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 结局:风清漓?

结局:风清漓?

    墨轻秋被她的话给噎了几噎,停顿了下,继续疯狂地嘶吼乱叫。

    不过,墨轻秋的柔体被封印了,但他的灵魂毕竟活了上万年,开始他狂躁不已,没多久便冷静了下来,渐渐的停止了躁动。

    墨轻秋一边抵抗着周围内力对他的压迫,一边探查着周围寻思着怎么逃跑。

    对于墨轻秋突如其来的沉默,墨云殇等人也不敢掉以轻心,手上的力道不减反而增加,想用最快的速度将墨轻秋的魂魄给兵解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墨轻秋挣扎的力度也越来越小,最后化作一团不在不动弹。

    过了一会,沐森朝着只剩下馒头大小的一团白光瞧了瞧,道:“他是不是死了?”

    墨云殇眸色微垂,看着那团不动的白光眼神并没有放轻松:“墨轻秋诡计多端,说不定在装死,什么时候彻底将他化掉再撤离也不迟。”

    沐森了然,他说的对,刚刚自己确实太过于心急了,现在墨轻秋虽不挣扎了,但他的魂魄还是存在的,难保他不会死灰复燃。

    如此一想,也不再多说什么,专心的镇守自己这一方。

    听闻他们俩之间的谈话,装死的墨轻秋气得直想撕烂了墨云殇。

    经过这么多年的布署好不容易将天时地利与人和全部集齐了,他重生的机会稳达稳的,却不想自己手里的棋子竟然脱离了他的控制,而且还反过来咬了他一口,不,应该是几次都差点被咬死了。

    他现在还被墨云殇这个小辈困在阵中,生死未卜,想想就恨意丛生,后悔不已,可若是重来他还会这么做。

    做了几万年的孤魂野鬼他早就够了,即便铤而走险他都要重生!

    包裹在自己魂魄中的一双血眸忽明忽暗,好像在算计着什么。

    三人齐心协力又坚持了一会儿,被困在阵中的墨云殇越来越小,渐渐的消失不见,到最后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从开始布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三人的内力明显不支,只是在苦苦的撑着。

    “这次墨轻秋应该死了吧。”洛轻歌咬牙强撑着,见阵中的黑雾消失的连点渣滓都不剩,忍不住出声问道。

    现在她感觉到整个人的力量在不断的消散流失,她快要撑不下去了,估计过不多久就会败下阵去。

    墨云殇见她脸色煞白,华眸中划过一抹心疼,朝着只剩下一团白光阵心开了一眼,眉头不由皱起,“轻歌,再坚持一会儿,只怕墨轻秋没彻底死掉。”

    以墨轻秋的能力化作黄豆大小也不是不可能,为了万无一失他们必须再坚持一会儿。

    洛轻歌虽有些不支,但为了大局,还是咬牙点点头,“嗯,我明白。”

    好不容易捉住了墨轻秋,可不能有一点差池,到时候再想抓就难了。

    他们的谈话一出,那团由白光凝聚成的圆点在不明显的地方颤抖了下。

    该死的墨云殇,要不要每次都揭穿他。

    沐森看她这样也十分心疼,将手中的血灵珠放了出去,“歌儿,我现在内力基本上恢复的差不多了,血灵珠还是你用吧。”

    血灵珠一脱离他的手立即朝着洛轻歌飞去。

    洛轻歌伸手握住血灵珠,那珠子还在她的手掌心处蹭蹭。

    “主人,我想死你了,呜呜……”

    洛轻歌:“……”

    这才分开多久至于吗。

    不过,有了血灵珠在,洛轻歌支撑下去就没那么费力了。

    就在这时,倒地昏迷的花子箫动弹了几下,随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然后,从地上坐了起来。

    花子箫睁开的双眼干净清澈却又带着一丝的迷糊,他迷茫地看着四周,就在扫到洛轻歌身上时,眼眸猛地一亮,“洛洛,你怎么在这里?”

    清冷中带着呆萌,往日的邪肆不复存在,这样的表情好像一个人,像花子箫没有恢复记忆前时的风清漓。

    对,是那个明明呆萌单纯却又冷着一张俊脸摆酷的风清漓。

    洛轻歌看到这样的花子箫忍不住愣怔住了。

    这种表情她已经好久没见到了,自从恢复记忆后,就变成花花公子花子箫了,说真的她很怀念那个看信都能拿倒的呆萌阿漓。

    坐在地上的‘花子箫’立即欢喜地站了起来,“洛洛,我……”

    “阿漓,小心!”洛轻歌正想出言阻止,但已经晚了。

    ‘花子箫’还未站直身子一下子被白光包围住,将阵中的力量全部引到了他的身上,割肉般的疼痛让‘花子箫’忍不住叫了出声。

    “洛洛,你们在干什么,好痛!”

