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822章 内脏都没少

第822章 内脏都没少

    “我真的好饿啊!”桓尤一脸委屈,他抬起眼睛,看着外爷,然后他弹开自己的双手,他看着自己黑漆漆的双手,一脸惊恐,就好像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一样,他扬起那张稚嫩的脸,那张陆冬心里明白,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双眸闪着忧郁的光芒,那光芒完全不属于一个孩子,已经超脱了桓尤年龄太多太多的忧伤。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

    他明白自己做了一件无法挽回的事情,他从别人脸上惊恐的表情里清楚地看到了自己,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就好像是一个怪兽。

    桓尤抹了抹眼泪:“我睡到半夜,就忽然闻到一股很好闻的菜香,和之前大锅里的肉香不同,那个香味很特别,我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味,反正我闻到那个味道,我的馋虫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我就起来了,然后就顺着这个味道一路走,之后我脑子就不清楚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我就稀里糊涂的,我一位是做梦呢,我梦见我吃了好多好吃的,外爷,我真的很饿。”

    外爷一把抱住了桓尤,他脸上写满了痛苦:“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之后外爷把桓尤抱了起来,交给了小钰:“你帮我给他洗干净,小郭,你帮我把这三具尸体拖到外面去吧。”

    小郭点点头,这个时候陆冬跟着走上去,他先检查了四儿的尸体,四儿的尸体这会儿已经完全软下来了,陆冬提起四儿的手臂,他的手臂软趴趴的,几乎提不起来,陆冬发现四儿手臂上原本黑。色。的网状中毒的痕迹正在慢慢消散,然后恢复成正常的皮肤的颜。色。,他腹部大部分都被掏空了,里面只剩下少许黏糊糊的东西。

    陆冬轻轻触碰了一下四儿的胸口,他发现四儿的胸口已经完全软下去了,伸手仔细一抹,会摸到他胸口有一些硬的骨茬,应该是肋骨已经折断了。

    陆冬绕过四儿,走到了十爷的旁边,十爷身体表面铁青,他一双眼睛已经完全软下去了,变成了脓水,陆冬轻轻按压十爷的腹部,十爷的腹部和四儿不太一样,四儿之前因为有刀伤,现在整个腹部都已经溃烂的不像样子了,只留下一个特别大的洞,看上去触目惊心,而十爷的腹部只被掏出来一个非常小的口子,陆冬观察这个口子,应该是比桓尤的手再大一些,却也大不了太多。

    这会儿十爷的腹部已经完全瘪下去了,可能桓尤确实吃下去了一部分,剩下的部分有可能都化成脓水,已经都流出来了,因为陆冬注意到,十爷身子下面有以大滩水,黏糊糊的,恶心极了,陆冬想,桓尤本来年龄也不大,未必会吃掉所有内脏,所以正如他所想,大部分内脏并不是被吃掉了而是已经化成了脓水,流淌而出了。

    最后陆冬去看了大郭,大郭是最后一个死的,他身体刚刚变硬,身体外面还散发着热乎气,果然,和小郭所说的差不多,大郭的头不见了,肩膀之上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但是那个碗大的疤里并没有有血流出来,这一点让陆冬有些意外。

    毕竟颈部是有大动脉的,就算这会儿颈部没有血了,至少大郭身上也应该喷溅了不少血迹,可是这会儿看过去,并没有什么血,他身上很干燥的。

    大郭的腹部就有点有趣了,陆冬想,大郭的腹部并不是被切开的,也不是被剖开的,看上倒像是他的腹部自己胀破的,因为腹部的伤口是不规则的形状,陆冬扒开大郭的腹部仔细一看,心里不禁一颤,他喊过了外爷。

    外爷凑过来一起看,但毕竟外爷活在几千年前,几千年前没有什么外科手术,人类对于自己内部的脏器也并不是十分了解,所以他左看看,又看看,完全不明白陆冬到底是让自己看些什么。

    陆冬说:“你不觉得这些内脏很奇怪么?”

    外爷没说话。

    “你看,这里面所有的内脏都被挤到了两边,贴着腹腔壁,而且内脏我看应该没有少的。”陆冬说这话心里其实没啥底,毕竟自己也不是医生,少不少,自己自然也并不太清楚,不过根据他自己的经验,如果少了什么内脏肯定会有积水或者血液吧,总之,陆冬心里暗想,既然不是少了内脏,就一定是少了什么东西,而那东西就在大郭的肚子里。

    陆冬抬头问小郭:“大郭死的时候,你看见他有什么症状么?”

    小郭摇头:“我没注意,我当时就看见头掉下来了,可真是吓死我了。”

    “他的腹部有没有肿胀的情况?”

    “不知道,应该也没有吧,这个我也没太注意,不过如果和十爷一样涨得那么大,我肯定会发现吧。”小郭看着陆冬,表情有些迷茫。

    陆冬暗想,和他猜的一样,大郭腹部应该一定没有发生肿胀的情况,他肚子里的那样东西应该很小,而桓尤真正吃下的,应该就是大郭肚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外爷带着小郭把三个人的尸体抬了出去,用大雪埋上了,一番折腾之后天也快亮了,陆冬本来脑袋就受了伤,这会儿更加昏昏沉沉的了,这时候,小钰又带着桓尤回来了,桓尤已经收拾妥当,身上的粘液也擦干净了。

    陆冬看了一眼桓尤,然后拉了拉身边的外爷,外爷蹲下来,拉住桓尤的手,凝视着桓尤的眼睛,和颜悦色地说:“桓尤,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一定要如实回答。”

    桓尤点点头。

    “你还记得自己刚才都吃掉了什么么?”

    桓尤眯起眼睛,好像是在努力地思考,可是他思考了半天,又摇了摇头:“我记不得了。”

    “真的记不得了?”

    “我当时以为自己是做梦的,我就从地上拿起一些黑糊糊的,但是散发着特别好闻的味道的东西,吃了进去了,等我反应过来,你们都已经找到我了,然后我就清醒过来了,但当时东西已经吃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