞技能了啊?”

    他涨红一张小脸,宛情笑着将他抱住,对大家道:“不要这样说他。”

    叮叮拉着她裙子看了看,问:“妈妈,新娘子是什么?”

    “妈妈就是爸爸的新娘子。每一个小朋友的妈妈,都是他爸爸的新娘子。”

    “哦。”这样二人就懂了。

    叮叮偏着脑袋问:“那每一个新娘子都像妈妈这么漂亮吗?”

    当当说:“我们妈妈肯定是最漂亮的!”

    安小桔道:“这家伙了不得,以后会大杀四方啊。”

    天雪疑惑地摸着下巴:“我哥平时闷葫芦一个,好像不会甜言蜜语啊?”

    “你又知道了?”邹筝问,“他说给宛情一个人听行不行?”

    天雪一听,蹲下来问叮叮:“我问你,哥哥在幼儿园有没有夸哪个小女孩长得漂亮啊?”

    叮叮皱着鼻子道:“他才不会和女孩子说话呢,女孩子都要被他气哭!我和男孩子说话,他也不准。”

    “哎哟喂!”大家哈哈大笑,都去抱当当,这么好的儿子,她们也生一个才好啊。

    天雪对大家说:“果然深得我哥的遗传。”然后就瞄了宛情一眼。

    宛情尴尬地摸了摸头发,懒得理她。今天所有的人,都以看她脸红为乐的。

    吃完东西,只坐了一下,天雪又去叫造型师过来,要给宛情换一个发型,好参加晚宴。邹笙和另一个伴娘则去检查剩下的礼服,准备一会儿让她换上。

    晚宴是在俱乐部餐厅吃的中餐,很是热闹,大家敬酒也疯狂起来。天雪做好了挡酒的准备,穆天阳一见,心疼地道:“早知道就叫别人做伴娘了,喝坏了怎么办?”

    邹笙和宛情的同学无言地看着他:尼玛!不是你家的人,你真不心疼啊?然后二人瞄了瞄展辉小帅哥,考虑以后生个女儿嫁到他们家去,好让人疼!

    宛情扯了扯他袖子,提醒他说话注意点。他看了一眼两个不太熟的伴娘,心想:我就心疼了怎么着?谁叫你们不姓穆,也不是丁宛情啊!

    晚饭时,纵然有伴郎挡着,穆天阳仍然被灌了许多酒,宛情看得满是心疼。她自己倒没喝几口,要么天雪挡了、要么喝一般被穆天阳抢了,大家一件,也不敢真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