    洛轻歌脸色剧变,毫不迟疑的将内力收了回去。

    紧接着沐森也将内力收了过来,墨云殇蹙了蹙好看眉头,华眸中闪过一抹担忧,不过,为了花子箫的安全不得不将内力撤离。

    “阿漓,你没事吧。”洛轻歌连忙上前将‘花子箫’扶了起来,担忧的询问。

    虽然自打他恢复记忆以后,他们之前的友情中掺杂了不少利益,但她也当他是朋友,如今见好似以前的阿漓又回来了,洛轻歌自然是更加的担忧。

    “我没事。”‘花子箫’迷茫地摇摇头,由于刚刚太过疼痛他的脸颊还时不时的抽动。

    ‘花子箫’脚下虚浮险些站不稳,若不是洛轻歌扶着只怕又跌倒在地,他微微出了一口气,不解地看着洛轻歌,“洛洛,你们为何要打我,还有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花子箫’迷茫地看着周围,他们可是在一个紫色的空间里,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你……”洛轻歌闻言眉头不由拧起,一脸震惊地盯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花子箫’,“阿漓,你该不是又失忆了吧。”

    “失忆?”‘花子箫’酷酷的脸上现出几个问号来,随后很认真地点点头,“嗯,我小时候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我是问你现在,不是以前。”洛轻歌无语扶额,看来那个呆萌的阿漓又回来了。

    不过,相比起恢复记忆的阿漓,她更喜欢和这个阿漓做朋友,呆呆的很可爱,对她又十分的好,很哥们。

    就在这时,‘花子箫’剑眉一拧,清澈单纯的眸子中划过一抹深沉,他俊美的脸上露出忽明忽暗的神色来。

    突然,他蹲在地上抱住自己的头,好似很痛苦的样子。

    “阿漓,你怎么了,若是头疼就别想了。”

    洛轻歌见他这样还以为再次失忆造成的,由于记忆不稳定才会造成头疼。

    这时,‘花子箫’慢慢放下自己的双手,一双黑亮的眸子痛苦地盯着地面,“洛洛,我都记起来了。”

    “记起来是好事啊。”洛轻歌还以为他一时接受不了他是花子箫这段时日的所作所为,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风清漓慢慢抬起头,很认真地看着洛轻歌,“洛洛,若是我不是我,你还会和我做朋友吗。”

    他的神色依旧干净纯凉,但却多了一份复杂和慌张。

    没想到这次阿漓记忆恢复了,但性子还是那个呆萌的阿漓的性子,洛轻歌莞尔一笑,很郑重地道:“当然,无论你是恢复记忆前的风清漓还是恢复记忆后的花子箫都是我洛轻歌的好朋友。”

    风清漓闻言,顿时变了色,一双凤眸骤然变冷,“花子箫?洛洛你说我是花子箫?!”

    他眼神中含着震惊还有恐慌,就好像听到一件可怕的事。

    “嗯,对呀,你既是风清漓又是花子箫,怎么了,阿漓,难道你还没恢复记忆。”洛轻歌显然对他的神色产生了疑惑。

    “还是被占了。”风清漓失落地松开洛轻歌,呐呐自语着。

    “阿漓,什么被占了。”洛轻歌被他的话搞的一时丈二摸不清头脑。

    这时,背后传来一道清幽的声音,“轻歌,花子箫不是他,他是真的风清漓,也是前元灵国的皇子北辰彻。”

    墨云殇走上前,低眸看着蹲在地上的风清漓,清幽的眸子变得复杂起来。

    “什么不是花子箫,还有阿漓怎么又和北辰彻扯上了。”洛轻歌被他这么一解释更加迷糊了。

    墨云殇复杂地看了风清漓一眼,耐着性子和洛轻歌解释,“现在这个风清漓其实是你以前认识的,至于后来的花子箫是另外一个人。”

    洛轻歌眉毛微挑,示意他说下去。

    “其实在风清漓的体内住着两个灵魂,一个是风清漓,另一个是花子箫,当然这具柔体其实是风清漓的,至于花子箫只是一个入侵者。”

    他解释的如此清楚洛轻歌若是在不清楚,那她的智商就值得人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