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34:模糊的计划

Vip34:模糊的计划

    早晨,天雪起床时,那两个人没起。

    天雪吃饭时,那两个人没起。

    天雪准备出发去学校时,那两个人还没起……

    天雪看了看表,再不走,早自习就要迟到了。也不知道昨晚两人大战到多晚,她冒死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没动静?再敲!

    敲了四五遍,终于有人开门,穆天阳黑着脸:“有事?”

    天雪耸肩,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再不走要迟到了!”她看了一眼里面,宛情没在床上,“我先走了。宛情估计赶不上早自习了,别让她错过了正课!”

    “嗯。”穆天阳说,“你们以后最好别同一时间回校。”

    天雪点头,明白他的意思。想必那些猜测不只在学校里流传,外面也有。如果被人发现她和宛情同时去学校,就算不是坐的同一辆的车,也容易怀疑到哥哥身上。到时候哥哥没什么大碍,最多说他风流罢了,但宛情呢?

    唔,哥哥的追妻之路任重道远。这么小就圈养身边,保护工作也是个累活啊!

    穆天阳对宛情,早已经有长远的想法。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这个想法已经变成了计划,不仅长远,还周密谨慎。

    脑子里闪过那一步步的安排,最后,她只能是他的。她爱他,他就宠着;她不爱,他就关着!

    他疯了,他知道。

    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护她的**,不让他们的关系曝光。不然,外面不知道怎么说她。看样子,以后绝对不能亲自去接她了!除非,拿天雪做挡箭牌……

    因为这个原因,原本想亲自送她去学校变成了让阿成送她去学校。他自己则去了公司,正在思考下一步的计划,突然接到了丁采妍的电话。

    他怎么忘记了她?

    他已经没心思与她周旋了,今天就结束吧。穆天阳笃笃地敲着办公桌,对电话那边说:“晚上在凯悦吃饭。”

    “好……”丁采妍娇俏地回答。凯悦?吃完饭,会直接去开房吗?

    穆天阳挂上电话,根本不思考这顿饭怎么吃,话要怎么说,反正他就是要甩她了,怎样?

    片刻后,他停下敲键盘的手指,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她差点踩碎宛情的手指,他本来就是要帮宛情出气,怎么能半途而废?捧得越高,摔得越重。他得将她捧到天堂,再一脚踹向地狱!

    想了片刻,一个模糊的计划在脑中成型。

    中午放学,宛情离开学校,坐进来接她的汽车中。汽车直接回了别墅,桌上已经摆好饭菜。

    张妈笑道:“小姐饿了吧?快来吃。”

    “谢谢张妈。”她还真有些饿了。

    只有她一个人,她大块朵颐起来。吃了七分饱,听见外面传来引擎声,她想大约是穆天阳回来了。果然,很快就见穆天阳朝着餐桌走来。

    “回来多久了?”穆天阳走到她身后,将她抱起,自己坐在凳子上,让她坐在他腿上。

    “二十分钟。”宛情说,“你吃饭了吗?”

    “吃了。”穆天阳低头在她脖子上嗅来嗅去。

    张妈看见他们的动作,悄悄去了花园。

    宛情如常地吃饭,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可能就只是抱抱她而已,并不会干什么。但很快,她发现自己错了!

    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很明显别有企图。她试探地出声:“天阳……”

    “差不多吃饱了吧?”穆天阳问,解开她的裤扣,手伸进去。

    宛情忍不住夹紧/双腿:“你……等我吃完好不好?”

    “我不怎样?”说完这话,他原本隔着内/裤抚摸的手伸了进去,拨开她的花瓣,插进去半根手指。

    “嗯……”宛情真想骂这人不要脸!这样还没有怎样吗?!

    穆天阳缓缓地动着手指:“乖,快吃,不然一会儿就饿了。我只是……让你先湿起来,免得一会儿痛。”

    宛情被他这样弄着,饭已经吃不进去了,而下面,真像他说的一样,慢慢湿了起来。顺着湿润,他的手指越刺越进去,将一整根都没入了甬/道,开始扣弄起来。

    “嗯……天阳……”宛情瘫软在他怀里,双腿大张着,乍一看衣服还很整齐,但下面……他的第二根手指已经伸进去了。

    “不要……”

    “小骗子……”感觉到她的热情,他很高兴,“你这明明是喜欢的表现。”

    “呜呜……”宛情咬着牙,不愿承认地甩头。

    穆天阳听着她的呻/吟,浑身火热。

    “宝贝……别咬着,叫给我听。”

    “嗯嗯……天阳……”

    “乖……”他手指飞快地进出,挤压着她的内壁,见她脸色绯红,简直是娇艳欲滴,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她这幅摸样,想让人狠狠地弄她!他几乎红了眼,“宛情……舒服么?”

    “唔……舒、服……”突然,他碰到了一个地方,让她猛地一僵,“别——”

    “是这里了?”穆天阳却朝着那里挤压。

    “别……”宛情感觉一种吞噬的快/感从那里传来,大叫,“天阳,别碰那里!”

    “交给我……”他说,使劲朝那里按,“快!”

    “啊……”宛情控制不住自己,疯狂地扭起来,“啊啊啊——天阳啊……呜……”

    “什么感觉?快告诉我!”

    “呜……要死了……”宛情颤抖起来,像身下装了马达一样,在他身上不停地痉/挛,“好麻……呜呜……”

    穆天阳感觉她使劲收缩,紧咬住他的手指,让他拔都拔不出来,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进入她。一根手指就被她咬成这样,如果换成那里……

    他抱起她往楼上走,手指没有从她体内退出。她一路颤抖着,泣不成声。

    “还是穿裙子好点……”穿裤子,插跟手指都不方便。

    两个小时后,二人走出房间,穆天阳换了衣服,宛情还穿的之前那件,但内衣已经换过了。

    “还早,陪我看会儿书。”穆天阳拉着她走进书房。

    她脸上是残留的红晕,很明显被人狠狠爱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