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160:给我系上

Vip160:给我系上

    到客厅里,天雪还在看电视。他拉开电视柜下的抽屉,顺手把电视机一关:“回房去睡觉!”

    天雪不满地瞪他一眼,回房去了。

    他开了两个抽屉,就找到吹风机,回房交给宛情。

    宛情急忙插了电吹头发,吹了两分钟,就被他拿走了。她回过头,吹风机呼呼地吹乱她耳边的头发,弄得她满脸都是。隔着无数的发丝,她看不清他的脸。

    他伸手拨开头发,一边轻柔地梳理,一边给她吹干。

    宛情觉得这场面有点不真实,就好像曾经发生过似的。但她完全想不起了,有种做梦的感觉。

    吹完头发,他把吹风机放在一边,一把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与她额头相抵:“宝贝……”

    宛情身子微颤,低低地道:“天阳?”

    “乖。”他说了一声,欺过去吻住她……

    ……

    宛情直到中午才醒,穆天阳餍足地靠在一边,见她醒来,低头吻了她一下:“累吗?”

    “累……”

    “那我们不出去吃午饭了,我让天雪叫外卖。”穆天阳说完,拿起手机给天雪打电话。

    宛情还以为他会出门去说,没想到他这么懒,忍不住在心里唾弃一番。

    穆天阳吩咐完,挂上电话,手指在她肩上画圈圈:“要不要泡个澡?”

    “不、不用了……”宛情怕死了浴缸,急忙拒绝。

    穆天阳笑了一下,没理会她,直接去浴/室放水。宛情见他没穿衣服,扭头用被子盖住自己。片刻后,穆天阳扯开她身上的被子,抱起同样是光溜溜的她。

    “啊……你放开!”

    “听话。”他轻笑着吻她一下,和她一起躺进浴缸里。略烫的水缓解了身上的酸痛,让她舒服地叹了口气。

    穆天阳让她靠在自己胸口,手放在她身上,一边清洗、一边按摩。宛情觉得挺舒服的,就没有抗拒。等洗完了,她却开始动手动脚,让她后悔不跌。她急忙坐起来:“我……我洗好了!”

    “唔……再洗一会儿。”

    “不要了……”宛情可怜兮兮地说,“你昨晚不是做过很多次了?”

    “我不做。”他亲了她一下,将她锁在自己身前,手指在水下肆掠,“我用手帮你。你动情了……你想要的。”

    “我没有——”宛情羞耻地低叫。

    “好好好……我错了,别哭。”穆天阳温柔地诱哄,手指顺着润/滑挤了进去,“你靠着我就好……”

    “不要……你拿出来好不好……”

    穆天阳犹豫了一下,偏喜欢看她被自己弄得迷乱的样子,不想答应她,干脆吻住她的唇,让她说不出话来。

    结束后,他却开始后悔。昨夜那么多次,现在又……的确是有些过分了。他亲了亲她的脸,待她平复了,就将她抱回床/上。

    宛情无力地躺着,好片刻才恢复了一点精神。她爬起来,正想去穿衣服,就见穆天阳穿戴整齐地站在床前。

    他看了她一眼,给她找了一套衣服:“要不要我把饭端进来?”

    宛情愣了一下,摇头。

    “那我先出去。”

    她点头。

    饭后,天雪要去扔垃圾,叫宛情一起。穆天阳想到宛情现在肯定一身酸痛,立即说:“自己去!这点事也要叫人陪?”

    天雪翻了翻白眼,腹诽着出门去。

    穆天阳坐到宛情身边,心里很抱歉,但嘴上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只能讨好地问:“饭菜还合胃口吗?”

    宛情点头。

    “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

    穆天阳轻叹一声,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想叫她去休息,又怕她多心地以为自己又要干什么,就说:“那你看电视吧,我回房工作。要是想吃什么,就叫天雪去买。”

    宛情点头。

    天雪回来时,提了一袋冰激凌。宛情不吃,她就全部放进了冰箱里。回到客厅,她低声问:“你们昨晚做了多少次?”

    宛情猛地扭头看着她,怔了一秒,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

    “啊啊啊——”天雪差点中招,急忙躲开,“我不问了!不问了!女侠饶命——”

    “怎么了?!”穆天阳听到声音,飞快地跑出来,见宛情一脸羞愤,急忙跑过去抱住她,对天雪吼,“你又在胡闹什么?!”

    天雪见他那样,跪在地上扣沙发:“你偏心!偏心!太偏心了!”为什么宛情就是宝,她就是草!!!!

    “你给我起来!”穆天阳怒吼,“看你像什么样子?!”

    天雪看他一眼,委屈地站起来,在沙发里坐端正。

    穆天阳看着她们,想问一问缘由,又怕撞刀口上,有些无力:“行了,不许闹。”

    他正要走,天雪突然说:“哥哥,宛情有礼物要送给你——”

    “我没有!”宛情急叫。

    穆天阳一愣,又坐下来,盯着宛情:“你有礼物给我?”说着,心砰砰直跳。

    “我……”宛情看了天雪一眼,知道骗不过,闭着嘴不说话。

    穆天阳又看着天雪。

    天雪耸肩:“我不知道她藏哪里的。宛情拿暑假打工的工资给你买的,是她自己赚的钱。”说完,她飞快地跑回房间,让他们自己解决。

    穆天阳沉默一阵,握住宛情的手:“给我看看。”

    宛情犹豫了一下,弯身从沙发和墙角的缝里把袋子拿出来。

    “藏得可真紧……”穆天阳咕哝了一声,不去想她为什么藏在那里,满怀激动地心情等着礼物。

    宛情把装着领带的盒子给他,他默默地吸了一口气,淡定地拆开、拿出领带。

    如果不当着她的面,他肯定要翻来覆去看三百遍啊三百遍!不过她在这里……他只能淡定地握了片刻、捋了两遍,就交到她手中:“给我系上。”

    宛情一愣,这是收下了?她急忙跪坐在沙发上,先给他把衬衣领子扣好,然后系上。

    系好后,穆天阳摸了摸脖子,定定地看着她。宛情也看着他,片刻后低下头,闪躲着他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