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639章 蛊尸袭击

第639章 蛊尸袭击

    “有人放进去?”苏明义大惊失色:“这么说,大哥的死并不是偶然?”

    “对,你爹也是这么怀疑的,他怀疑是有人想要加害于他,结果没有成功,只可惜你大哥替他送了性命。”

    “可是这蛊尸是谁放到那古墓里的?”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是做那一票生意的是魏家,我当时也很怀疑是魏家,只不过出事之后,魏家的几个人也都死了,魏家和我们向来交好,之前我们也没有过过节,魏家知道这件事之后也是大惊失色魏家大当家亲自上门来和你爹密谈,他们密谈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之后,你爹找到我说,不要再说关于魏家的事情了,他似乎十分信任魏家,就觉得魏家和这件事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哼,魏家在这里里面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我想魏家比谁都清楚,我一点都不觉得魏家可以把自己洗干净,你想,这个地点是魏家选的,前期考察也都是魏家,你爹和魏家合作了多年,自然是一百万个信任。

    还有一点比较离奇的就是,你爹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去倒斗了,可是这一次他竟然一定要亲自去,还带上了你大哥,我不知道那墓里到底是有什么这么吸引他俩,让他俩奋不顾身地参与到了那次盗墓里。”苏家大太太叹了一口气:“反正你大哥当场就死了,你爹捡了一条老命,回来了我看他也多半活不了太久了哦。”

    “娘,你说我爹和我大哥到了墓里看见了蛊尸为什么不跑啊?你不觉得这本来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么?且不说我大哥,我爹是个多么谨慎的人,这么多年了,别说被蛊尸袭击,就是浑身上下的寒毛都没折过一根,他那么谨慎一个人,蛊尸本来体内就有尸毒,阴气也大,我估计我爹隔着那蛊尸几百米就察觉到了,还用被蛊尸袭击?这个所谓的袭击根本就站不住脚。”

    苏家大太太也神情一冷:“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本来也够奇怪的了,难道说,你爹那次进入墓穴就是为了找蛊尸?”

    “是不是找蛊尸我不知道,但我猜他多半是要找一样本来阴气就很重的,也和蛊尸极为类似的东西,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遭到了袭击,也许在他看见蛊尸,或者掀开棺材盖子的一刹那,才发现里面的,根本不是他想要找到的东西。”苏明义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隐约有了答案,苏峥带着自己最信任的儿子去找的东西一定是极为珍贵的,难到说,苏峥当初想要找的正是他后来带回来的那四具不死的身体。

    穿上这一条线,苏明义觉得一切似乎都豁然开朗了许多。

    “这么说,你太爷一开始就是要找到那几具不死的身体。”陆冬问。

    “对,我想是这样的,现在从我爷和我爹给我讲的这些过往来看,我太爷当初就一直很想找到这些不死的身体,可能他已经找了很多年,得到了不少线索,只是这些线索都没能合理地穿成一条线,所以那么多年来他只是试图去找过,并没有真正的找到过,我想最后给他答案的,很可能是魏家。”

    “但是没有道理,魏家是三大家族之一,你觉得作为三大家族之一的魏家,会将这么重要信息说给我们苏家么,且不说别的,当时三大家族正是明争暗斗之时,谁家都可能成为我们这个行当的霸主,而谁又愿意屈服于谁呢?

    当时我们苏家又是仅次于三大家族的地位,魏家将我们扶植起来,确实有搅乱浑水的嫌疑,可是不死之身这么重要的东西,别说是苏家魏家,哪个家族不想要呢,所以我看这里本来就很怪异。”苏静怡说。

    “其实这也好理解,你们苏家原本都是从事镇尸的,并没有招魂之术,你太爷爷是在四大管事死了之后突然习得了招魂之术,这个招魂之术到底是谁教他,或者是他怎么悟到的,都是一个谜,原本觉得就算得到了这几具尸体,也干不了什么大事的魏家,若是突然发现你们苏家会了如此重要的法术,恐怕也只有害怕和畏惧了。”

    “你说的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是全部,既然我太爷一开始并不会招魂术,定然也不会有别的什么想法,可他又为什么要那么热切地寻找那几具尸体,这个确实也有些不符合常理。”

    陆冬沉思了一会儿:“你先说之后,你爷发现这一点之后呢?”

    苏静怡继续说,苏明义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心里就很担心,他问苏家大太太:“那我二哥又是怎么死的?”

    苏家大太太脸色一沉:“车祸。”

    苏明义心里咯噔一声,车祸,这么巧,竟然是车祸,苏家大太太似乎并没有理会苏明义的惊讶,而是说:“你二哥开车的技术一向很不错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出了车祸。”

    苏明义问:“在哪出的车祸。”

    “那天晚上,你二哥和几个朋友出去喝酒了,喝完酒之后,他有些醉了,回来的时候司机就开车拉他回来,你也知道那个姓黄的司机,他在咱家干了多少年了,一直兢兢业业的,你爹走哪都会带着他,他开车很稳,人也老实,这么多年从来都没出过错。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偏偏就那晚上出了邪事,黄司机说那天晚上他开车往回走,那条道都走了几十次了,哪次也没有出过错,他都倒背如流,就连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树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从酒店往回走有一小段山路,那个山路很窄,但是就是一条直道,平日里从来没听说出过什么岔子的,可是偏偏你二哥的车到了那里就出事了,黄司机说,迎面开来一辆轿车,晃着大灯,那灯光明亮,刺得他根本就张不开眼睛,两辆车交汇的时候,另外一辆车生生一别,就把你二哥的车挤下了山崖,黄司机捡了半条命,不过也是个废人了,你二哥当场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