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277章 合影谜团

第277章 合影谜团

    “啥喜事?”

    “陆冬失恋了!”

    “靠!”陆冬大叫:“能不能不往伤口上撒盐。”

    “不撒盐的不能叫好哥们!来,干!”王浩宇也不理会陆冬,自己干下一大杯啤酒。

    陆冬端着酒杯,却觉得这杯酒自己一点都喝不下去,若说伤心,他定然是心如刀割,但是一想到,这样,苏静怡就不会受自己的连累,又觉得应该为苏静怡感到高兴。

    而王浩宇和郑哥好像根本就没理会陆冬,两个人喝了个酩酊大醉。

    这个时候,陆冬手机震了一下,他掏出手机,发现自己手机屏幕居然黑了,他按了按手机的开关键,没有反应,陆冬不禁纳闷,自己手机出来之前充的电,不可能没电,怎么就突然死机了,他正摆弄着,手机竟然自己亮了起来,只是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陆冬认得这照片,这就是上次杜明给自己看过的,那张在去世的地理老师家里发现的那张泛黄的合影。

    这难道是杜明发给自己的?

    陆冬正暗暗怀疑,可是他发现手机再次卡住了,无论他是按返回还是关机,手机屏幕就那样亮着,一直显示着照片。

    陆冬发现这照片竟然自己有了变化,照片上的画面竟然一点点模糊了起来,就好像这根本就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副水墨画,水墨画又被侵泡在水里慢慢模糊了一般。

    只见照片上的人脸一点点扭曲,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怪异了起来,咧嘴呲牙,就好像是在嘲笑陆冬一样,最后这张照片的上的颜色都一点点褪尽了,屏幕恢复了黑色。

    陆冬再一按,手机恢复了正常,出现了主菜单。

    也就在他手机恢复正常的一刹那,手机再次震了一下,陆冬打开手机,这会儿是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我知道你在那里。”

    在哪里?谁知道我在哪里?陆冬看着这句没头没尾的短信,难道是恶作剧。

    陆冬看了一眼郑哥和王浩宇,两个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陆冬异样,他俩还在掰扯欧盟对俄罗斯制裁措施,陆冬也插不上话。

    他心里思考着,这张照片上既有高姨,又有当时还是贺辰的龙飞,理论上当时贺辰并不知道自己的前世今生,就和自己一样,只知道自己是贺辰,一名科学家,一个美丽女人的丈夫,一个可爱男孩的父亲,也和他陆冬一样,对于前世的约定未来的命运一无所知,他也并不知道,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龙飞。

    作为一无所知的贺辰,他身上也一定和自己一样有某些不寻常的地方,比如可以看到一些别人无法看到的事情,而且身边也一定曾经发生过不少奇怪的事情。

    陆冬觉得贺辰一定和自己一样,想找到这一切的答案,所以他认识了高姨,而高姨和他恰好是一路人,因为高姨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通灵师,两个人一定会有很多共同语言,也一定有很多可以为之一聊的东西。

    那么其他人呢,照片上其他人又是谁,他们又是不是曾经在一起做过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些就又都不得而知了。

    陆冬掏出电话,给杜明打了个电话,杜明那边背景很嘈杂:“你在哪?”

    “我这边手里有案子,我正在现场。”

    “哦,那你先忙吧。”

    陆冬正要挂断电话,却听见杜明在电话另一边喊:“你先别挂!”

    紧接着,陆冬听见旁边有人和杜明说话:“这本相册是在书房的,我翻看过了,只是觉得这张照片古怪。”

    “确实很古怪,你先把这张照片留下,你去看看厨房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

    “好。”杜明的同事回答。

    “陆冬。”杜明说:“你还记得我上次给你看的那张,里面有高巧月的合影么?”

    陆冬心里一沉,不但记得,而且自己刚刚看完。

    “我在案发现场再次发现了那张照片,至少从背景上来看,一定就是那张照片。”

    “从背景上?什么意思?”

    “这张照片上每个人的脸,都被小刀刮掉了。”

    陆冬心里一沉:“为什么他要刮掉这些人的脸?为什么不直接把照片毁掉?”

    “不清楚,这回的死者更加奇怪,是一个网络恐怖小说作家,而且我可以确定,他并不是合影上的人,因为他年纪很小,刚刚二十岁,拍摄这张合影的时候,他应该牙还没长全呢。”

    “那他怎么会有这张合影?”

    “不清楚,不过你上次不是让我查照片上的一个男人么?之后我去查了,他叫贺辰。”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陆冬在心里说。

    “他已经死很多年了,我想你身上发生的怪事应该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是个英雄,为救落水儿童而死,我还去他以前的同事那里进行过调查,他们都说他是个好人,他们都很怀念贺辰。所以,我想你是搞错了。

    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件事,就是贺辰高巧月以及那位地理老师还有一个交集,你一定想不到是什么?”

    “是什么?”陆冬好奇地问。

    “他们都曾经是一所敬老院的志愿者,但奇怪的是,他们几个在敬老院进行志愿服务的过程中并没有交集,不但不是同一个年份到那里,而且彼此也不认识,甚至服务的也不是同一批老人。

    而且这个敬老院你应该很熟悉。”

    “什么敬老院啊?”

    “那所敬老院就在你们学校的后身,叫农林敬老院。”

    “我确实听说过,好像偶尔也路过过两次,不过很有趣,他们怎么都选择了这家敬老院,市里有不少敬老院呢。”

    “这点我确实也感觉奇怪,照片上剩下几个人我还没有调查清楚,我想再顺着这个线索摸下去,也许可以确定这几个人的身份。”

    “那这次离奇死亡的这个网络小说作家呢?他也曾经去过那家敬老院么?”

    “我刚刚接手这个案子,还不太清楚,我之后会派人去查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