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83:晨欢
    “喂——”穆天城不悦,“逃跑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承认我四肢没有你发达。”

    穆天城咬牙:“你想说我头脑简单就对了。”

    “不要吵……”穆老爷缓缓地做了一个吐纳。

    穆天城懒得管了,反正锻炼身体这种事他是很喜欢的。至于堂哥,随便他!

    宛情刚穿好毛衣,就听见敲门声。她愣了一下,放下外套走过去,轻轻地拉开一条门缝。

    穆天阳站在外面,双眼如鹰般盯着她。她微微一惊,正要退缩,他已经伸出手来,一把将她抱了出去。

    “啊——”宛情惊呼。

    他猛地吻住她,将余音吃进自己嘴里。

    天雪突然从床上坐起来,看见门口的两人,有点反应不过来。

    穆天阳看着她,缓缓地关上门。天雪忍无可忍地叹了一声,倒下去继续睡。

    穆天阳抱着宛情走进自己房间,将她按在门板上就吻。宛情挣扎了几下,想起自己没有放抗的权利,就放松下来,接纳他。

    他吻着她的脸,将她抱到床上,把她刚穿上身的衣服全数脱了下来。宛情很怕,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她用双手抵住他:“我……我没吃药。”

    穆天阳愣了一下,说:“等一下。”

    他下床,披了一件衣服离开房间。走进穆天城房里,找了一圈什么收获都没有。突然想起客房还有人,就走了过去。

    打开门,见床上有个人,他视而不见,直接走过去拉开床头柜的抽屉。

    床上的人猛然睁开眼睛,看到他一愕。

    “借两个保险/套!”穆天阳淡定地说,拿起抽屉里的纸盒,利索地抽出来,见有四五个的样子,干脆全部没收了。

    文森缓缓地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当自己死了。

    穆天阳也当他死了,完全不理他,拿着套套飞快回房。

    宛情背对门口侧躺着,正在发呆。他掀开被子躺进去,从背后搂住她,灼热的身躯熨烫着她。

    “呼——”他满足地叹息,将她扳正,低头亲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子、唇……

    吻了一会儿,他耐心有点不够用。毕竟那么久没纾解过了,得快一点才行。他直接伸手到她腿心揉捏,宛情怕他又说自己湿得不够快,乖乖将腿张开,好方便他的动作。这举动,奇异地取悦了他,他一个激动,就将手指插了进去。

    “嗯……”宛情难受地呻/吟。

    “乖,没事。”他轻声安慰,动作轻柔,感觉她有了湿意,就飞快地戴上保险/套,攻占他想了好久的销/魂。

    ……

    穆天城晨练完,回房沐浴净身、换上干净衣服。一会儿要去靶场打靶,得穿得舒适一点。换好衣服,他去了客房,见文森蒙着头睡,就把被子拉开:“这样子空气不好,容易生病。”

    文森白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坐起来,穿衣。

    穆天城撇了撇嘴,站在一边东摸西摸。突然看见抽屉开了一截,拉开一看,保险/套盒子移了位,好像里面的东西也不对劲了。

    拿起来——咦?空了?怎么空了?

    他倒了两下,硬是没倒出来,就望着文森。文森背对着他穿裤子:“总裁刚刚来过。”

    “他——”穆天城倒抽一口气,蓦地积了满腔怒火,“他把你、你……你们——”

    文森一愣,回头冷冷地说:“他全部拿走了!”

    “啊?”穆天城愣了一下,明白过来,火气烟消云散,继续倒着盒子,还企图倒点什么出来,“那可是六个啊……可怜的小嫂子!”

    “……”

    穆天城又倒了半天,见文森衣服穿好了,郁闷地甩在一边:“太狠了!也不给我留两个!”

    ……

    寒冬的早晨,外面冷得刺骨,室内却因为男欢女爱一片火热。整个房间,都是烫人的气息,所有的呻/吟如魔咒般穿透人的耳膜。

    宛情跪趴在床上,承受着身后一次比一次更猛烈地进攻。

    “呜……”宛情咬着枕头,四肢发颤。她不敢发出声音,害怕被穆家人发现。如果被人发现了,看见她在他床上,会有什么后果,她完全不敢想象。

    穆天阳握住她的腰,已经不知道抽/插了多少次。这已经是第二场了,但他舍不得释放。他不可能再来第三场,已经八点了……做太多,她也累。

    见她那柔弱可怜的模样,他停了下来。

    宛情颤抖着,知道他没有结束,小心翼翼地说:“已经很晚了……”

    穆天阳突然抽出来,将她翻了过来,从她正面进入。

    “啊——”宛情叫了一声。

    他抱紧她,下床:“抱紧我,环住我的腰。”

    宛情眼底有着惊惧:“不要了……”他还想玩什么花样?

    “乖……”他吻了吻她,“我抱你去浴室,洗个澡就好。”

    “可是你……”你还没有释放出来。

    “听话!”穆天阳声音微沉。

    宛情急忙环住他。

    他抱起她,往上顶了顶,让自己插得更深。

    “嗯……”宛情紧紧抓住他的肩膀。

    他朝着浴室走去,每走一步,都顶入她的最深处。宛情咬紧牙关,开始在他身上发抖。走到浴室门口,她身子蓦地僵了一下,然后剧烈地痉/挛起来,同时也忍不住叫出声来。

    “叫我!”穆天阳说。

    “天阳……”宛情颤抖着高叫,“啊……啊……天阳……”

    穆天阳眼睛发红,疯了一般站在原地冲刺:“喜欢吗?舒服吗?”

    “啊啊啊……”宛情被快感淹没,眼泪直飙,“喜欢……舒、舒服……嗯……啊……”

    终于,他也达到了顶点,慢慢结束这场磨人的交/合。

    休息了几分钟,他将她抱进鱼缸,用温水冲洗着她的身体,怜爱地吻着她的香肩:“你回房再睡一会儿,天雪会陪着你,不用担心。”

    “嗯……”她背对着他趴在浴缸上,一点也不想动。

    他继续吻着她,像怎么也吻不够似的。突然,他一笑:“好久没碰你了,真是甜死人……”

    “你……”宛情缩了缩,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