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222章 不欢而散

第222章 不欢而散

    唐玥也确实是个心很大的男生,女朋友都遇到了这么多恐怖和诡异的事情了,他却坚持认为陈沐雪只是大姨妈综合征的后遗症,这一切都不过是她的胡思乱想和神经质而已。

    他确实做到了竭力安慰陈沐雪,却没有安慰到点子上,或者说没有按着正常女生希望得到的安慰思路,他一直在劝陈沐雪接受她自己发神经的这个事实,并且对于陈沐雪擅自去偷数学试卷进行了猛烈的批评。

    陈沐雪大概也幡然醒悟,眼前的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是一个喜欢教训别人的野爹,总之,陈沐雪没有暴打唐玥一顿就已经算是心情平和了。

    陈沐雪觉得和唐玥沟通无能,就索性不和他说了,那天两个人不欢而散。

    唐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觉得陈沐雪过了大姨妈,大概就会回心转意,主动找自己承认错误,而唐玥似乎完全没有按照她正常的思路来,根本就没有联系他。

    过了一周,唐玥见陈沐雪一直都没有联系自己,心里暗暗有些着急,唐玥属于大男子主义的类型,什么事从不会低头,和陈沐雪吵架也一样。

    他自己在心里模拟了上千次陈沐雪和自己道歉的时候该说的话,哪句话重了,哪句话轻,哪句话能好好警示陈沐雪,哪句话绝对不能说,可到头来发现,就算模拟一万次也没用,因为陈沐雪压根就没打算道歉。

    唐玥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这样可能会导致他最终失去一个女朋友,唐玥打心里还是很爱陈沐雪的,俩人高中时候就认识,在一起两年多,他除了有时候会训陈沐雪几句之外,陈沐雪要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他绝对是第一个冲到前面的。每天早上的打水送饭,去图书馆占座,这些事唐玥都包了,而且是任劳任怨。

    唐玥给陈沐雪打电话,电话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唐玥去陈沐雪家找陈沐雪,陈沐雪的妈妈说,陈沐雪早上和一个男生走了。

    唐玥的心咯噔一下,走了,还是一个男生。他急忙问:“说什么时候回来了么?”陈沐雪的妈妈摇摇头:“她说她就直接返校了啊,我也不知道啊。”听唐玥这么一问,陈沐雪的妈妈也有点着急,这几天电视上经常演有女生被黑车司机劫持绑架的事,该不会自己女儿也中招了吧。

    两个人正在着急的时候,医院来了电话,说陈沐雪现在在医院里。

    唐玥和陈沐雪的妈妈赶到了医院,发现一个男生正站在陈沐雪的病房旁边,唐玥想都没想,上去就给了那个男生一拳,男生当时都被打懵了,他捂着脸愤怒地看着唐玥:“你这是要干嘛!”

    唐玥觉得一拳还不过瘾,正要来第二拳,被旁边的医护人员拉住:“你这人怎么随便打人呢?”

    “我打的就是他!你看看,你看看他把我家陈沐雪欺负成什么样!”

    男生又又生气又委屈:“我哪欺负了啊!她!她是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

    这时候唐玥才知道,男生的名字叫莫北,就是之前陈沐雪曾经提起过和他们一起去数科院院楼的那个不知名的男生。

    莫北说是陈沐雪找到自己的,她说她也收到了那封站内信。

    “那莫北呢?”陆冬不由得问唐玥。

    唐玥说:“莫北家在农村,他家的地区比较偏僻,也比较穷,根本就没有电脑这种东西,更没有网线,他一个假期都没有碰过电脑,上过网,自然也就无从知道什么校园网上的站内信。

    他是在陈沐雪病倒前一天刚刚回到学校的,还没下火车就听说了这件事。

    莫北说,陈沐雪之前给他发过短信打过电话,只可惜他手机在春节期间欠费了,他住在村子里,村子离能够交电话费的县城有段距离,他也就一直没交手机费,手机就彻底停机了,所以等他交过手机费之后才看见陈沐雪发给他的短信,大概了解了这件事。

    莫北很信邪,陈沐雪和他说完这些事之后,他就吓得要命,他说他之前就发觉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莫北说,当初是小叙找到他,说是想要完成一个恶作剧,问莫北要不要参加,莫北其实对于这个恶作剧并不感兴趣,而且他觉得这样吓唬人也没什么意思,太小儿科了。

    但是莫北心里一直隐隐喜欢小叙,他对小叙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那种感觉大概就是很想把她写进自己家户口簿里的那种感情。

    小叙跟莫北说,她就看不惯陈沐雪了,长得一般般,成绩也一般般,竟然还那么傲气凌人,当初大一迎新晚会的时候,小叙就和陈沐雪竞争晚会主持人的位置,最终被陈沐雪抢了先,这个也让小叙耿耿于怀。

    所以小叙说要找个机会挫挫陈沐雪的傲气,于是就想了这么一个点子,要吓吓陈沐雪。

    当时参与这件事的一共有六个人,小叙一一大霍莫北,还有两个数科院的学生,他们是一对情侣,男的叫孙祥西,女的叫李小蕊,好像和小叙关系比较熟络,几个年轻人,玩心都很大,然后就一拍即合,说要好好看看陈沐雪会被吓成个什么样子。

    莫北说他们之前在学校数科院演练过一次,也是晚上,莫北其实在整个恶作剧里的戏份很少,可以说就是个旁观打酱油加凑数的,另外小叙说莫北力气大跑得快,带上莫北如果遇到突发情况了,还能控制点局面。

    演练的那一天,莫北几乎是全程围观,大霍冲进教室里,把假装上吊的李小蕊抱下来的时候,莫北就站在走廊里,抱着肩膀,看着这一群玩脱了的学生在教室了大笑。

    莫北忽然感觉到一阵麻冷,他抬起头,环视了四周,忽然他发现走廊尽头竟然站着一个人。

    他吓了一跳,正要提示教室里的几个同学的时候,发现走廊尽头处的那个人竟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