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205章 雪山寻尸

第205章 雪山寻尸

    陆冬送完苏静怡就回了家,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寒冷的冬天,东北的街道上没有多少人,难得见到几个行人,也是裹紧了衣服匆匆赶路。

    陆冬走在街上,心里却是五味杂粮,不是滋味,他想着清蔺和林星,原本两个都应该得到幸福和快乐的女生,最后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林星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要自己走的人生,而清蔺呢,难道她要永远成为孤魂野鬼,不能托生么。

    看林星的样子,她确实也搞不清清蔺的尸骨在哪。

    在苏静怡打吊瓶的时候,陆冬用手机百度了那场事故,那俩大巴车上一共有四十多人,除了林星意外,全部遇难。

    当时因为恰值寒冬,车出事坠崖之后的当天,天降大雪,那是一场百年难遇的暴风雪,当时的救援根本就无法开展。

    直到大巴车坠崖之后的第三天,救援队伍才开始利用绳索,将人员送到峡谷之中,实施救援。

    但令人称奇的是,林星除了受了点皮外伤和惊吓之外,身体并无大碍,暴风雪也捱了过来,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奇迹了。

    陆冬心里暗想,真不知道当时是个什么样的力量支撑林星活下来的,是对清蔺的恨,还是对郑仁波的恨?

    陆冬真的很想问问林星,但是听王浩宇说,他临走的时候林星说她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让她悲伤的和绝望的地方。

    王浩宇只是冷冷地说:“无论你去了哪都无法洗干净你对清蔺做过的这些罪恶的事情,而且你囚禁了一个灵魂,是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林星说:“既然我活到今天就已经不害报应了。”

    王浩宇跟陆冬描述林星的这些话,陆冬总隐约觉得林星话里有话,但也琢磨不透她这些话的真正含义。

    陆冬往回走,走到家楼下的小花园,这时候一阵凛冽的寒风袭面而来,陆冬觉得自己的脸好像被小刀割成了一块一块的,在寒风里夹杂着几丝冰冷的雪花,越发的寒气逼人。

    陆冬加快脚步,想赶紧回到温暖的房间里,可这时候,陆冬发现有人挡住了他的去路,而那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鬼。

    陆冬心里不由得一惊,他一摸兜,口袋里空空,早上为了见苏静怡特意换了裤子,而王大爷给他的镇魂铃和点水勺都在另一个裤子的口袋里。

    陆冬看着眼前的男鬼,他记得宋之一说的,鬼都惧怕正气,若真的在什么地方遇到鬼,一般的小鬼,只要大喝一声,滚开,就会自然平安无事。

    你越是害怕,鬼就越会欺负你。

    陆冬想到这里,不由得挺起脊梁,大喝一声:“大胆妖魔,不要挡路!”

    他喊完了,却觉得自己的这句台词毫无气势,估计连楼下的小吉娃娃狗都未必能镇得住。

    男鬼明显嘴角上扬,满脸都是嘲笑的表情。

    男鬼飘到陆冬面前,陆冬才看清,这男鬼正是这几天要跟他还有王浩宇宋之一有怨必报的男鬼,而这回他看得真切,这个男鬼正是之前林星给自己看钱包里的照片中的男主角——郑仁波。

    陆冬不知道郑仁波找自己何意,但估计一定和之前宋之一帮王浩宇驱掉身上的附身鬼有关,郑仁波很可能就是当初要和王浩宇来个亲密接触,然后利用王浩宇的身体干点啥不法勾当的男鬼。

    既然事情已经未遂他意,这事和他陆冬真的是联系不大,郑仁波是要附在王浩宇身上,而驱鬼的是宋之一,他只是个围观营,旁个观,捡个笑的人,怎么这个郑仁波偏偏就追着自己不放,难道他是软柿子好捏么。

    陆冬愤恨地想着关于自己是软柿子这件不争的事实,郑仁波竟然走上,从风中,陆冬竟然可能听得到郑仁波的声音。

    和之前灵力极低,无法说话的清蔺相比,郑仁波确实好了很多,在风中,陆冬听清了郑仁波的话,他说:“请帮助我。”

    第二天早上,陆冬抱着一个罐子踏上了开往亚布力滑雪场的车,陆冬旁边坐着的是一个有点话唠和好奇小伙。

    他看了看陆冬手里的罐子,又看了看陆冬:“人家去亚布力滑雪场都是自带雪橇雪具,你咋还带上了罐子?”

    “我是搜集点亚布力的雪回去跟朋友显摆。”

    “这雪拿回去不化了啊,你为啥不直接装点水。”

    “那多没有诚意啊。”

    “你还真是个实在人!”小伙感慨。

    “团结镇有下的么?”

    “有!”陆冬抱着罐子下了车,一下车陆冬就有点后悔,早知道戴个护目镜好了,这白雪皑皑的,估计一会儿就得患雪盲症。

    这时候一个赶着毛驴的大叔走了过来:“游客么?租我这驴子吧,管保给你带到地方。”

    “驴子多钱?”

    “五百一天。”

    “这么贵!”

    “那边的大马更贵!”

    “我还是自己走吧。”

    陆冬抱着罐子踏进茫茫雪原,若不是郑仁波的魂魄在自己面前若隐若现地带路,他怕是真的会迷路。

    陆冬心里其实也有点信不过郑仁波,不过他带了一把小刀,每走一段,就在旁边一片一片的白桦树上刻下一个豁口。

    越走林子越密,陆冬心里不由得打起鼓,这个郑仁波能信么?会不会把自己带到深山老林里,给自己一闷棍闷着,然后占了自己的身体吧。

    不过转而一想,自己身体里还住了个小钰,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现在自己身体里已经是一公一母和谐发展了,再来一公的不就打破平衡了么。

    陆冬正胡思乱想着,这时候发现郑仁波不动了,呆呆地看着一棵特别高大威猛的白桦树的树底下。

    陆冬拨开树边上的积雪,然后掏出包里的小铲子,开始挖树下的泥土。

    数九寒天,泥土也是冻着的,额外难挖,他挖了几铲子,就觉得腰酸背痛。

    当陆冬再次一铲子挖下去,土还没完全掏出来,陆冬就发现,自己挖的坑中间戳出半截子白色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