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素手倾天,邪君的宠妃 > 结局:脑残了吧

结局:脑残了吧

    阵中的墨轻秋痛苦的嘶吼着,身子也如过电一般不停地扭曲变形。

    外面却一片平静,只能看到紫色的‘大锅盖’来回鼓动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啊!本座要将你们这些人类撕碎,啊啊啊!”墨轻秋凄惨愤怒的吼叫着,愤怒之意想要摧毁一切。

    对于墨轻秋的吼叫墨云殇等人恍若未闻,手下的力度不停地加大,三条白光加上一条紫光汇聚在一起,拧成一条如闪电的光线直劈向墨轻秋。

    在他们三人的夹击下,墨轻秋的身子扭曲的几乎达到了极限,疼痛的程度也只有墨轻秋一人知道。

    不过,即便是到达了死亡的边缘,墨轻秋只是痛苦的吼叫着,却没有离开花子箫身子的半点念头,依旧死死的撑着。

    看这架势,墨轻秋估计还能撑上一段时间。

    碍于这是花子箫的身体,若是强攻只怕会伤到花子箫,但若是继续下去只能让墨轻秋痛苦却伤不到他的根本。

    再说他们是人,人的精力有限,估计过不了多久就撑不下去了,到时非但杀不了墨轻秋,说不定还有可能让他趁虚而入。

    如此一想,洛轻歌眸色不由暗沉了下来,举眸看向墨云殇见他神色幽冷,看不出他的情绪,但他眼底滑过的暗沉说明他现在也在犯难。

    再看沐森,他面色有些发白,显然快撑不住了。

    不行,必须想办法将墨轻秋从花子箫的身体内逼出去。

    洛轻歌微敛眉眼,心下飞转。

    少顷,她眸光微闪,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她用隔空传音的方法对沐森和墨云殇说道:“以墨轻秋变|态的魂魄撑上一天两天估计都不成问题,我们的精力有限,长此下去,早晚会让墨轻秋逃脱,趁着我们还有精力在,需要速战速决才行。”

    “我,我何尝不想速战速决。”沐森脚下动了下,连忙运气将卸去的力量补回去,然后,苦涩一笑,“可是歌儿,墨轻秋的魂魄早已发生了变异,达到了十分变|态的地步,对付这么一个*的魂魄撑到现在已经达到极限了。”

    他现在都快撑不下去了,墨云殇的内力达到一个变|态的地步,没想到歌儿的内力也比他强很多,现在他是三人中最弱的一个。

    只是这个兵解阵一旦有一方力量不足,只怕会全盘皆输,那么他们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可他现在已经快到了极限,现在墨轻秋正处于极度痛苦和愤怒之中,所以没发现他这边的漏洞,一旦被他发现了,只怕墨轻秋会拼了性命朝他这边撞。

    墨云殇抬起眸子,淡淡地看着洛轻歌,隔空传音地道:“轻歌,你是不是想弄出来一个漏洞让墨轻秋往里钻。”

    “……你也想到了。”洛轻歌的成就感顿时消失的荡然无存。

    她好不容易想到了这个点子,没想到又被墨云殇给猜到了,唉,好没成就感。

    看她表情滑稽的模样,墨云殇唇角不由掀了掀,“这个方法若是一开始可行,可现在你大哥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若是再弄个漏洞只怕大哥那边会被墨轻秋发现,到时候墨轻秋朝着大哥这边撞,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洛轻歌听他这么一说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不可行,她明亮的眸子不由暗了下来。

    “不过,这个方法也不是不可取。”墨云殇随后继续说道,“大哥只是内力不足,只需要弥补这一点即可。”

    洛轻歌闻言,眉头依旧紧锁,她微微一叹道:“这个阵是全封闭的,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没办法从外面叫人进来帮忙,我们也只有三人,你我根本无法抽出手来帮大哥的。”

    若是墨轻秋从大哥的方位撞去,不但会让墨轻秋逃了,还会伤了大哥,之前她以为大哥也只是有点受不住,仔细看来大哥已经快达到了极限,所以这个方法不可取。

    墨云殇扯了扯唇角,轻笑道:“轻歌,在你身上有一样东西可以提升大哥的内力。”

    “什么东西。”洛轻歌本能的发问。

    “血灵珠。”

    “血灵珠?”洛轻歌眸色一亮,露出欢喜的笑意。

    对了,血灵珠,她怎么把血灵珠给忘了。

    血灵珠里面可是有强大的灵力,虽然这股灵力只有她能使用,但只要血灵珠自己愿意让对方吸也是可以的。

    血灵珠有灵性,只要她和它说明一下,到时它肯定会让大哥吸取它的灵力的,如此,大哥这边灵力的不足就会得到弥补。

    洛轻歌忙将血灵珠唤了出来。

    “主人,你找我有什么事?”血灵珠稚嫩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慵懒,显然它刚刚在睡觉。

