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其他居民呢?”

    道士连连摇头:“不知道,反正恐怖极了,之后我们就被老大派到这个地方调查了,我们是第一批来这里的。”

    米诺汀点头,他们走进镇子,风镇只有一条狭长的主街,从主街的一头,望不到另一头,两边全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小房子,主街上没有灯,奇黑无比,其中一个道士用了御火术点燃了附近一个房子门前的油灯,几个人提着油灯小心翼翼地向镇子里走,这镇子太安静了,别说人,就连一声猫叫或者狗叫都没有,而米诺汀能感觉到,整个镇子别说煞气,就连一丝怨气都没有,这个太古怪了,只要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煞气和怨气,倒不是说这些地方闹鬼,而是凡人内心本来就有阴暗和愤怒的地方,所以这些东西都是会并存的。

    米诺汀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个镇子也许根本就是一个幻影,不过是他们的视觉受到了什么影响,以为这里有一个镇子呢。

    这个时候,原本还在炫耀自己美貌和身材的余亦柔也神经紧张了起来,她拉住米诺汀,寸步不离,就好像生怕米诺汀把她扔下跑了一样。

    米诺汀当时被余亦柔也搞得神经兮兮的,忽然余亦柔大叫了一声,当时所有人都在高度紧张当中,余亦柔这一叫,把所有人都吓个半死,当时提着灯的道士手一抖,油灯啪地掉在地上,熄灭了,一时间,他们陷入了一片黑暗,这更加让人觉得阴森恐怖了。

    余亦柔拉着米诺汀低声地说:“我看见,我看见那边,好像有人。”

    “什么人?”米诺汀故作镇定地问。

    “是一个,一个小孩。”

    这个时候,道士再次驱动御火术,只是这次他是用咒符燃的一点点火光,他向余亦柔说的地方照过去,分明什么都没有。

    “会不会是看错了。”米诺汀低声问。

    “不可能,绝对没看错,那里绝对有一个孩子,就在那边看着我们。”

    “你确定是个孩子,不是簸箕鬼。”

    “不是,是一个活着的孩子,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

    这个时候米诺汀想起来,余亦柔她自己有一个天赋,就是能感受到别人的感官,尤其是周围离着她比较近的人,比如对付的心跳脉搏呼吸,她都能一一掌握。

    “如果是活人我们就没什么要怕了。”道士们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嬉笑着:“要是鬼,就更没必要害怕了,毕竟我们就是道士么,就是干驱鬼这工作的么。”

    “既然余亦柔这么肯定,我们就过去看看,要是真能遇到个活人,可能就能打听清楚这里的情况了。”

    几个道士也同意了,道士又找来了一盏油灯,几个人提着油灯,向余亦柔说的方向走过去。

    那是一条偏离了主路的小路,确切地说就是一条小巷,而那条小巷没走多远就到了尽头了,这个时候,米诺汀听见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米诺汀让道士向有声音来源的地方照过去,居然真的有一个小孩,就在小巷子的尽头,手里玩着一种羊骨头,几块碰撞在一起,发出啪啪的声音。

    余亦柔不禁松了一口气:“我就说这里有小孩子么。”

    然后她整理了一下自己松散的衣服,向小孩走过去:“小弟弟,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玩呢?让大姐姐带你去找你的爸爸妈妈吧。”

    小男孩并没有理会余亦柔,而是继续玩自己手里的东西,米诺汀和几个道士在刚刚看见这个小男孩的时候就已经打探过他全身了,没有找到任何鬼气,应该就是活着的小男孩吧,所以大家谁都没有去管余亦柔的进一步讨好,甚至米诺汀当时想,既然有孩子就一定会有大人,顺藤摸瓜摸下去,估计也就离真相不远了。

    余亦柔慢慢走近小男孩,她伸出了一只手,笑盈盈地看着小男孩:“小弟弟,你在玩什么呢?能给大姐姐看看么?”

