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175:听戏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人家态度多好啊,大家也不好和她过意不去。而且他们觉得,这熊孩子一定是把生活费花光了,他们要是不住,剩下的日子她就要喝西北风了。

    同学们瞬间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也不管宋琳什么脸色,纷纷掏钱住房子!

    最后,因为房间不够,宛情把自己的房间让了出去,和天雪共住一间单人间。天雪想起原本就应该如此,没有异议。两个人住一间,可以省几代牛肉干的钱呢~

    唔,一会儿给哥哥打个电话,叫他带点a市的卤牛肉来。

    老板退押金时,管浩然说:“全部退给她,我来付。”

    宛情急忙说:“我们自己来就好了,这是我们自己住的。”

    “我请你们出来玩的……”

    “你请的时候我们拒绝了。”天雪说,“现在是我们提议出来的!”

    “你们生活费够花吗?”

    “够!少吃几代零食就好了,我很爱吃零食的。中午的饭钱你付了,这个我们来吧!”

    管浩然想了想,严格意义上大家都还是学生,的确没有谁一直花钱的道理——虽然他是男生,而且也能够自己赚钱了,但这应该是她们大学里第一次出来玩,以后这种情况还多的是,有时候还是该怎样就怎样。

    于是,他不再争论,但把自己那份付了。就算他不给女人掏钱,但也绝对不能占女人便宜……

    回到房间,天雪坐下来查看相机,突然懊悔没有把电脑带来。

    宛情说:“好像说有几间房间有电脑?”

    天雪撇撇嘴:“懒得麻烦他们!”

    宛情想到刚刚的事,想说说她,张了张嘴,没找好措辞,仔细一想就算了。

    这就是原本的天雪啊!高中时她和杜倩不对盘,想来最初结怨的原因不会比今天和宋琳严重。她看不惯的东西,就是一根刺。

    宛情最初也觉得她难以相处,甚至以为她是丁采妍那样的人,结果发现她就是一个矛盾体。她率性可爱,也有千金小姐嚣张任性的一面。或许作为穆家小姐,她必须要有那一面吧……

    晚饭是管浩然结的帐,宛情和天雪没再和他抢,反正要还可以很容易找到名目还的。

    饭后,宛情和天雪出去散步,摄影协会那群也端着相机出来了。她们没理会,边走边认植物。宛情以为自己会比天雪认得多,结果她比天雪认得少。

    “我小学的时候参加过野外兴趣小组的!”天雪说,“别说植物,小动物我也认识不少!我还做了几本标本呢,应该还在,回a市了找给你看!”

    “野外兴趣小组?”宛情疑惑,“听名字好像挺冒险的,原来是教认动植物的?”

    “才不是!”天雪白她一眼,“教野外生存的,不过生存之前要先了解嘛!你别以为娇生惯养,如果我们俩同时迷失在森林里,肯定是我带着你活下来!”

    “乌鸦嘴!”

    天雪扑哧一笑:“不过我只会基本的,小学的时候能学多少嘛?如果我们要是去太原生态的地方旅游,就带上我堂哥!他的求生本领,和贝爷也差不多了!”

    “贝爷?”宛情疑惑,“贝爷是谁?”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英国一个探险节目的主持人,夸张点说,把他扔到月球上,他也有办法活下来!我堂哥差不多就那样了!”

    走到一块大石头前,二人坐下来。天已经有些黑了,晚风吹在人身上有些冷。

    歇了一会儿,听见有人在后面照相,二人回头,见摄影社的两个人站在不远处。宛情拨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没有说话,她知道,天雪会解决的。

    果然,天雪马上走过去,笑笑地说了一句:“肖像权。”

    端着相机的男生尴尬一笑:“我没照正脸。”

    天雪伸出手:“给我看。”

    男生把相机给她,她打开一看,挺小清新的几道背影,忍不住一笑:“你技术不错啊!”

    男生僵硬地扯了扯嘴:“还行。”

    天雪没删照片,把相机还给他:“你们协会有摄影展什么的吗?”

    “有!每个学期会有一两次,这个学期招新的时候办过一次,估计下个月还会办一次。”

    天雪点点头,回到宛情身边,两人手挽手往回走。走到旅店外,见管浩然和宋琳走出来,天雪拽着宛情一退,躲在了旁边的假山后面。

    宛情不想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很是无奈,但想一想,这么远也不可能听到他们说什么,结果那两个倒霉孩子居然直接朝假山走过来!

    天雪兴奋地握了握拳,直接拉着她坐下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宛情想,走过来吧,看到我们吧……结果脚步声骤停,硬是没有走过来。

    管浩然问:“这里行吗?”

    天雪一愣,行什么?难道要接吻?要野战?!x!太不纯洁了!

    “管师兄,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宋琳张口就来了句劲爆的,震得天雪和宛情差点摔倒。

    “你先不要说!”宋琳猛地吐出一句,片刻后又说,“我原本以为,慢慢地等下去,你就会发现我的心意。但今天我才知道,我要是再不说,可能永远没有机会了……”

    “抱歉。”管浩然说,“我很抱歉。”

    “你为什么要说抱歉?”宋琳激动地问,“我喜欢你两年了!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管浩然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我想,我一直没有给过你进一步的暗示。相比其他人,我对你更疏远。”

    “你……”

    “如果我喜欢你,或者考虑过你,早就和你开始了,不会等到现在还让你来表白。”

    “你以为这就是对我好了吗?!”宋琳大吼一声,“你混蛋!”

    说完,啪地一声脆响,脚步声蹬蹬蹬地远去。

    宛情和天雪僵坐着,不敢发出声音。等了许久,没听到第二道脚步声,二人疑惑,难道已经走了?天雪正想扭头去看,假山后就传来管浩然的声音:“听戏听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