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480章 轩苔现身

第480章 轩苔现身

    “我带你离开这里!”陆冬搀扶起了于俊威,可是于俊威的身子额外地沉,陆冬一扯,他的衣服竟然被撕开一个大口子,于俊威上半身裸露了出来,陆冬看见他的上半身已经全部被苔藓所覆盖,苔藓还在慢慢向上延伸,他的胸口那只巨大的眼睛竟然不停地转动着,转到最后,竟然直勾勾地瞪着陆冬。

    陆冬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于俊威,主要是裹住那只可怕的眼睛,这个时候于俊威忽然挣脱了陆冬,他连连后退了几步,哭丧着脸说:“救救我,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我救你,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

    于俊威摇摇头:“太晚了,已经太晚了。”

    这个时候苔藓已经蔓延到了于俊威的脖子,突然,陆冬听见噗嗤一声,只见于俊威胸口鼓起了一个大包,于俊威低下头,瞪着自己的胸口,只见陆冬原本套在他身上的外套的扣子,竟然一个接着一个的崩开了。

    这时候陆冬发现,原本于俊威胸口张眼睛的地方竟然冒出了一只女人的头,就好像是一只即将破壳而出的小鸡,一点点从于俊威的胸口冒了出来。

    于俊威身体这会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他向后仰了过去,头重重地甩在地上,原本在他脖子上的那些苔藓竟然迅速腐蚀着他脖子上的肉,很快,于俊威的头从脖子上脱离了下来,那只沾满了苔藓的头自己滚到了一边,于俊威那张惊恐的,瞪着大眼睛的脸,正对着陆冬,陆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时候,于俊威竟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陆冬不寒而栗,于俊威明明已经死了,怎么还会笑。

    陆冬不由得再次退了两步,这个时候,只见于俊威的头忽然猛烈颤动了起来,原来那根本不是于俊威在笑,而是他的头因为震颤,上下牙一直在发生摩擦,就好像是在笑一样。

    突然于俊威的头飞了起来,竟然飞向陆冬,只见于俊威的头深处了无数的触手的和腿,好似一只巨大的昆虫,陆冬赶紧夺路而逃,他沿着裂缝向前狂奔。

    陆冬只听见自己身后忽然传出了一个女人凄厉的大笑:“陆冬,你跑不远,因为你无路可逃!”

    那个女人迅速从于俊威的身体里成长而出,她拜托掉了于俊威的身体,从地上捡起陆冬的外套,很自然地一套,她微微一笑,紧追而上,陆冬加快了脚步,忽然,陆冬眼前一片豁然开朗。

    他抬起头,发现自己面前正是之前于俊威所说的小村子,这时候女人已经追了上来,她轻轻撩起自己的秀发,淡淡一笑:“我当初确实不应该放走你的父母。”

    原来他眼前的这个女人正是轩苔,于此同时,陆冬发觉自己的处境不妙,只见自己身边两侧的峭壁上有越来越多的村民聚集而至,他们就站在两侧的峭壁上,向下看着陆冬的轩苔。

    轩苔歪着头看着陆冬:“真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陆冬,你为什么就不愿意接受你自己应有的命运,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鬼王殿,你完全不是现在这副模样,你气宇轩昂,我第一次见到那样的男人,不由得看傻了眼。

    当时,你同我和冷烟小姐擦肩而过,却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看我们,冷烟小姐当时就气炸了,真不想,时间还有如此绝情的男人。

    在鬼都,你高傲冷艳,没人能让你多说一个字,你的眼里只有你的那些世人无法理解的情感和抱负,那么多鬼王,有万般武艺和能力,在你面前竟都输了气势。

    可如今,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陆冬竟然变成了如此一个落魄的模样,在轮回之中转世竟然让你成为了一个窝囊废!”轩苔啐了一口:“陆冬只要我杀了你,便会恢复原来的灵体,你便又可以穿越三界,做自由自在的你了。”轩苔走上前去,她的手化成一个利刃,她一个利刃看过去,陆冬猛地一躲,轩苔的手刃擦着陆冬的脖子而过。

    “大姐!你这脾气也太暴躁了,说砍人就砍人!你至少让我死个明白吧!”

    “哼,死个明白?等你死了你就恢复了三生三世的记忆,自会明白。”

    “大姐,那我要是还想再多活几天呢!”

    这个时候陆冬恰好踩到一片较软的地带,只见地面涌起一片苔藓,顺着他的鞋,爬上了他的腿。

    轩苔站在陆冬面前冷笑:“现在让我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等等!”陆冬大喊:“轩苔,我是这么感觉地,你强烈想杀我的这份心我可以理解成在前世,你深深地爱着我,却被我无情拒绝之后,羞愧难当么?”

    “去死!”轩苔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轩苔,其实你长得挺漂亮的,但你要知道,我是个人,你是个神兽,咱俩注定也没啥结果!”

    “谁要跟你有结果!”轩苔手里的手刃再次变化,这次看上去比之前锋利的多。

    “你也说了鬼王在我面前都输了气势,想必,我比鬼王更牛叉,那我到底是个什么?”陆冬躲过轩苔狠狠一劈,轩苔手刃的刃锋在陆冬肩膀留下了一个红彤彤的印子。

    轩苔的手刃带着鬼气,即使不被砍到,鬼气滑过的部分依然可以被鬼气所侵蚀和灼伤。

    “你竟然想不起你是谁么?看来鬼王血你也是白喝了!”轩苔愤恨地看着陆冬。

    “怪不得我的记忆有所复苏,原来是你给我下的药,不过你这么漂亮的小妞,在我面前经过,给我喝药,我理应记得清楚猜对啊!”

    轩苔脸一阵青一阵白,大概是眼前的陆冬和他之前所想太过于不同了,怎么一个高贵冷艳的人,这会儿变得从各个方面都透露出一个大大的贱字呢。

    “真应该赶紧杀了他!”轩苔瞪着陆冬,恨得牙痒痒,可一想到自己从前和陆冬的接触,她一瞬间又有些犹豫,这一犹豫不要紧,轩苔竟然又错过了砍陆冬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