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冬脑袋嗡地一下,比起那些嗜血杀人的学生,陆冬还是觉得,隐藏在这所学校里那个不明身份的多余人才真正可怕,而最可怕的是,这个不明身份的多余人也许就是导致学校发生这一切的关键。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

    陆冬见那个人消失了,索性走上了楼梯,他推开了安全门,安全门发出了一阵吱吱嘎嘎的声响,陆冬心里一沉,他不敢动了,生怕自己会惊醒什么人,不过好在这会儿学校大厅都已经没有人了,陆冬走上大厅,第一眼就看见大厅的正中间躺着一个人,应该是个女老师,陆冬不知道这个女老师是之前就穿着一条红裙子,还是她穿了一条白裙子,白色的裙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陆冬走过去,女老师已经身首异处,头离身体隔了很远,她的胳膊也不知道被谁砍了下来,就丢在一边,衣服被扯得很凌乱,鞋也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陆冬经过女老师的头,想辨认一下这个死去的女老师到底是谁,可当他看见女老师的脸的时候,他又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女老师的脸已经严重错位了,一双眼睛瞪得很大,死死地看着陆冬,而且陆冬感觉这个女老师的一双眼珠是在慢慢移动的,跟着自已走动的方向慢慢移动,难道这个女老师没死。

    陆冬踢了一脚地上的头,头骨碌骨碌滚出去好远,然后停了下来,没发出一点声音,尸体也在原地纹丝未动。

    陆冬一阵恐惧,他慢慢爬上了二楼,二楼走廊一片安静,所有教室的灯都开着,陆冬走进了第一间教室,让陆冬惊讶的是,教室里竟然没有人,陆冬向下走,走到了第二间教室,教室里也没有人。

    陆冬心里产生了一丝疑问,这些人跑哪去了,人呢,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说这些学生都死了,这是不可能的。陆冬走向了第三个房间,也没有人,第四个也一样,他一路走下去,走到了广播室,广播室的大门是开着的,空空荡荡,一阵冷风顺着广播室敞开的窗子直接吹了进来,吹得陆冬瑟瑟发抖。

    人呢,这些学生呢?

    陆冬上了三楼,他大概有了答案,他刚到三楼的楼梯,就听见一对说话声:“你说我们真的出不去了么?”

    “你觉得呢,如果你觉得能出去你就走好了,我可不想跟着你一起去送死,你没看见那个男老师么,他的四肢都变成什么样了,那个根本就已经是反科学道理的,谁的四肢能变成那样,而且你看他的手,一直是伸向里面的,这就说明他想要回来,他想要回到学校里。”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会不会是有人想让我们以为只要出去了就会死,才故意把那个男老师摆成那个形状的。”

    陆冬心里一阵惊喜,这个学生确实说到点子上了,他们都只看见了四肢严重变形的男老师,却并没有去想,真的是这个男老师在树林里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还仅仅是有人把男老师摆成这个样子,让大家都以为,是某种邪恶的力量把这个男老师变成这个样子的。

    陆冬正要赞许这个男生的观点,可是,他很快就听见另外一个男生的否定:“不可能的,我偷偷告诉你,为啥章老大知道老师在欺骗我们。”

    陆冬心里暗暗好笑,这个学生居然管章采文叫章老大。

    “因为,之前有老师喊章采文,让她和另外几个人一起出去看看。”

    “老师?哪个老师?”

    “我也不知道,反正那个老师让章采文和另外几个学生出去报警,但这几个学生只有章采文回来了,剩下的人都死了。”

    “死在树林里?”

    “对,就是死在学校前面的小树林里,你说是不是很恐怖。”

    “但,树林看上去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死?”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自己去问章老大啊!”

    “问她?我可不敢,她看上去,还是……”学生没说话,两个人都突然吃吃地笑了起来。

    陆冬心里一阵纳闷,这两个人到底是在笑什么啊?

    “行了,别笑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换班了,你们回去睡吧。”

    “我们还得守多久啊?”

