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348:是谁
    “啊?”楚维前半截听得明白,最后三个字有点懵,“你未婚妻是谁?”

    穆天阳一顿,轻声说:“丁宛情。”

    “哦……”不是你小情人吗,还升格成未婚妻了?幸好当初没听老大的去帮她解毒……啧啧!

    “麻烦你了,多少钱我出。”

    “嘿嘿,新闻的事我帮你盯着,反正就一句话的事。不过要调查别的,得知会我们老大,我可不敢私自调动人。”

    “嗯,我给他打个电话。”

    “不用,你先照顾……咳,照顾你的心肝吧,我跟他说一声就是。如果有什么问题,再告诉你。”

    穆天阳说了一声“多谢”,挂上电话,走到宛情身边:“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宛情摇头:“凶手一定知道我们的事……他会不会告诉妈妈了?想勒索妈妈?那妈妈走的时候……”

    “不会的!”穆天阳抱着她,“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不要乱想!”

    宛情大叫道:“我不想我妈妈走得不安心!”

    穆天阳一怔,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思,心底升起一股惶恐之感。

    宛情突然变得很烦躁。如果妈妈知道了她和天阳的事,一定会很失望,肯定会死不瞑目!说不定,被人谋杀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知道了她的事,心不在焉才没躲过车子……

    是她害死了妈妈……

    宛情哭道:“是我害死妈妈的……”

    “你在乱想什么?”穆天阳大惊,“你太累了,去睡一会儿好不好?”

    “一定是因为我……”宛情说,“是我害死她的……”

    “你别乱想了。”穆天阳很无措,见她只知道哭,好像完全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着急地望向天雪。

    天雪也一脸愁容,她哪里遇到过这种事啊?简直是有心无力!

    穆天阳敲晕宛情的心都有了,但又舍不得,只能将她抱着,难过地说:“你别这样好吗?”

    宛情猛地推开她,起身走回房间。她不敢想象,如果妈妈临死之前知道了她的事,该有多震惊、多难过!如果是那样,她还有什么脸留在穆天阳身边?她就算没杀死妈妈,却在妈妈心上划了一刀……

    可是,妈妈不知道又如何呢?她一直在骗她,一直在骗……无论如何,她都是一个不孝女……

    宛情倒在床上,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自责的情绪铺天盖地卷来,吞噬着她脆弱的心智,让她想摧残自己。

    妈妈死了,她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她终归是一个不孝女罢了,天天骗自己的亲生母亲、不要脸地和男人鬼混,甚至那个男人的车还撞死了妈妈!

    不管什么原因,他的车撞死妈妈是事实!她为什么还要相信他?就算她相信他,也不该继续留下来!因为妈妈被他的车撞死了……她继续留下,根本就是不孝!

    “啊————”宛情揪紧被子,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

    穆天阳和天雪听见,飞快地跑进来,见她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都吓了一跳。穆天阳急忙将她抱起来:“你怎么了?”

    “该死的人是我……”宛情喃喃地哭泣,“该死的人是我……”

    穆天阳被她的表情吓住了。她前几天那么伤心都没有这样,现在就好像厌世一样!他忍不住抓紧她的手臂,大吼起来:“你在胡说什么!”

    他抓得那么紧,她却没有喊痛,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只剩下一副躯壳。

    天雪急忙将他拉开:“你冷静点,她不对劲!”

    穆天阳一怔,伸手捧着宛情的脸,直视着她无神的双眼:“宛情,你怎么了?你看着我,你别吓我,你看着我啊!”

    天雪觉得他这样根本无济于事,推了他一把:“你打电话问一下案子进展得怎么样了!”

    宛情一愣,扭头看着她:“抓到凶手了?”

    “应该抓到了吧。”天雪说。

    穆天阳急忙去打电话,警察通过电话号码,已经发现了给宛情打电话的那个男人的行踪,估计晚上能将人抓到。

    穆天阳觉得这对宛情来说根本不是好消息,变得十分烦躁。凡事与自己切身相关,人就会变得迟钝,他也迟钝起来,大脑一片片飞过杂乱的影像,却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不知道自己还能为她做些什么!

    终于,穆天城来了,他松了一口气,心想天城总比自己冷静,能够办成一些事。

    “小嫂子呢?”穆天城问。

    “在屋里……”穆天阳揉了揉额头,“我不知道她怎么了……她情绪有点不好。”

    穆天城顿了一下,心说我看你的情绪也有点不好:“那让她休息吧,警察怎么说?”

    “抓人去了。我觉得打电话那个人不是凶手,这分明是挑拨我和宛情,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这个不需要怀疑了!不相干的人一般只为求财,绑架勒索也不至于偷你的车去,现在谋杀、栽赃的痕迹这么明显,又开始挑拨你们的关系,肯定是认识你们的人,并且知道你们的关系,或多或少与你们有点过节,十分见不得你们好——”

    穆天阳猛地一惊:“丁采妍!”说着牙一咬,眼中闪过一抹狠毒。

    “不是她。前几天我就查过,她现在忙着复健,生活自理都困难,两个老的更没空,就算想报复,也暂时没那个心力。”

    “那是谁?”

    “那就要好好想想了。会不会是你以前的女人,原本觉得穆太太的位置非她莫属了,结果突然出现一个小嫂子,挡了她的路……”

    穆天阳实在不愿是这个可能。如果是这样,他就成了间接的凶手,以宛情现在连自己都责怪的状态,肯定更怪他,那他们之间……可能没有未来了……

    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手臂发抖地撑着自己的额,按了按太阳穴:“赵美娜……你查查她……”

    当初他和丁采妍在一起,赵美娜就敢叫人轮上丁采妍,然后拍下裸/照,在他们的订婚典礼上当成礼物送出……这么歹毒的行为,的确可能……

    不要,千万不要。他承受不起宛情的责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