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教授当时吓得近乎神志不清,他慢慢靠近竖井,又是吓个半死,只见那天和自己一亲芳泽的曾老师没死,因为竖井里灌满了水,这会儿她的身体已经浮到了竖井的口,她伸出手,好像是在求救。

    章教授吓坏了,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是救还是不救,他脑子里全是父亲临死前向自己伸出一只手的场景。

    不能救,如果救了,自己的前途就全完了,后半辈子就要在牢狱里度过了,杀人未遂那是很重的罪。

    章教授定了定神,他走到竖井边开始掰女人的手,掰到最后他发现女人的小手指上竟然带着一只很漂亮的尾戒,那只尾戒上竟然还有一颗很明亮的钻石。

    “我当时已经昏头了,我就想起来我女朋友说就算没有礼金怎么也要有个婚戒才好啊,我那时候也不懂什么尾戒不尾戒的含义,我想要那个戒指,我很穷,那戒指就算不能送给我女朋友,也可以拿去卖钱。

    我就去撸女人小指上的戒指,却不想她反抗的厉害,说什么都不肯让我得到那枚戒指。

    我气急了,掏出身上的钳子,一钳子就向女人的小指夹去,只听嘎嘣一声,小指就断了,但奇怪的是,并没有流很多的血,手指头就断下来了,我得到了那根带着尾戒的小指。

    然后女人就松开了手,她在井里,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吓坏了,就跑去了控制室,控制室有一个水阀,我知道竖井的水是可以泄到学心湖的,我拉了泄水阀,然后竖井的水就都冲出去了,女人也不见了。

    我拿到了尾戒,却发现我又不敢送人,也不敢卖,就一直留到今天。”

    章教授盯着罐子里的尾戒,脸上竟然露出一个舒缓的表情,这个时候救护车到了,把章教授抬上了救护车。

    “他还有救么?”陆冬问宋之一。

    “够呛,别想了,我们回去吧。”宋之一捧着罐子,他低头看了一眼罐子里的尾戒,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

    “这尾戒好像不是一般的戒指。”

    “那是什么?”

    “我也不确定。我们先回去吧。”

    两个人回了学校,陆冬给苏静怡讲了章教授的事,苏静怡一直捂着胸口:“真想不到,曾老师真的复活了。”

    “对,章教授说曾老师说她曾经死过,因为生出了引魔使受到了奖励才复活了,宋之一,你之前不是说这种复活术在《开天玄鬼经》里不是有么。难道说之前就已经有人掌握了《开天玄鬼经》?”

    “那本书已经失传太多年了,这本书本身就已经成为神话故事和传说里的一部分了,我甚至一直都认为《开天玄鬼经》根本就不存在。”

    “但章教授说曾老师的尸体已经被冲进学心湖了,他为什么还要找当初的设计图纸。”陆冬问。

    “如果是冲进学心湖,估计尸体早都浮上来了,你见过沉在水下面的尸体么?”苏静怡不客气地回敬陆冬。

    “这么说曾老师的尸体应该还在管道的某个地方。”

    “但说来也奇怪,你说章教授就算挖出了曾老师的尸体又能怎么样?归还尾戒么?”

    “说不清。”

    没过几天,陆冬就在报纸上看见了章教授猝死的新闻,陆冬给霜儿姐打电话,霜儿姐说:“没错,章教授的尸检确实是我做的,但没有发现疑点。”

    “没发现疑点?不是中毒死亡么?”

    “中毒?哪来的毒?我进行了几百种毒物检测,都呈阴性,他要么不是因为中毒身亡,要么就是一种前所未闻的毒物。

    不过章教授本来也活不了多久。”

    “为什么?”

    “因为他已经是癌症晚期了。”

    陆冬挂掉了电话,心里一阵难受,看来章教授想挖出曾老师的骸骨并不是为了掩埋罪证,而是为了救赎,只可惜他没有机会了。

    周末陆冬回家,吃完饭他就去了隔壁杜明的家,杜明正在家里玩xbox,陆冬就凑了过去,两个人一起玩。

    “听说前几天你们学校有女生自杀了。”

    “恩,是。”

    “好像那事和你还有点牵连。”

    “其实和我无关的,我只是恰好认识她而已。”

    “那个死了的老设计师,你也是第一发现人。”

    陆冬点点头。

    杜明放下手柄,凝视着陆冬的眼睛:“陆冬,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呢?”

    陆冬没说话,他也放下了手柄:“我其实没什么好隐瞒,只是很多事情就算我和你说,你也未必会相信的。”

    杜明笑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为什么会不相信你。”

    陆冬说:“如果我告诉你我能看见鬼,你会相信么?”

    杜明愣了一下,然后他拿出烟盒,点了一根烟:“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了,我爷死的那年,你才两岁,咱们两家当时就是邻居,我那时候年龄也不大。

    我爷守灵的第二天,你妈妈带着你来我家吊唁,当时你妈妈和我妈两个人凑在一起聊天,咱俩就在里屋玩,你就问我,为啥我家里人来人往。

    我说因为我爷爷死了。

    你当时问我什么是死。

    我回答,死就是再也看不见了的意思。

    你当时瞪着大眼睛,迷茫地看着我说,那你爷爷没有死。

    我说你怎么知道。

    你指着我家客厅,我爷爷经常坐的那把太师椅说,因为你爷爷就坐在那把椅子上呢啊。

    后来我再长大点,明白这里面的含义之后才觉得不寒而栗,之后我试探过你很多次,只可惜,你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鬼的能力了,可现在为什么又突然能看见了?”

    “说来话长,但我十八岁之后身体就发生了一些……变化,所以我才开始能看得见了。”陆冬回答。

    “原来如此。”杜明看着屏幕:“这一段怎么打,你看看攻略。”

    陆冬拿过攻略:“往前走,那边有一个台阶,跳上去之后能卡一个bug点,在那里打就行了。”

    两个人又在一起打了两个小时的游戏,陆冬才回了家,陆冬躺在床上想着杜明说的话,两岁的时候他确实还能看见鬼的,但是为什么爸妈从来没有提起过,还是故意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