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163:小别胜新婚

Vip163:小别胜新婚

    天雪马上扔下他们跑向餐桌。

    吃饭时,穆天阳见她几乎是狼吞虎咽,忍不住皱眉:“你们是军训还是劳改?”还好只是吃得快,并不粗鲁,不然一定将她丢给礼仪老师训练几年!

    天雪哼了一声,继续大块朵颐,不理他。

    他看了一眼细嚼慢咽地宛情,说:“我相信,和军训没关,是你本身的问题。”

    天雪顿了一下,气呼呼地说:“真想盖你一脸!”

    穆天阳眯眼:“有本事你就盖!”

    天雪顿了顿,无奈地说:“我不敢。”

    吃着吃着,宛情的手机一响。她急忙起身:“可能是我妈。”拿起手机,却发现是管浩然。她一惊,偷偷看了穆天阳一眼,跑到阳台头去接。

    “喂?”

    “宛情,你军训回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宛情压低声音,很怕被穆天阳听到。

    “看到很多人穿迷彩服,一猜就是你们。”管浩然一笑,“吃饭了吗?一起吃晚饭吧?”

    “我……我在吃,我和同学到外面吃。”

    管浩然那一愣:“是吗?那不打扰你了,我晚点再给你打电话。”

    “有、有事吗?”宛情一惊,“你现在说吧。”还打,真怕穆天阳不会发现啊!

    “是买电脑的事。你刚军训完,看要不要休息两天再说。”

    “我……我先休息两天吧。”宛情说,“就这样,我先挂了。”

    不等他回答,她就挂了电话,回到餐桌上。穆天阳给她夹了一块肉,她急忙说:“谢谢。”

    “你妈说什么?”

    “呃……她问我是不是军训完了。”

    “嗯。”穆天阳应了一声,没再问。她松了一口气。

    吃完饭,在客厅休息了半个小时,天雪就抱着电脑回房了。宛情想起一事,也跟着回房。

    穆天阳正在洗澡,她有些局促地站了几分钟,把睡衣换上。他出来时,就见她穿着清凉地坐在电脑桌前。半透明的裙子,能看见下面小内的颜色,而上面……没穿。

    听到他走过来,她猛地站起身:“我去漱口。”然后逃也似地冲进了厕所。

    穆天阳笑了一下,擦了擦头发坐下来。

    过了十几分钟,宛情才出来。他向后一伸手:“过来。”

    宛情慢慢走过去,被他抱到腿上。他马上低头吻住她,双手在她身上游走。这么久没碰,想死他了!

    他隔着睡裙亲吻她胸前的红梅,一只手在下面撩拨:“宝贝……快点为我准备好!”

    宛情一个激灵,身子微微发抖。

    感觉她动了情,他飞快地扯下自己的浴巾和她的小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套子套上,然后抬起她的腰:“坐下来……”

    宛情听话地往下坐,感觉他慢慢地填满自己,呻/吟:“天阳……”

    “乖,就是这样。”他喜欢听她叫自己的名字,“叫我。”

    “天阳……”宛情听话地呼唤,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

    他近乎疯狂地索取着,从坐到站、从站到躺,从桌凳到床上……直到她再也承受不了,哭着求饶。

    第二天,他等她到自然醒,然后继续压榨。

    午饭的时候,宛情完全没力气爬起来。他把饭端到床前,亲自喂她。吃完饭,让她休息了两个小时,又做了一次。做完后,他去洗了澡,一边换衣服一边说:“我去开个会,你好好睡。”

    宛情终于松了口气,想爬起来,但完全没有力气,只能继续躺着。晚饭的时候,仍然没力气起床。穆天阳继续来喂她,她一丝不挂地裹着被子,小心翼翼地说:“今晚可不可以……”

    他看她一眼,在她鼻头亲了一下:“我也想让你休息,但是要不够你。”每一次碰她,都有一种想和她缠/绵到死的想法,就想和她一直结/合在一起……

    宛情听了,不说话。心想她这么累,他要再做,她也没办法回应他了。

    穆天阳放下碗,擦了擦她的嘴:“以后就轻松了。你了解男人这种生物,太久得不到发/泄,肯定要疯狂一把的。”那句话怎么说的?小别胜新婚!就是这个情况了,咳~

    宛情看了他一眼,急忙撇开。

    他一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放心,今晚饶过你。我也不是神,哪能一直做?”

    宛情脸红,脸几乎埋到被子里。

    又睡了一夜,她终于有力气走出房间。不过满身的吻/痕,前所未有!她不得已找了长袖的衣服穿,又加了条丝巾。想到昨天一天没出现,天雪和张妈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点想找个地洞钻。

    客厅里,天雪正在电脑上看电影,见到她,倒是没有笑她,直接招呼她过去一起看。(天雪:开玩笑?这时候怎么能笑?她又不是不想要零用钱了!)

    接下来两三天,穆天阳果然温和了许多,没再折腾得她下不了床。

    她想起一件事,一个月前就想说的。本来想趁送领带时说,结果忘了。那天他连续要了几次,她当他那时候最好说话,也想说,但没力气。

    这天晚上,穆天阳极尽温柔之能事,几乎弄得她欲罢不能。结束之后,穆天阳抱着她吻了又吻,虽然不打算做了,但就是舍不得放开。

    宛情见他神色餍足,趴在他胸口:“天阳……”

    “嗯。”穆天阳握住她小手,将它按在自己心口上。

    宛情张了张嘴,突然不敢说了。他已经放过她很多次了,不能得寸进尺。不然,连现在拥有的也会被夺去。她心砰砰直跳,吸了口气,趴在他胸口不说话。

    “怎么了?”穆天阳拨了拨她的头发,“有事和我说?”

    “没事……”

    “说说看,我未必不答应你。”只要她愿意提,他哪有不答应的?他所奢求的,也不过是有一天她能对自己予取予求。

    宛情一怔,抬头看着他:“那……你不答应,也别生气。”

    “不生气。”他一笑,心中有点苦涩。做了这么多,她仍然没一点感觉吗?或许,她有感觉,只是没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