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兵王闯都市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嚣张的刘少

第五百五十七章 嚣张的刘少

    被人这么一喊,唐军和孙萍急忙分开,虽然两人都万分的不舍,但他们毕竟不是那么不知羞耻的人。

    今天孙萍以为是他们俩最后一次相处,所以才做出了这么大胆的举动。而唐军这个老实男人就更加不好意思,尤其是他看到对面就是孙萍的母亲,原来他们俩已经到了家门口。

    此刻和孙萍母亲站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男。这两人一边耳朵上挂着一个金环,身上穿戴也是珠光宝气,一看就是有钱人。另一人长的猥琐无比,总是半弓着身站在那人身旁,应该是那有钱男的跟班。

    刚才那一声大喊,就是出自这个相貌猥琐的跟班之口,不用问,那位戴金环的男就是刘公了。

    此刻他正满脸愤怒的指着孙萍的母亲质问道:“老婆,你不是说你闺女和这个穷小没什么吗,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那跟班也满是嚣张的帮腔道:“大庭广众之下就敢这么搂搂抱抱,背地里还不知道会怎样,你们当刘少是好欺负的吗?”

    被他们这么当众呵斥,孙母感觉无地自容。尤其这会周围的邻居们都听到动静出来看热闹,被这么多人看着,她更感觉丢人。

    她实在没想到这个一直带着笑脸的刘少会这么不给她面,当众就对她这么斥责,这一刻她都有些怀疑把女儿嫁给这种人是不是真的好。

    可想到自己的房梦她又不得不狠下心来,那边那个穷小倒是个好人,可他不能给自己房啊!

    在京城辛苦了一辈,最后连个家都没有。一家人只能四处租最便宜的破房住。几十年四处辗转,她真的累了。

    孙母无时无刻不想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哪怕只有一室一厅也好,至少那是个家,让她可以不用四处漂泊居无定所。

    而且她这也是为女儿着想,嫁给那个刘少的话女儿可以做个吃喝不愁的富家。要真嫁给这个穷小,就得跟着他吃苦受罪一辈。

    这两种生活让人选,傻都知道该选哪一个。

    孙母从心疼女儿的角,为孙萍做出了她认为的最正确的选择。

    可谁能保证这种选择就真的正确?

    婚姻毕竟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用句俗话说就是,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孙母的这个选择,又怎么可能正确?

    不过此刻她没想到这些,和华夏绝大多数父母一样,他们也永远想不到这些。现在她想做的,她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豁出这张老脸也要把刘少留住。

    抬头狠狠的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她的脸上重新赔上笑容对着那斜楞眼的刘少说道:

    “刘少您千万别生气,我的闺女我知道,她绝不会干出这种事,一定是那个混蛋用花言巧语勾引的她。而且保准就这一回,绝对没有其他事儿。”

    对着那刘少说了这么一通之后,她还怕对方不信,于是再强调的说道:

    “真的刘少,我闺女绝不会做出那不要脸的事情,刚才的事绝对是那个唐军居心不良,不信你问她。”

    说着她转过头不住的朝自己闺女使眼色,让她开口照自己的话往下说。可无论她怎么挤眼,女儿就是低头不语。最后气得她只好再次开口说道:

    “萍儿,你自己说说,刚才是不是他强迫你的?你们之间是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听到母亲再逼问,孙萍的心越来越痛。她心里已经决定按照母亲的意思来,可即使这样,也不能让自己说瞎话诬陷唐大哥啊!自己已经对不起他,怎么能再继续伤害他。

    可母亲的房梦她也不能破坏,于是只能避重就轻的说道:“我和唐大哥的确是发乎情止乎礼,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听到女儿这话,孙母高兴万分。她朝那刘少说道:“刘少您听到了吧,我女儿亲口说的,她和那唐军真的没发生什么。”

    本来这样就挺好,也算皆大欢喜。可她仍旧不满足,非要继续逼问道:

    “好闺女,你再说说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他勾引你的,又或者是他强迫你的,对不对?”