    小男孩没有抬头,却捡起地上的一块骨头递给了余亦柔,余亦柔接过骨头仔细一看,不由得头皮发麻,因为小男孩手里玩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羊骨头的,而是人的手指头。

    就在这个时候,小男孩忽然抬起头,冲着余亦柔咧嘴一笑,余亦柔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小男孩满嘴都是锋利的牙齿,这个时候,小男孩忽然蹦了起来,猛地扑向余亦柔,他的牙齿狠狠咬向余亦柔的肩膀,余亦柔疼得哇哇大叫。

    米诺汀他们几个赶紧上前解救余亦柔,一个道士立刻画好了法阵,但是这个法阵对这个小男孩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道士学的都是捉鬼驱妖的法术,而这个小男孩,分明是个大活人。

    还好米诺汀眼疾手快,掏出匕首猛地在小男孩脖子上一划,只听咣当一声,小男孩的头生生地掉了下来,就好像一个皮球一样,滚出去好远。

    余亦柔捂住伤口,痛苦不已,但是好在小男孩咬的是她的肩膀,而不是她的脖子,若是咬了脖子,只怕她很快就会失血而死。

    米诺汀简单地帮余亦柔包扎了伤口,另外一个道士背着他,几个人走出巷子口,想先离开这个该死的风镇,再做打算。

    但是几个人刚走出巷子口,就大惊失。色。,只见无数镇子的居民晃晃悠悠地从自己的家里走出来,他们的眼睛散发着莹绿的光芒,看上去就和自己眼前走在风雪中的人一样。

    但是米诺汀发觉一个很不对劲的地方,就是这些人并没有死,他们都还活着,他们身上没有半点煞气。

    米诺汀一阵恐惧,她回过头,身后也被无数的人包围了,眼看就无处可逃了,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来这里!”米诺汀抬起头,只见一个少年就站在屋顶上。

    米诺汀和几个道士急忙跟着少年爬上了屋顶,只是背着余亦柔的道士要多费一些力气了,毕竟美女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

    米诺汀他们几个跟着少年一路狂跑,终于跑出了风镇,少年带着他们几个爬上了山,这时候米诺汀发现,原来不少村民都躲到山上去了。

    这个少年名叫牧恒,原本也是风镇的居民,牧恒说他是在山上看见镇子里有灯光,就猜可能是出事了,就跑下来看看,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他们几个。

    “可是这个村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牧恒的脸上忽然飘过一层戾气,然后摇摇头,这个地方不宜说话,我们还是先去我家吧。

    牧恒的家不过只是一个山洞而已,这里除了牧恒还有几个镇子的居民,条件非常简陋。

    牧恒说,事情大概是在一个多月之前发生的,牧恒说一个多月之前,镇子上来了几个奇怪的男人,他们在镇子附近到处乱跑,然后就说他们发现了一处矿坑,而里面并不是什么普通的铜矿,而是一处玉矿,他让镇子里的人帮他挖,他出很高的价钱。

    开始大家都不信,毕竟都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了,谁也没听说过这附近会有什么玉矿,但是后来,真的有源源不断的玉从那个矿洞里运出来,真的都是稀世宝玉,于是就有不少人跟着这些男人去挖玉矿,但是随着玉矿越挖越深,大家都看到了,整条玉矿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于是镇子上有几个人起了歹心,就偷偷的把这几个找到玉矿的男人给杀了。

    去杀这几个男人的是镇子上的一个恶霸,平日里无恶不作,也不知道镇长给了他什么好处,他就同意去干了,但是很奇怪,这几个男人确实死了,但是恶霸却坚持说,这几个男人并不是他杀的,他到几个男人住的客栈的时候,这几个男人就已经死了,可是镇子上的人跑去看,这几个男人偏偏又都是被人割喉而死,是死于他杀的,所以没有人信那个恶霸,大家都以为他是当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

    但这个恶霸却宁可不要镇长给的好处,也坚持说,这几个男人不是他杀的,这个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镇子上的人也搞不懂,这个恶霸到底是怎么了,大家都觉得他疯了。

    再之后,这个恶霸就跑了,离开了风镇。

    恶霸一走,镇子上的人就更开心了,毕竟少了一个人和他们竞争这个玉矿了,大家就开始挖,越挖越深,而这个玉矿真的好像无底洞一样,根本就挖不到头。

    但是很快就出事了,一天早上,不少居民和往常一样去玉矿挖玉,可是等他们到那里的时候却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玉了,只有无尽的沙土,牧恒摇摇头,和米诺汀说:“你知道么,突如其来的财富会把人逼疯,而失去财富会把人逼疯的更快,当天就有一个女人在得知玉矿不见了的时候昏倒了,而那个女人就是我娘。”牧恒平淡地说。

    “之后我就把我娘从矿上带回家里了,只是她躺在床上迟迟昏迷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