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877章 风的语言

第877章 风的语言

    这些沟壑的中间都有淡淡的血迹,陆冬看了一眼这些血迹,这些血迹明显还没有完全的干涸,也就是说可能几个小时之前,这些沟壑里还可能遍布着血,这些血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陆冬看了一眼桑小安,又看了看秋叶,两个人都没说话,估计他们俩都和自己一样都在想着地上这些沟壑到底是干什么的,之前桑小安说这里根本就没有活人,不光是活人,连活着的生物都没有,如果没有活着的生物,那这些血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桑小安说:“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解决不了的谜题也许在下个路口就能解决了,我们干站着这里,再站一天也想不明白这些沟壑的含义。”

    陆冬和秋叶点点头,只是陆冬不知道,桑小安所说的含义和自己理解的内容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偏差的,桑小安并不关心沟壑里的血,桑小安倒是觉得这些沟壑似乎在组成一个文字,一个巨大的文字,而现在他们脚下的,只是这个文字的其中一部分。

    他们几个穿过这个区域,向里面走,走出去不远就看见几盏影影绰绰的灯,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闪烁,走进去了才发现,那里挂着几个死人的头骨,头骨里不知道有什么,都散发着幽暗的光芒,而前面是一个相对较窄的石穴,石穴的入口就在这几个发光的人的头骨的下面。

    “这是不是在警告我们不要进去。”陆冬看着那些发光的头骨,心有余悸地问。

    “不知道,可是我们如果不进去,又怎么知道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桑小安俏皮地说。

    可陆冬心里暗暗想,这个地方这么诡异,谁知道这洞穴里会有什么。

    桑小安发现了陆冬的疑虑,不禁嘲笑:“放心吧,有姐罩着你,不会让你死在里面的。”

    说完,就牵起了陆冬的小手,然后拉着陆冬往里走,可是刚走了几步,桑小安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陆冬一看桑小安停下来了,自己心里自然就没来由的恐惧,石穴里黑得很,如果没有桑小安拉着,他还真是有点找不着方向,而桑小安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这么突然地停了下来,陆冬心里猛地一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桑小安说:“你们听。”

    陆冬侧耳倾听,果然,他听见了一阵类似风一样的声音,这个声音忽远忽近,忽长忽短,完全没有什么规律,而这风声又实在是婉转曲折,就好像是有人在唱歌一样。

    “怎么了?”陆冬问,他有些想不明白,桑小安听到这么一个风声就警惕成这个样子?

    桑小安说:“这不是风声。”

    陆冬心里一沉:“不是风声又是什么?”

    “是一种语言,有人在说话,有人在试图和我们沟通。”桑小安说。

    “有人?你不是说这里根本没有人么?”陆冬问。

    桑小安摇头,我也觉得很疑惑啊,这里明明不应该有人,可是为什么会有说话的声音,这真是太奇怪了啊。

    “你能听懂这个人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么?”秋叶问。

    “听不懂,一种语言哪有那么好学,要学习至少一天甚至更长的时间,越是低等的动物语言就越简单,相对就容易一些,而这个声音有太多种变化了,甚至比我们现在的语言更加复杂了,这样就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破解,只有破解了这个声音里的各种变化,才能知道对方到底在和我们表达什么。”

    陆冬也侧耳倾听,但是他倒是没听出来对方语言的变化,所以他也不好说桑小安到底是对还是错。

    “要不我们再往里走走,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吧。”陆冬提议。

    桑小安点点头,三个人继续沿着石穴向里面走,这段路虽然不太长,但是磕磕绊绊还是走了很远,走出石穴,他们终于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走出来之后陆冬和桑小安都愣住了,只见他们所处的位置十分奇特,他们头上面是一个类似穹庐的结构,上面有无数的洞穴和裂缝,而这个地方正好处于风口的位置,风吹过去发出各种各样的响声,而且这些响声确实好像有一定的规律,是按照固定规律依次发出的。

    陆冬和桑小安侧耳倾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一些规律,这些声音会以一个很长的嗡鸣声开始,这一段嗡鸣结束之后,就开始是各种声音的交叠,陆冬听不懂这些声音,它们有强有弱,开始听平淡挺舒缓,到结尾的时候就感觉好像是一个在猛烈地咆哮,咆哮着说完很多话。

    陆冬尽量让自己想象力丰富一些,脑补出一个人在和他们讲话的场景,最后陆冬只能推测,这个人在最一开始是在描述一样东西,描述到后来他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恨不得掀桌而起。

    桑小安听了好一会儿,摇摇头:“我听不懂这些话的含义。”

    “你前几天不是和母虫交流的挺好么?”陆冬问。

    “不一样,我能用来进行学习和参照的地方太少了,这种语言比我们的语言复杂太多了,而起我们只是一直在反复听这样一段话,这样我就不能去找到更多的参照来解析这些音调的含义了,而且说话的这个人带了太多的他自己的感情。色。彩在里面,这样我就更加难以判断这些词汇的含义了。

    而和母虫交谈,我可以一边听它的语言,一边判断它的情绪,这样就很容易对词汇进行分类,好的词汇不好的词汇,可现在这个人一直在重复同样的词汇,所以我很难判断他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陆冬点点头:“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在这个地方纠结下去了,我看我们还是继续往下面走吧,已经在这条通路里耽误了太多时间了,如果这条路到尽头并不是我们要找的大门,我们还得折回去,去找第二条路。

    桑小安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陆冬的提议,几个人继续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