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318章 废墟里的符号

第318章 废墟里的符号

    陆冬傻呆呆地盯着那沙暴中的建筑,那建筑阴森得吓人,莹绿的光芒若隐若现,整座城池就好像是从地狱之中浮上来一般。

    陆冬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盯着那座沙暴里的城,心里害怕的要命,因为他感觉,那座城好像也在盯着他们一般。

    很快沙暴就过去了,天空恢复了晴朗,万里无云,阳光普照,而在刚才出现城的地方,依然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

    刘老板松了一口气:“我草,真特么触霉头,刚出来就碰到了沙暴。”

    车上的人都没有搭腔,大家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症缓过来,只有老茂,悠闲地抽了一根烟。

    大巴车继续向前开,只是公路被黄沙掩埋了大半,隐隐看不清路,开了一会儿陆冬就发觉有地方不对劲,他们好像已经驶离了公路,行驶在沙漠之中了。

    老茂似乎也发觉出来不对劲,就感觉去叫停司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四面八方都被沙海所包围,他们的大巴车孤立地停在荒原之上,四周看不到任何公路或者指示标。

    陆冬他们趁着老茂刘老板和司机讨论路线的这个功夫,下了车,他的脚一触碰在地面上,陆冬只感觉脚底板一阵刺痒,他再仔细一看,发现在沙子之中若隐若现着用石板铺成的路,那石板很特别,每一块上面都有花纹和特殊的文字。

    “你们看!那边是什么?”苏静怡喊,大家顺着苏静怡手指的地方看过去,只见在地平线交界的地方,好像有一座废墟。

    刘老板用望远镜看过去,他也满脸惊讶:“老茂,这边有废墟么?”

    老茂也惊讶得很:“废墟?别扯,这地方偏近楼兰古城,这些年来无数探险家商人纷纷来到这附近,楼兰古城什么的早都不是稀奇神话里引人神往的地方,都成了狠宰游客的场所,要真是有废墟,恐怕早都被发现了,早都被开发成旅游景点了,还轮得上我们。”

    老茂抢过了刘老板手里的望远镜,也看过去,脸立刻变成了紫茄子色:“该死,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废墟。”

    “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好像也没有太远。”

    大家再次上了大巴车,车开了大概一个小时,就已经接近那座废墟了,只是到了跟前才发现,其实整座废墟大部分是掩埋在沙海之下,沙子以上只露出了极小的一部分。

    大家都下了车,李尧掏出手机,好奇地围着废墟拍照,似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废墟埋没在沙子里。

    “这地方太邪了,大家最好都在一起,别跑得太远!”老茂说这话的时候底气不咋足,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陆冬很想过去看看,但他一想埋脚走过去,就隐约觉得体内有一股力量在阻拦自己,是小钰么?难道前面有什么危险?

    陆冬抬起头,虽然这会儿阳光正足,一片金光蔓延了整个废墟,但他总觉得有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下蔓延到他全身,让他不寒而栗。

    李尧一直在给一个裸露在沙子之上的,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建筑的穹顶的石头拍照,那个穹顶碎裂了,碎掉的部分留下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向里看去,里面不知道有多深,但寒意从洞里涌上来。

    苏静怡跟着李尧一起看进去,陆冬也不由得好奇,跟着走了过去。

    这时候李尧的相机闪光灯一闪,陆冬惊讶地发现,在穹顶内测好像有一个画像,他从包里翻出手电,打开照过去,不由得一惊,那个壁画居然就是刚才他们在沙漠里看见的那座绿色的城。

    陆冬和苏静怡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候刘老板也发现了穹顶内存的蹊跷,他用手电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幅壁画,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陆冬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确实,那幅壁画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壁画旁边用记号笔做了一个标记,当陆冬看清那个标记的全貌的时候脸色吓得铁青,那符号不就是《开天玄鬼经》里的咒符么,那咒符明显是后画上去的,估计怎么都是近代了,难道曾经有人先于他们发现过这个鬼地方?难道是……

    陆冬看了一眼刘老板,果然刘老板和他想的一样,也许上一次到达这里,留下这个符号的,正是刘老板他妻子的那支探险队里的某一个人,当年探险队很可能和他们一样,突遇沙暴而走错了路,偶遇了这一片废墟。

    会不会是贺兴彭的父亲贺辰留下来的,但是当时贺辰应该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在他的记忆里,他应该还只是一个科研机构的研究员。

    但是喝了孟婆汤的龙飞的魂魄转世投胎到了贺辰的身体里,他骨子里是渴望知道《开天玄鬼经》的下落的。

    若不贺辰,还有可能是高姨,可高姨为什么留下这么一个符号?

    陆冬心里一惊,高姨是很厉害的占卜师,难道说当年只有不到二十岁的高姨就已经算到了二十多年之后,陆冬他们也会到访这一片遗迹,继而留给他们一些线索?

    陆冬心里有几万个猜测,可却偏偏都只是猜测,没有一个能得到证实,陆冬心里暗暗懊恼,若是自己能看得懂这些符号就好了,会不会这会儿很多谜题就已经迎刃而解了。

    这个符号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难道真的只有进入废墟才能查出个一二一?

    “刘老板,你没事吧?”李尧不明觉历地问。

    刘老板微笑地摇了摇头:“怎么会有人如此破坏文物,我只是气愤而已。”他又拍了两张照片转身走向另一个地方。

    “你们说谁会在这种地方乱涂乱画,会不会是盗墓的?”李尧问身边的苏静怡和另一个年纪和他相仿,叫朱永涛的男生。

    苏静怡没搭腔,她也看得出,这个符号和之前高姨留下的符号出奇的相似。

    “不太清楚,但能肯定一点,这符号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而且应该有人已经在下面了。”朱永涛指了指那个碎裂的洞,恰好能够钻进去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