    洛轻歌也不和它多说什么,直接将目的说了出来,让它去帮沐森。

    “好吧,既然是主人的命令,我去就是。”血灵珠很是不情愿地道。

    它的灵力是给主人的,可主人说了现在情况特殊,让它破一次例,好吧,为了主人,那它破一次好了。

    血灵珠不情不愿地飞向沐森。

    洛轻歌给沐森打了声招呼,让他从血灵珠汲取灵力,来弥补自身内力的不足。

    “歌儿,这真是雪中送炭啊。”沐森满心欢喜地道。

    也不迟疑,立即将血灵珠纳入手中,开始吸取血灵珠身上的灵力。

    有了血灵珠在,沐森的脸色很快恢复了过来,防守又进一步加强。

    三人无声地相互看了一眼,墨云殇将朝着伺神鼎这边的内力撤了出去。

    等他这一撤,伺神鼎这边的紫光立即弱了下来。

    墨云殇还故意咳了一下,来提醒阵中的墨轻秋。

    墨轻秋听到咳声,还以为墨云殇不行了,心猛的一喜,连忙忍着身上的疼痛朝着他这边看,但见墨云殇哪里有半点的不适,他这边的防御固若金汤,是三人中最强的一方。

    正当他心灰意冷之际,忽的,扫到伺神鼎这一方,眸色顿时一亮。

    这里竟然有这么一个漏洞,本以为他要丧生于此,没想到天助我也,哈哈哈……

    只是这个漏洞并不算什么大的漏洞,若是只有魂魄他到可以逃出去,但若是拖着这具身体逃出去的几率就会降低为零,毕竟这具身体不是他的。

    弃掉就弃掉吧,反正身份已经被戳穿,想要出其不意夺去羽灵神髓是不可能了,先逃走再说。

    如此一想,墨轻秋忍着剧烈的疼痛,慢慢的将自己的魂魄从花子箫的身体里抽离出去。

    只见花子箫的头顶有一团黑烟冒了出来,那团黑烟如人的影子一般在空中来回的飘荡,扭曲。

    眼看着那黑烟即将脱离花子箫的身体,洛轻歌和墨云殇沐森相视一笑,三人手法一变,从各自手中发出的白光立即换了方向,直直的朝着墨轻秋的魂魄打去。

    白光像一个笼子一样将墨轻秋黑影一般的魂魄禁锢在其中,就好像是笼中之鸟困在其中,任凭他怎样挣扎都无法逃脱。

    “你们这帮混蛋竟然敢暗算本座!”墨轻秋气得哇哇直叫,直往白光上撞,“该死的,本座会让你们碎尸万段,不得好死!”

    恶毒的话语不断的传了出来,不过,这些话对于墨云殇等人就成了空气。

    洛轻歌翻翻白眼,耻笑了一声,“老妖魔告诉你吧,我们不会不得好死,至于你嘛,现在不正在承受着不得好死过程吗。”

    “你!”墨轻秋愤怒至极,随想到了什么,他想笑只是太过痛苦了笑的就好像野兽叫一般,“洛轻歌,其实告诉你吧,本座原身上的封印和你自己的封印本是一体,若是本座的魂魄被摧毁了,那么本座的原身就会随之消失,本座的原身消失后封印也会消失,那么你体内的封印就会受到动荡,到时候你也休想活下去。”

    墨云殇和沐森闻言,手下的力道明显松了下,虽不相信墨轻秋的话,但进攻的力度减轻了许多。

    见他们俩有了松懈之意,墨轻秋便得意起来,“若是不想让洛轻歌死掉,就快点把本座放了,万一本座有个三长两短,洛轻歌也别想活了。”

    洛轻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墨轻秋你该不是脑残了吧,竟然拿出这种借口来骗我们,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啊,我的命怎么可能和你联系在一起。”

    墨云殇和沐森虽不相信墨轻秋的话,但为了她的安危肯定会有所顾忌。

    若是真的和墨轻秋的命相连,那之前几次险些杀了墨轻秋怎么不见他说,很显然这话是骗他们的。

    她这话一出,墨轻秋黑色的魂魄顿时狂躁起来,“死丫头,本座早晚会……”

    “早晚会将我碎尸万段,让我不得好死对吧,你能不能换其他的说词,听多了都腻了。”洛轻歌嫌弃地说道,顺便甩给他一个大大的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