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62:长远计划
    “那是部长的地盘,当然由部长做主。部长想怎样,就怎样吧。不过最好不要让她知道是我请你安排的,不然她可能会猜到我们有勾结,毕竟上次闹得不太愉快,我应该和你不再有私交才对。”

    “那是、那是……”

    “那我就先恭喜周部长了。”

    “我有什么好恭喜的?”

    “她到了你的地盘,任你搓圆捏扁,肯定都不敢告到我面前,那还不是你的福音?”

    周部长哈哈一笑:“我还是很好奇,她到底怎么得罪了你?”

    “你以后会知道。”不过那是好几年以后,等他和宛情光明正大在一起的时候。

    在食堂吃完晚饭,宛情和天雪慢悠悠地晃回寝室。两个室友比她们先回来,一个在剪指甲,一个在看杂志。看见她们,二人同时一顿,抬头对视了一眼。

    很快,剪指甲的把指甲剪干净,去外面洗手。看杂志的放下杂志,拿了一个苹果出去洗。

    “最近复习怎么样?”洗苹果的问。

    “痛苦死!准备提前进教室了。”剪指甲的叹气。

    “我也是。”

    很快,二人洗干净回来,剪指甲的说:“天雪、宛情,我们先去教室了。”

    “嗯。”天雪翻着一本小说,淡淡地应了一声。

    宛情低头看复习资料,没有理。

    自从上次胃痉挛事件之后,这两个室友就越来越不敢和她们同时待在寝室。除了晚自习下课一起回来,中午和下午的时间,只要宛情和天雪在,她们待不了三分钟就会乖乖消失。

    二人刚走一会,宛情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知道是穆天阳打来查勤了,她急忙接起:“喂……”

    “吃完饭了?”穆天阳问。

    “嗯。”

    “吃的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牢头审问犯人,而他们一问一答的模式也的确像是审讯。

    “糖醋排骨、小葱豆腐、素藕片、蛋花汤。”

    “周末和天雪一起去外面吃,学校里的不够营养。”

    已经很营养了!宛情在内心咆哮,她在家的时候怎么可能顿顿一荤两素还配汤?不过这话她只能在心里吐槽,嘴上仍然乖乖地回答:“嗯,知道了。”

    穆天阳还想说什么,看着面前写满字的a4纸,说:“好好复习。”

    挂上电话,看着纸上笔划苍劲的一堆“渐行渐远、以退为进、出其不意”的词语,烦躁地扔下了笔。

    “丁宛情……我做生意都没这么谋划过!”

    半年!整整半年!就为了让她轻松愉悦地参加高考,他要忍受半年不见她、不碰她、甚至连她声音都不听的日子。

    半年后,他决不允许她再有丁点离开他的想法!什么都可以答应她,但她必须在他身边,永远在他身边!

    宛情每天都会接到穆天阳的电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天雪告诉了他寝室的情况,他总是在五点四十五分打来,这时候,她基本已经吃完饭回到寝室,而两个室友也已经离开,不用担心传出去引起流言。

    她习惯了接他的电话,回答他的问题、被他管制。突然有一天,他没打来电话,她觉得就像少了什么东西一样。到晚上的时候,她禁不住猜测,他是不是在考验她,想让她主动打给他?

    可是……她不想打。或许他只是忙,没有时间。他是大忙人,自然不会时刻记得她。如果主动打给他,打断了他的工作,他肯定会很生气,她可承受不住他的怒气。再来,她就是指望这半年能够让他忘记她。他慢慢不管她了,她才有机会,何必又主动送上门去?

    天雪躺在隔壁,听见她翻来覆去又唉声叹气,忍不住偷偷一笑,给穆天阳发短信:“哥,你是不是没给宛情打电话?她好像一直在等呢。”

    穆天阳接到短信,有片刻愣怔,心微微地荡起涟漪。她在等自己的电话吗?他不找她,她是不是会想她?

    本来已经打算好,慢慢减少与她的联系,直到不联系,让她以为他忘了她,好给她一个轻松愉悦的心情去参加高考。但此刻,所有的计划,都因为这个猜测而动摇。如果她有丁点喜欢,他就可以抛弃一切——

    不!不行!这一丁点喜欢还不够。就算她内心深处有那么点意思,也早已经被覆盖在层层的厌恶与恐惧之下。现在,还是得按照原计划,给她几个月的自由。

    “多事!”他回了天雪的短信。

    天雪偷偷地笑起来,床都在摇动。

    “你怎么了?”宛情吓了一跳,抬头问她。

    她咳了一声,说:“我看笑话。”

    宛情张了张嘴,于心不忍地指出她的谎言:“我听见短信的声音。”

    “是搞笑短信!”咦?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哥哥居然会发短信!!!my god,她记得她刚用手机那会儿,缠着他给自己发短息,他居然直接翻白眼,好像发短信多侮辱他似的!这是她第一次接到他的短信,居然是因为宛情?!

    宛情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问:“你……早恋?”

    “咳!”天雪差点一个跟头栽到床下去,“你才早恋!”

    接下来两天,穆天阳也没打电话。天雪见宛情每天到时间就看手机,忍不住安慰:“可能是太忙了。”

    “我……”宛情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解释。她又不是在盼望,她只是紧张!

    她当然希望他永远不打来,但又怕突然响起。一颗心这样七上八下,实在是难受。这穆天阳也真是,你要是不打了,你就说一声,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把这手机扔到马桶里,然后快快乐乐复习去!你要是还要打,你也说一声,免得让我抱有幻想……

    结果,宛情的幻想第二天就破灭了。接到穆天阳电话的那一刻,她脸上的绝望刺得天雪心惊——可怜的大哥啊,原来人家不是盼你打来,是盼你不要打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