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Vip4:住校
    宛情心情激动,有些喜形于色。害怕阿成告状,她努力控制表情:“好……明天早上你送我吗?”她现在的情况,可没办法走远路。这是别墅区,去公交站都要走半天。

    “当然。”阿成点了点头,“我不打搅小姐吃饭了。”

    宛情愉悦地点头,原本一碗饭都吃不下的,这下子,居然吃了满满两碗。

    晚上,张妈帮她收拾了衣服等物品。张妈一向关心她,但到底是拿穆天阳的工资,她还是有些防备。等张妈走后,她打开已经锁好的箱子,把家里带来的廉价衣服塞了两套进去。万一,她有机会回家呢?这可不能让张妈看见,不然她告诉穆天阳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宛情吃过早饭,神清气爽地上了车。心里有小小地奢望,有些雀跃,从未有过的轻松。

    阿成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略带笑意的样子。虽然总裁没明说把她的一举一动报告,但做人手下的,当然要自觉一点。昨天接了命令,告诉了她可以上课的事,回去之后,他就乖乖打电话汇报:“小姐已经知道了。”

    “嗯。”

    “小姐很惊讶。”

    “哦?”穆天阳顿了一下,“她说了什么?”

    他自然明白,穆天阳想问的是宛情的具体反映,但仔细一想——

    “小姐好像很高兴。”这种话一说,保不准又闹出什么事。

    “小姐问了我,是不是明天要送她。”这种话更不能说了,总裁说不定会灭了他!

    所以,他最后只能撒了个小谎:“小姐好像有点失神,我离开时还没反应过来。”

    然后穆天阳也有点失神,愣了片刻才挂电话。

    想到当时的情况,阿成还有些发冷汗。幸好总裁没继续问了,不然他要怎么圆谎?

    “小姐。”阿成突然开口,“你要不要给总裁打个电话?”

    “什么?”宛情瞪着他,“他要我给他打电话?!”他怎么不早说!要是晚了,穆天阳又生气怎么办?宛情急急忙忙地找手机。

    “没……”阿成艰难地开口,“我只是……提个建议。”

    宛情不满地瞪他一眼,将手机放回去,盯着窗外发呆。

    阿成还想说什么,最后只能算了。他是为了她好啊。总裁开始对她上心,她给点反应,日子自然好过一点。而且,如果总裁真的爱上了她,他姐……

    “他在哪里?”宛情突然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阿成还是那副为人属下的忠诚样:“总裁出国视察了。”

    “出国?”宛情双手握紧,眼珠乱转。他不在国内?那她可以……她急忙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唔……我不知道。”如果他把现在的情况报告上去,总裁应该会迫不及待地飞回来吧?

    到学校后,阿成送宛情去寝室。女生宿舍不准男人进,宿管员问了情况,得知阿成只是司机,就说:“我送她上去,我们这里有规定,你不能进!”虽然这个可能是千金小姐,但里面还装了一栋楼的千金小姐呢!宁愿得罪一只,绝不得罪一群!

    “她脚受了伤,你扶着她点。”

    “放心吧。”宿管员摆摆手,等他走了才发现,她一边要扶宛情,哪还有力气提她的大箱子?

    宛情看了,说:“你帮我提箱子,我自己走吧。”

    就在这时,楼梯上传来声音:“丁宛情!你可知道来了!”

    宛情抬头,看见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天雪。天雪见她居然穿着拖鞋,两只脚都缠着纱布,问:“你怎么了?”

    “你们认识?”宿管员正在旁边艰难地拖箱子。

    天雪随意嗯了一声,亮晶晶地看着宛情,低声问:“你搬来学校?我之前问他,他不是不干么?说等你上完晚自习,他来接你。怎么,你失宠啦?”

    宛情咕哝道:“他的命令,我听就是了,哪敢问为什么?”

    天雪冷哼一声,见她上楼艰难,不情愿地伸出手:“好啦,我扶你!”走了两步,她有些担心地问,“真的能走吗?两只脚都伤了?”

    “右脚已经好了,怕感染,就还缠着点。”宛情看她一眼,呐呐地说,“谢谢……”

    到了寝室,天雪也不急着去教室,就坐在椅子上看她收拾东西。宛情问:“现在不是早自习吗?”

    天雪耸耸肩:“反正都迟到啦!老师问我,我就说我帮助同学来了!”

    宛情咬咬唇,没说话,实在不知道和她聊什么。

    天雪优雅地靠在椅背上,玩了一会儿头发,又问:“我哥哥去了美国,你知道吗?”

    “现在知道了。”宛情淡淡地说。

    天雪愣了一下,质问:“你怎么都不关心他?”

    “我不需要关心他。”只需要满足他。

    “你——”天雪一窒,很为自己哥哥不值,“我哥都为你……算了!”反正她妈也不可能接受丁宛情,哥哥那里说不定过一阵就腻了,要真把她心劝到哥哥身上去了,反而还害了她。

    宛情挂了两件衣服,觉得脚痛,就坐在凳子上收拾。天雪见她用衣架挂一件,就要起身挂进衣柜里,看得都烦了,朝她伸出手:“给我!”

    宛情看她一眼,也不好拒绝。

    天雪就靠在衣柜上当帮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说话,可惜她都回得很敷衍。最后天雪说起月考成绩:“我刚刚好考到第五,你知道你考多少吗?”

    “多少?”

    “第三!”天雪连珠炮似地说,“第四名那个一定恨死你了!你这次比上次少了二十多分,是故意让他们的吧?结果第四名还是没考过你!上次你考第一,他们三个都被压在下面,丢脸也是一起丢。这次另外两个都爬上去了,他还被压着……唔,太没面子了!他一定恨死你了……”

    宛情淡淡地哦了一声,好像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不但不关心那三个,好像也不在乎自己从第一掉到了第三。天雪一怒,问了一个劲爆的:“你脚怎么回事?你们在家玩sm啊?”

    “什么……埃斯爱……”宛情不明白地看着她。

    她顿时暴走。靠!居然听不懂!你和我哥滚了那么多床单,居然听不懂?!让她这个高贵纯情的千金小姐情何以堪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