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兵王闯都市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你把我灌醉

第六百五十一章 你把我灌醉

    “对啊,怎么,你们不敢吗?”君小俊笑呵呵的看着他们问道。

    “可是老大,犯错误的是奥兰德,我就不用一起了吧?”比利亚面带哀求的说道。

    “嗯?奥兰德当然跑不了,但是你对兄弟落井下石,这个可是大罪一件。要不是本老大英明神武,没有听信你的建议,堂堂法国总统就开始学狗叫了,这难道不是错误吗?”

    君小俊很是‘公正’的说道,说完这些之后他笑呵呵的看着对方问道:

    “怎么样,我说的可对?”

    “对,对,老大您说的当然对。”奥兰德在一旁陪着笑说道,他看着自己手下这个内务部长一起被罚,心里舒服了许多。

    而比利亚也只能无奈的接受,明知道君小俊是故意收拾他,怪他用学狗叫的办法逼迫他原谅奥兰德。可这会也只能乖乖答应了。真把老大惹毛了可绝不是闹着玩的。

    他现在真的是很后悔,刚才真不该多嘴,现在竟然连自己也被老大抓壮丁,果然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

    “很好,看来你们都做好准备了,那咱们开始吧。”君小俊微笑着说道。

    看来老大这次是来真的了,而且看样子还很着急。奥兰德和比利亚两人对视一眼,一种叫做难兄难弟的情怀在两人身上传递。

    兄弟,前路凶险,你我各自珍重吧!

    他们两人这么一副‘慷慨赴死’的悲壮神情,把一旁的华夏首长看的直接愣神。这是什么意思,君小俊给他们的惩罚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惩罚让一个总统一个内务部长这么沮丧?

    不过不管惩罚的内容是什么,君小俊这个年轻人今天的举动也是旷古烁今了。试问全世界有谁能够让堂堂法兰西共和国的总统心甘情愿的接受惩罚?

    距离这桌比较近的几桌宾客,此刻也都一脸的震惊和好奇。这一桌上坐的可是两国元首,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受到所有人的关注。只是大多数人距离太远,无法观察到具体情况,但是临近的几桌还是能看到个大概。

    他们在震惊于这个神奇的君小俊的身份,同时也都在好奇让奥兰德和比利亚如此害怕的惩罚到底是什么。

    相互对望的两个难兄难弟自然没心思向他们解释什么,现在他们心里只期盼老大能手下留情一些。

    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目光,然后无比悲壮的站起身来,端起面前的酒杯对着君小俊说道:

    “我奥兰德比利亚犯了兄弟之错,现在接受惩罚。老大,请。”

    说着把酒杯放到自己嘴边,然后一饮而尽。

    君小俊微笑着看着他们,见两人喝完第一杯,他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对奥兰德说道:“继续倒酒吧,这才是第一杯,对了,我看桌上这些酒根本不够,让他们多搬几箱上来。”

    看来老大完全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奥兰德和比利亚对望一眼,再次替自己哀伤了一把。

    虽然极不情愿,但老大已经发话他也不敢不从。只能叫人又搬来几大箱酒,然后再次倒满酒杯端起来对着君小俊说道:

    “老大,请。”

    说着又是一饮而尽,看着奥兰德这么豪爽,一旁的比利亚有些傻眼。他的酒量可是比对方还不如呢,这样喝的话没几杯就趴下了。

    君小俊笑呵呵的看着他说道:“比利亚,别发愣啊,你看奥兰德都喝完第二杯了,人家还是总统呢,你可不能耍滑头!”

    “老大,我这几天正好不舒服,要不您放我一马怎么样?我们怎么可能喝的过您?”

    比利亚一脸献媚的说道,他看上去是真的害怕了。

    “话不能这么说,你们可都是响当当的高卢铁汉,怎么能认怂,说不定这次真能完成以前兄弟们无法完成的壮举,能把我喝趴下也说不定,来吧,加油,我看好你吆。”

    君小俊笑呵呵的说道,

    被这么一番‘鼓励’,比利亚知道无法逃脱了,也只能一仰脖把第二杯酒灌下去。

    接着君小俊也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和对方两人的慷慨悲壮不同,君老大自始至终都是云淡风轻,仿佛喝的不是高度伏尔加,而是白开水一般。

    到现在凡是关注的人们都知道了君小俊的这个惩罚到底是什么,原来这所谓的惩罚就是和他拼酒。

    不过是拼酒而已,而且还是两个人对一个,有那么可怕吗?旁观的人对于奥兰德和比利亚的悲壮很是疑惑。

    他们没经历过当初跟随君小俊的日子,所以不知道这个惩罚的可怕。当初比利亚和奥兰德还有其他兄弟跟随龙君一起闯荡,他们就制定了一个非常‘友好’的惩罚举措,就是跟老大拼酒。

    起初他们也以为只是拼酒而已,根本没什么可怕的。可是真正经历过之后,才知道这道酷刑到底有多可怕。

    其实所谓拼酒,根本就不存在‘拼’这个字,无论你能喝多少,根本无法喝倒老大,即使自己喝的不省人事,也不能让老大出现哪怕一丝喝多的症状。

    这所谓和老大拼酒,其实就是自己把自己灌醉。

    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地方,最让人恐惧的是,在自己到达临界点的时候,老大会利用他神奇的内功把你体内的酒精给逼到体外,让你能继续喝。

    本来这不是坏事,可是一个人接连不断的这样,喝醉,然后被强制苏醒,再喝醉,再苏醒,一直到老大满意了,你才能醉倒。

    经过这么轮番的蹂躏,接下来你会对酒和类似酒的液体产生莫名的恐惧,哪怕是带有一点酒味也会让你受不了,即使是白花花的一碗清水,都会让你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如此虐待绝对称得上酷刑,如今奥兰德和比利亚正在‘享受’的就是这个。

    三人一杯接一杯,一开始还很文明,后来随着奥兰德和比利亚酒劲上涌,他们的声音渐渐高了起来,动作也越来越大,行为也越来越接近酒鬼。

    “哈哈,好久没这么痛快了。来,老大干。”

    “不错,这次我非要把老大你喝到桌子底下,看到底是谁惩罚谁。”

    吆五喝六,大口狂灌,堂堂法国总统现在正在国宴上如此表现。所有看到这里情景的人,无不再次被雷倒。

    不过,接下来却发生了一件让人更想不到的事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