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460:身世之谜

Vip460:身世之谜

    孩子和好了,互相让座。让了一会儿,谁都不肯坐,两个人又手拉手走到灶台边,想从下面再找出一根板凳来。找来找去,没找到,嘀咕了几句,伸手在墙缝里乱摸。

    宛情急道:“不准乱摸!有虫子!”

    四个大人想到这种地方有蛇虫鼠蚁,急忙跑过去,把人抱着退了一步。

    两人浑然不怕潜在的危险,被抱开了有些不满。当当举起小手,手上沾了脏兮兮的灰,但握着一颗斑斓的糖果。

    宛情一怔,接过来,捏了捏,里面的确有糖,好像是过年时给他们吃的。她问:“怎么把糖放这里?”

    “存着。”叮叮偏着脑袋说,“妈妈吃。”

    宛情眼眶湿湿的,摸摸她的头:“以后不要乱放……回家给你买个罐子,你存罐子里好不好?”

    叮叮还不太懂这些,不置可否,只是扭头看了看有些破败的门:“家……”

    “这里不是家。”宛情伸手擦她手上的灰尘,“有爸爸妈妈的地方才是家。”

    说话间,当当又伸手去掏墙壁里的糖果,宛情急忙拉回来:“不要了,都被虫虫咬过了,吃了会生病的。”

    穆天阳好奇地看了一眼,心想这两个孩子真是天赋异禀,这么小就懂得储粮,长大了肯定不会浪费。见墙缝里还露出糖纸的色彩,他从地上捡了一根木棍去掏——以防万一,万一掏出个冬眠的动物就不好了。

    挖了两下,从里面掉出四五颗糖来。

    叮叮咽了咽口水,趴在宛情腿上说:“妈妈,要吃。”

    “这个不能吃了。”病从口入,宛情哪里敢给她吃?

    叮叮扁起嘴。

    穆天城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两根棒棒糖来:“来来来,叔叔这里有。”在肖潇那里吃完早饭过来时,他路上买的,就是为了想拿来逗孩子。

    两个孩子立即咧嘴笑了,甜甜地说:“叔叔真好~”

    穆天城一瞬间乐得找不着北。

    宛**言又止地说:“这个小心点,看着他们吃,不要让他们全部含进去,不然咬掉了可能卡到喉咙。”

    穆天城一怔,不敢给他们吃了。不过两个小孩已经把糖抢过去了,他只能把人盯着。

    旁边的穆天阳还看着藏糖果的墙缝,见里面露出一根绳子,好像还有东西。他扯着绳子往外拉,拉出一个小布袋来,就像是以前乡下老人吸旱烟时烟杆下吊的袋子,上面有绳子收口,一拉就栓紧了。

    穆天阳掂着里面有东西,还挺有分量,好像是硬币。他看了孩子一眼:这么小就会敛财了?!他忍不住一阵黑线,把绳子拉开,从里面倒出一条金属的链子。

    邹筝咦了一声,伸手接过去。

    穆天城也惊讶地发出声音,看着穆天阳:“这是啥?看起来还挺精致。”

    宛情也看着,是一条银白色的链子,看长度应该是项链,上面缀着几块金属小片做装饰。仔细一看,那小金属片居然是扑克牌花色的样子:梅花、核桃、方块、红桃……

    穆天阳突然抬头看着她:“你怎么也把东西放这里?”

    “我?”宛情回头,“这不是我的东西!我才不知道有这个洞呢!”她看了看他手中那个布袋,没来由一阵心寒,急忙说,“快丢掉!不知道谁留下来的,小心撞邪!这种地方,乱七八糟的传说可多了,怪吓人。”

    “真不是你放的?”穆天阳惊诧地看着她,低头看着手上的纸,那是他从小布包里拿出来的。他把纸递给她,“这上面有你妈妈的名字。”

    宛情身子猛地一震,瞪大眼:“怎么可能?!”

    穆天阳见她受到惊吓,忙拍拍她的肩:“放松。”

    宛情身子晃了晃,急忙伸手去拿纸:“怎么可能呢?”说话间,急得泪花满眼。

    穆天阳怕她把纸扯坏了,小心翼翼地拿着给她看,只见纸上写着大大的“徐可薇”三个字,旁边还有三行小字。

    第一行是“某年三月十六日”,宛情愣了一下,号数是徐可薇的生日,但年份并不是徐可薇的出生年份,应该是两岁的时候。

    第二行是“c市某某街多少号钟表店外喷泉边”,好像是一个地址,而且是c市的地址!

    第三行是……此物可薇随身佩戴。

    宛情心头像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她猛地扯过纸,还好穆天阳没握紧,不然就被扯碎了。她睁着眼看了半天,泪水迷了双眼,又转头从邹筝手上拿过那条项链,不可思议地说:“怎么可能?这真是我妈妈的东西吗?可是怎么可能!不是我放的!怎么可能?!”

    这个地方,在她来之前和她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可能有妈妈的东西。

    穆天阳握住她的肩:“冷静点。你妈妈不是孤儿吗?说不定……这里是她原本的家。”

    宛情重重一震,又低头看着手上的纸,突然抓着他手说:“你看,这纸这么黄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还是毛笔写的!”

    邹筝问:“这里原本住的谁?找他们问一下吧。”

    宛情一顿,好半天才说:“是徐二奶奶,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听说……她是疯的。”

    宛情看着手中的纸,可能是徐二奶奶放的吗?她对徐二奶奶的事知之甚少,是文老大得知她住这间房时提过。结果肖潇怕吓到她,勒令文老大不准再提。

    邹筝说:“那我们先回去找老夫人吧。这条项链,如果我没看错,是我们老夫人找女儿时画的那条。”

    “什么?!”宛情和穆天阳、穆天城同时一惊。

    邹筝说:“听说是老太爷找人定做的,因为老夫人赌术极佳,所以做了扑克牌花色的样子。本身做了两条,两个小姐一人一条。后来时局动荡,老太爷、老夫人怕出事,就让人把两位小姐带去别处,以防不测。临走前,老夫人把项链一起交到大小姐手上,当时大小姐六岁、二小姐只有两岁多一点。我想,这个应该是大小姐的吧……唔,也可能是二小姐的。只有一条,难不成是大小姐和二小姐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