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269章 咒骂应验

第269章 咒骂应验

    “你在找什么?”这时候一个声音从陆冬身后响起,陆冬这回真的把蜡烛扔了出去,蜡烛落在地上就熄灭了。

    陆冬回过头,身后一缕幽光,只见是之前大客车上坐在前排的老人,他手里拿着蜡烛,烛火映红了他的脸,额外恐怖。

    “我在找蜡烛,我手里的蜡烛快要燃烧完了。”

    老人说,我房间里还有一根,你来我这边拿吧。

    陆冬就跟着老人,去他的房间,老人慢慢地走在前面,陆冬跟在后面,有一瞬间,陆冬赶紧自己前面的并不是一个老人,而是什么妖魔鬼怪。

    老人扭开房间的门,推门进去,一进老人的房间,房间里一股奇怪的气味扑面而来,陆冬皱了皱眉头,退了一步,他不喜欢这股味。

    老人拿了一根蜡烛,只是这根蜡烛和之前服务员给他的蜡烛不太一样,这是一根乌黑的蜡烛,蜡烛有点分量,看样子是做的很实的一根,应该能点一段时间,陆冬手触摸到蜡烛的外壁,感觉上面有些粗糙,有不少细纹。

    陆冬拿着蜡烛谢过了老大爷,紧接着又疑惑地问:“大爷,你们怎么也跑到这小旅店来了。”

    老人摆摆手:“别提了,我们原本在加油站里的休息区等,可是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天就又下起了雨,室外的温度骤降,忽然冷得要命,我们就都移到了里屋相对温暖的地方。

    进入里屋之后,我就坐在窗台边,顺着窗户向外看,就发现咱们坐的那辆车的司机,竟然自己一个人上了车,我看他神奇挺怪异的,阴沉个脸,动作也很僵硬,看起来就好像是梦游一样。

    开始我以为司机上车是为了在车上睡觉呢,谁知道他一上车就把车启动了,一脚油门,车就径直开出了加油站。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以为这司机是要把我们都扔在加油站呢,而且大家的随身物品也都在车上没拿下来。

    我们几个就都跑出了休息区,去追那辆车。”

    “那可是车,大家单凭两条腿跑怎么可能追得上。”陆冬说。

    老人摇摇头:“追不上也得追啊,我的宝贝钓鱼竿还在那辆车上呢,我们一群人就追在那车后面,使劲大喊,让司机停下,可是司机根本就不理会我们,他一脚油门,只见那车子越开越快。

    一转眼就把我们落出了好远好远,我们追不上,就站在原地破口大骂那司机,其中有个女的指着天,大骂那司机不得好死,早晚会出车祸,惨死在公路上。

    她话音刚落,老天爷好像真的就是要应验她的诅咒一般,突然整辆车都失控了,以极高的速度七扭八歪地行驶在公路上,这时候我们那辆大客车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刹车声,但整个车身依然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移动,然后咣当一声巨响,撞坏了公路中间的护栏,可是那护栏也没有能让车停下来,车继续向前滑行了好一会儿,最后和迎面而来的一辆大挂车撞在了一起。”老人叹了一口气。

    “那司机呢?”

    “等这里的救援队赶到的时候,司机已经死了,我爬上车,结果发现我的宝贝鱼竿也折断了。”老人拿过放在房门后面的鱼竿,果然,拦腰折断,老人满脸悲伤:“然后现在整个公路双向都出现了车祸,我们就更没什么机会离开了,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老人说:“之后我们就找了几辆黑车,来到了这里。”

    “明天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陆冬问。

    “我没心思管他们,反正我明天一早就走,我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好了,小伙子,我要休息了。”老人送了客,陆冬离开了老人的房间,老人就重重地关上了门。

    陆冬拿着蜡烛,这才想起来,蜡烛还没有点燃,他身上也没有火,他就再次回到了吧台,这个时候吧台还没有人,陆冬就拿起吧台的打火机,点燃了蜡烛,顺便把打火机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蜡烛刚刚点燃,就听见旅店门外有响动,陆冬看过去,有两个人走进了旅店,陆冬用蜡烛照过去,是一男一女,正是白天在大客车上坐在陆冬后排的那一男一女。

    女人喝多了,醉醺醺的,嘴里说着胡话,男人就扶着女人,向旅店深处走去,陆冬跟在他俩身后,忽然一阵阴风袭来,陆冬手里的蜡烛一下子就被吹灭了,而那男人的棒球帽也被吹落在地。

    陆冬只觉得那帽子恰好顺着风,吹到自己的脚下,他捡起帽子,递还给那男人,在黑暗里,陆冬看不清男人的脸,却闻到他身上有一股腐臭的味道,那味道很重,让他忍不住想要捏住鼻子。

    这么大的气味,趴在男人肩膀上的女人好像丝毫不介意,她昏昏沉沉,两只手揽住男人的脖子,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醉话。

    男人向陆冬点点头,继续向走廊深处走去,两个人住得的是旅店最里面的那一间房。

    陆冬再次点燃蜡烛,然后回到了房间,他吹灭了蜡烛,躺在床上,这时候困意袭来,很快,陆冬就睡着了。

    陆冬睡得正香,他做了个美梦,梦见自己和苏静怡躺在白色的海滩上,海水冲刷着两个人的脚丫,苏静怡穿着比基尼,身材凹凸有致,她把海水扬起来,扬在自己身上,那海水冰凉冰凉的,一触碰到皮肤,就让他不由自主地打起寒颤。

    陆冬身体一震,他睁开眼睛,自己还在黑暗之中,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湿的,而自己身下的被和床单也湿了一大块。

    陆冬心里一沉,靠,自己也没梦到什么需要打马赛克的镜头,怎么就遗了呢,他一转身,不对,这感觉不对,难道是自己尿床了?陆冬腾地坐了起来,心扑腾乱跳,就在这个时候,一滴水恰好落在他的额头。

    陆冬下床摸到了蜡烛和打火机,他点燃蜡烛,用烛光照亮了天花板,他不禁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见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上吊死了一个小孩,而自己床上胳膊上还有额头上的根本不是水,而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