    “我怎么知道。”陌生的声音有些不客气地说:“现在四楼的学生太多了,我宁可在三楼躲会儿清静。”

    “怎么,那些学生还没有诚服。”

    “没有,你们也知道那些正常班级的学生,本来不就也看不起我们三班么,这回好了,终于可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章老大一定会用最可怕的方式好好和他们玩的。”

    陆冬心里一阵喜,这么说之所以二楼的学生不见了,是因为这会儿他们都在四楼,如果没猜错的话,同意加入章采文的学生被章采文发展成小喽,而剩下那些拒绝杀老师,而被章采文逮住的学生则是被软禁在四楼了。

    虽然老师和学生向来一个是老猫一个是老鼠,这会儿老猫们都明显萎了,却也不代表老鼠真的能反抗,真正干出弑师这种事情的反倒都是三班这种畸形存在的学生,而正常班级的学生虽然有的对于老师有恨意,却也绝对到不了杀人的程度的。

    陆冬暗暗揣摩章采文的用意,她被老师和这所学校欺压多年,她想要反抗,而且是用一种超出常规的方法,嗜血和杀人,也许她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什么谎言,她并不知道这所学校的学生真的都出不去了,她只是利用了这个借口来完成她的复仇,如果一会儿警察来了,她也很可能会因为恐惧产生的精神崩溃这个理由,来免于遭到刑法。

    这个章采文到底是对学校有怎样的仇恨啊,只可惜她有一点错了,他们确实都出不去了。

    陆冬想也许可以利用这个扳回局面,他正想着,忽然他发现自己眼前忽然有些模糊了,他原本以为是自己一直没睡觉,过度劳累而产生的视觉疲劳,可是很快他发现他眼前飘过了一层白雾,而这个白雾越来越浓,这浓浓的白雾带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

    不对劲,陆冬心里一沉,有什么东西在楼上,陆冬正想着,忽然他听见一阵怪异的脚步声,好像是有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就在楼上咔哒咔哒地走着,每一个脚步都掷地有声。

    陆冬正想着,哪个女老师今天穿着的是高跟鞋的时候,只听一声惨叫划破了整个教学楼的安静。

    这叫声只持续了短短的数秒,就恢复了安静,很快,陆冬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是被叫喊声吸引来的学生,又是一阵嘈杂,陆冬不知道自己头顶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隐隐约约知道,恐怕刚才交谈的几个学生都已经死了。

    陆冬心里一沉,如果这几个学生死了,自己还被发现藏在这里,恐怕自己就要完蛋了,此地不宜久留,陆冬正想着,他转身就往楼下跑,他刚跑出几步,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女生的声音:“有人!在那里!他要跑了!”

    陆冬抬起头,就正对着楼梯顶端章采文那张延误的脸,章采文看着陆冬,眼神里没有一点怜悯,她打了个响指:“告诉别的学生,老师们终于要开始大开杀戒了。”

    伴随着章采文的这句话,章采文身后的学生爆发出声讨和哭声,而章采文依然冷漠地看着陆冬,就好像他不过是一个物品,一个已经没有生命的物品。

    陆冬不能再停留了,他飞速向楼下跑,他跑回了食堂,一直到他坐在食堂的桌子前,他的心还在猛烈地扑通扑通地乱跳着。

    “发生什么了?出什么事了么?”小钰走过来关切地问。

    “章采文她们要来了,我们得小心了,楼上有几个学生死了。”陆冬语无伦次,他实在被刚才的情形吓到了。

    刚才是章采文预谋的么,如果是的话,这个女生也未免太不简单了一些,她需要掌握自己出现的时间,害死这几个学生的时间,不但聪慧而且心狠手辣。

    可是,陆冬摇头,虽然自己在高二三班并没有教几天课,可是他心里明白,章采文并不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女生,她冷漠,却也有些愚笨,她绝对不可能想出如此计策来,从章采文彻底和老师们撕破脸皮之后,她几乎就是步步为营了,控制学校,到挑起学生和老师的争端,她几乎一直是赢家的。

    不,不是章采文,章采文身后一定有别人,也许这个人,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多余的人,那个多余的人一定就潜藏在这一切事件的背后,偷偷动着手脚。

    陆冬问小钰:“跟章采文走得很近的两个女生,你熟悉么?”

    小钰不明白陆冬为什么这样问,先是点点头,然后摇了摇头:“她们都是我们班级的,但是平常说不上几句话,倒也算不上非常非常熟,怎么了?”

    “没什么,你还记得之前你们班主任说的那个多余的人么,我怀疑那个多余的人就很可能是跟着章采文的两个女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