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285章 黄沙下的男人

第285章 黄沙下的男人

    听说刘远征的父亲希望能找到一些机构来认定刘远征的精神状况。

    “那位新娘呢?”陆冬问。

    刘远征的室友不禁苦笑:“当然是死了啊,只可惜,刘远征根本不知道,他杀死的到底是个什么人。

    刘远征以前一直有一个暗恋的人,是他的家教。”

    “曲老师。”

    刘远征的室友不禁有些惊讶:“你们也知道这段故事?”

    “刘远征确实和我们说过。”

    “刘远征一直以为是他父亲杀了那位女老师呢,这么多年,他一直试图找到他父亲杀人的证据,却不想,证据没找到,他自己倒是成了杀人犯,而且恰恰是他杀了人,才证明了他父亲并没有杀人。”

    “什么意思?”陆冬和唐玥面面相觑。

    “警察通过调查发现,死的这个女人竟然就是刘远征朝思暮想的曲老师。”刘远征的室友叹了一口气:“原来这位曲老师确实卷走了学校的钱,而且她是拿这钱去韩国整容了,整得和刘远征的母亲一模一样,然后她带着那张酷似刘远征母亲的面孔回来勾引刘远征的父亲。

    果然,刘远征的父亲毫无招架之力,很快就陷入了情网,当年不值一提的女老师,改头换面之后成为了掌上明珠,整容确实改变命运,这还真特么是个看脸的社会。”

    “你打算告诉刘远征事情的真相么?”

    刘远征的室友苦笑:“他还没有疯,我怕我告诉他真相之后,他就真的疯了。”

    刘远征的室友走了,唐玥连连感慨:“这刘远征也真够生猛的了,竟然是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

    “其实我觉得刘远征也许并没有错,那个女人确实有问题。不过她已经死了。唯独可惜的是,他信誓旦旦地要和宋之一证明的事情并没有达成,曾老师没死,而是被他亲手杀了。”

    陆冬和唐玥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陆冬的手机响了,陆冬接起了电话,是杜明打来的。

    “小杜哥,啥情况。”

    杜明依然不改慢条斯理的说话口气:“明晚是你霜儿姐的生日,她请客吃饭,你来不来。”

    “既然是霜儿姐的,我自然要参加了。”陆冬嬉皮笑脸地说。

    到了第二天晚上,陆冬到了杜明所说的饭店,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正常生日宴会只有三个人,杜明刘傲霜和他,陆冬顿时感觉自己这电灯泡的瓦数有点高。

    刘傲霜第一眼看见陆冬确实气不打一处来,她苦心设下的生日二人约会就生生被陆冬给搅合了,但很快他发现有陆冬在倒是一件好事,一方面杜明说话沉闷,而且就算说了几句,也全都是惹人生气的话,让她总是恨不得把刀叉****杜明那个什么都灵光,唯独感情方面不灵光的大脑袋里。

    所以之后饭局上基本是刘傲霜和陆冬在谈天,而两个人的聊天内容也多半是围绕着调侃杜明的,只是杜明并不介意。

    几道菜吃下来,陆冬也饱了,三个人就很自然地把话题扯到了案子上。杜明倒是脸色一沉,你们要是不提,我差点忘了,我今天就想打电话说这件事来着,结果被你们给岔过去了。

    “什么内容啊?”陆冬不禁好奇地问,

    “是关于高巧月和照片的。”杜明说:“之后我沿着那张照片进行调查,其实这个调查很困难,因为我们并不知道照片上这几个人的真实姓名和确切年龄,唯一知道详情的几个,还都已经死了。

    后来我们通过对于这个叫王亮的地理的老师妻子的调查得知,王亮在年轻的时候确实经常参加什么探险活动。

    她说当时国家正在开发西北,那边流传了很多传说,当时去西北探险成了很多年轻人的时尚,只是王亮稍微比其他人更痴迷于这个探险而已。

    王亮的妻子说,他参加过很多次活动,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都是一群人聚在一起畅享,但最终他们是不是真的的去探险了,她并不清楚,但她说在她和王亮结婚之前,王亮确实消失过一段时间,据他自己所说是要去参加一次探险活动,大概就类似再不疯狂就老了。

    王亮的妻子说王亮回来之后,萎靡不振了一段,他申请恍惚,好像一直有心事,再之后他们就结婚了,就忘了这件事了。”

    “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到底去干了什么都不知道,还真是很失败呢!”霜儿姐不客气地说。

    “谁都会有秘密。”杜明笑着说:“但王亮的妻子有一天发现了一个非常古怪的照片,他曾经怀疑过王亮所谓的探险活动的实质到底是什么?”

    “什么照片?”

    “是一张在沙漠里的尸体的照片,而更恐怖的是,王亮的妻子仔细辨认,怎么看都觉得,那埋在黄沙下埋的男人就是自己的丈夫。”

    陆冬身体一冷,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高姨高巧月,有两个高巧月的存在。

    “王亮的妻子在怀疑自己的丈夫在玩某种死亡游戏。”杜明说。

    “估计和那些无聊高中生一样,用塑料袋蒙住自己的头,体验那种死亡之前的绝望。”刘傲霜说。

    “王亮的妻子说那张照片上不光有自己丈夫的尸体,还有几个尸体都埋在黄沙下,她第一次看见这张照片吓个半死。”

    “之后那照片呢?”

    “王亮的妻子第二次去翻那张照片,就发现那张照片已经不见了。估计已经被王亮销毁了。”

    “她能判断出来那张照片是在什么地方照的么?”

    “也不能,她说那样的沙地不一定是在西域,海边甚至施工工地也可以有类似的沙地。”

    “这么说就是无法确定了。”

    “是这样的。”杜明回答。

    三个人正聊着,陆冬手机响了,电话另一边是王浩宇,他惊恐地说:“陆冬,你知道不,苏静怡出事了,这会儿正在派出所呢。”

    陆冬腾地坐起来:“什么事?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别提了,我也是刚听张婷婷说的,你不是有个朋友是警察么,你快点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