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407章 一个警告

第407章 一个警告

    陆冬拿着手臂,一股寒意顺着手臂渗透进自己全身,他明白这个手臂的含义,这是一个警告。

    陆冬把手臂扔在地上,转身想继续睡,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睡不着了,他努力回忆自己这几天到底都做了什么,他并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为什么会收到这个警告?

    陆冬想不明白。

    第二天陆冬课表只有一节课,他和杜明约好了,今天去办理父母的遗产交接,父母去世之后陆冬一直没有办理死亡证明的相关手续,也没有办理房产的转移。

    现在陆冬无依无靠,杜明受他母亲委托,请了假,帮他办理了相关的手续。

    两个人从公证处出来,陆冬心里一阵悲伤,之前他还一直想说服自己,这不过是一个噩梦,而今天,看着公证书,他才真的醒悟,从今天开始,怕是只能他自己一个人过了。

    “你有没有什么亲戚?”杜明问。

    陆冬思考了一会儿:“我有一个小姨,却是远房的亲戚,不过这些年走的很近,她要嫁人了,我也就不便打扰,至于我爸那边的亲戚很多年都不来往了。”

    杜明点点头:“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陆冬惨淡的一笑:“反正我现在已经算是成年人了,我一会儿回去把我爸妈的海鲜摊转租出去,一个月虽然不多也够吃饭了,怎么也要先读完大学。”

    杜明说:“你父母的案子我会尽力调查的,不会让他们白白死去的。”杜明说的肯定,陆冬却苦笑着摇头,这种案子多半最后会无疾而终。没有证据,没有线索,甚至不知道是人还是鬼干的这件事。

    陆冬说:“那就多麻烦你了。”

    杜明开车把陆冬送回学校,刚到学校,王浩宇就来电话了,他说他终于联系上了杨导员,但杨导员状态不对,宋之一看过了,没发现什么鬼上身的迹象,又怕是自己道行不深,让陆冬用鬼眼看看。

    陆冬去了杨导员的宿舍,一进宿舍,陆冬就闻到一股类似草药的味道,他抬起头,看见杨导员坐在窗台前,脸色难看,半天也不说话,好像进入了魔障。

    “我说,你那个鬼眼啥的,能不能透视啊,能不能看见……那个衣服下面。”王浩宇一脸猥琐

    “鬼眼,又不是透视眼,你想啥呢啊。”陆冬鄙视地看着王浩宇。

    “那你过来看看。”王浩宇似乎对于陆冬的回答大为放心。

    陆冬上下打量杨导员,她瘦了很多,好像瘦得只剩下胸了。

    杨导员神色憔悴,她的眼睛没有什么神采,失神地看向窗外:“杨导员,杨导员?”

    陆冬喊了两声,杨导员并没有回头,她只是看向窗外,但陆冬注意到,杨导员的手在神经质地颤抖着,难道说她现在这幅样子是装出来的?陆冬看着杨导员,

    “怎么样?”

    “什么都没看到。”陆冬如实回答。

    “我说过了,她不是中邪。”宋之一王浩宇和陆冬离开了杨导员的房间,走出房间宋之一低声说:“但是她的状态确实不佳,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会不会和她的室友有关,那个女老师似乎是被开除了。”

    “不太清楚,她最近好像很少说话,我感觉也许应该送她去看看医生,心里医生什么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喊住了他们,陆冬回过头,是杨老师,杨老师就站在门口死死瞪着陆冬,然后忽然大笑了起来,伴随着这个笑声,陆冬听见了一声类似耳语一般虚无缥缈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小心,有人就在你身后。”

    陆冬身体一阵,猛地一回头,他发现走廊尽头有个影子一闪而过,陆冬追出去,他拐到走廊的尽头,尽头是楼梯,他向下看,有一个男生,穿着一件运动服,带着帽子,他迅速离开了宿舍楼,消失了。

    “怎么了?”王浩宇问。

    “没什么?我好像看见了什么人。”陆冬总觉得那个人影看上去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几个人一起走出教师宿舍楼,走到门外的时候,陆冬听见有几个大妈在议论:“你看,这几天来的都是男学生。”

    “一个屋的,我看都不是什么好鸟。”

    “听说已经有被开除的了。”

    “这女老师要是不要脸,这可怕。”

    “你们特么说什么呢!”王浩宇也听见了议论,一下子火了,他怒发冲冠,一下子冲到了几个大妈面前,陆冬和宋之一赶紧拉住了王浩宇,把他带到了一边。

    王浩宇甩开了陆冬和宋之一:“少管我!”他嚎了一嗓子,然后自己走了。

    陆冬想喊住王浩宇,宋之一说:“算了吧,他心情也不好受。”

    陆冬一阵讶异,他了解王浩宇,虽然表面上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嘴也坏,平时喜欢和小姑娘贫几句,可是偏偏他又是最重感情和情谊的人,他身边的女生,无论哪个,他都会两肋插刀。

    按马雪枫的话说,王浩宇天生就长了个备胎的熊样。

    第二天,陆冬一直到课堂上才看见王浩宇,他昨晚跑出去通宵了,谁知道,昨天恰好赶上学校查寝室,陆冬和宋之一都给王浩宇打过电话,却没能打通,王浩宇包宿回来倒是神清气爽,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座,继续调戏前桌别的系的小姑娘。

    中午,唐找到了陆冬和王浩宇,说有个人来社团,一定要见宋之一。

    两个人到了学生活动中心,果然,那里已经有人在等他们了,是一个女生,陆冬心里暗暗吃惊,这女生不就是那天大闹学校课堂,把自己男朋友一个飞踹,踢进教室的野蛮女生么,怎么这会儿竟然来找上他们了。

    女生见到宋之一开门见山地说:“听说你是个道士,我想求个驱邪的符,贴我男朋友脑门上。”

    宋之一不禁乐了:“同学,首先我不是江湖骗子,说写符就写符,另外,如果是驱邪的话,把咒符贴在脑门上,作用微乎其微。再说,我看你男朋友不像是中邪的样子,我给你写了,未必会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