    没想到母亲还是这么穷追不舍,孙萍心中无比难受。她抬起头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无比郑重的说道:

    “不,刚才的事情既不是唐大哥勾引我,更不是他强迫我,是我主动要求他抱我的。”

    说完这话之后,周围人立即议论纷纷。一个女孩当众说出这种话,的确让人们大为吃惊。

    哪怕是社会风气很是开放的现在,她这么大胆的说出这种话,还是让众人很是受冲击。

    当然这里冲击最大的还是孙母,她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会不知羞耻的说出这种话。

    怒火攻心的她好悬没背过气去,她几步来到孙萍面前,抬手就要打。

    “我打死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丫头,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你这个贱妮是跟谁的。”

    她此刻不光是觉的女儿给她丢了人,更是因为觉的自己的房梦恐怕彻底破灭了。几经努力又是一场空,她如何能不恼火。

    眼看着孙母的巴掌就要打在孙萍的脸上,一旁的唐军再也无法坐视不理。刚才他也被孙萍的话震惊到了,他实在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不冤枉自己说出那种大胆的话。

    他当然知道对于孙萍这么一个老实单纯的女孩来说,说出那种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力量。那一刻他感动的几乎要晕过去。

    眼看她就要被孙母打,他当然不能不管,一把把孙萍护到自己身后,然后对孙母真诚的说道:

    “住手,伯母你……。”

    他刚说到这里,就听啪的一声,孙母的耳光竟然打在了他的脸上。这一下倒是让大家都愣了。

    一个大男人哪怕再没地位,也不能被一个女人这么打脸。这简直是赤果果的羞辱。身后的孙萍无比心疼,她怒声对自己母亲说道:

    “妈,你到底要干什么,难道非要把女儿逼死才安心吗?”

    倒是唐军却并未在意,他朝孙萍憨憨的笑了笑说道:“不碍事,也不疼。”

    孙母本没想到会打在他脸上,也是一阵害怕。可听到他们俩的话,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

    “把你逼死,好,好,我看你这是要逼死你妈啊!既然你这么不孝,那我性就当没你这个女儿,以后就让我这个老婆自生自灭吧。”

    听到母亲竟然这么说,孙萍更感觉心如刀绞。这一刻她真的恨不得立即死掉。一家人当着周围这么多人的面这样,她这个女儿还怎么活。

    正在孙母寻死腻活的时候,那刘少突然发话了。就听他很是干脆的说道:

    “行了,别在这里聒噪。今晚让你女儿到我那里,如果表现的好,婚事还可以商量。”

    其实这刘少哪里会真放过孙萍,没玩过的女人他自然不会放手。之所以这么做是让这个老婆害怕,这样待会自己提出一些无理要求的时候也好让她答应。

    听到婚事还有希望,那孙母顿时无比兴奋。可想到刘少的话,又犹豫起来。她虽然贪心但也不傻,刘少的意思也很清楚,这是打算今晚就要了自己闺女的身啊!

    可是这怎么可以?还没结婚怎么能这样,最起码也得等婚事定下来啊!

    她刚想开口商量一下,就听那刘少又不耐烦的道:“行了,我没工夫和你们商量,今晚必须来,否则婚事就免谈了。”

    那边孙萍则是面如死灰,竟然都没想出言反抗,反正早晚都是这样,今晚和以后又有什么关系。

    倒是唐军实在不忍心,虽然他原本也打算放弃了,自己给不了孙家人要的房,继续纠缠只能让孙萍里外不是人。

    可看这刘少竟然这样轻薄,他又实在不忍心看孙萍被糟蹋。于是忍不住说道:

    “凭什么,婚姻大事就该商量着来,凭什么都要听你的?”

    没想到这个穷小到现在还敢说话,那刘少很是嚣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无比得意的说道:

    “你问凭什么?就凭我有钱,就凭离开我他们家这辈也别想住上房。”

    说完这么两句拉风的话,他最后很是怜悯的看着唐军说道:“像你这种穷光蛋一辈也只能站在一旁问凭什么了。”

    周围的人也都是一脸的无奈,唐军这个人他们都认识,低价把东西卖给大家,这是一个大好人。可惜啊好人就是没好报,如今连自己的爱人也要被有钱人抢走,实在可怜了。

    唐军也被他说的一阵愤怒,他的双手紧紧攥起,拳头上都暴起了青筋。可最后也只能不甘的看着,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听人群外一个很是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道:

    “这话未免有些绝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