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188章 有怨必报

第188章 有怨必报

    陆冬当时差点吐血,没办法,只好跟着王浩宇参加了这个所谓的班级活动。

    学校门口网吧不少,可是一到周末就人满为患,常常没有机器。

    陆冬说班上男生也不少,怎么也有二十来个人,想找个能二十来人一起上网的网吧可不容易。

    王浩宇说:“你当你哥我是白吃干饭的么?学校门口的网吧,哪个不得给我点面子。”

    晚上,班上一票人到了网吧一条街门口,挨家走了一遍,然后集体杵在大街中间:“我说浩宇,这咋整,都没机器,要不散了吧。”有几个男生说。

    王浩宇眼睛一瞪:“都出来了,哪还有散的道理啊,我还要跟你们开黑呢,我还知道有家网吧,肯定有位置。”

    王浩宇带着几个人东绕西绕,到了一条已经远离学校门口的背街,这附近都是棚户区,房子都东倒西歪,也没有一条正经的路,刚走到背街,就有几个人叫唤着要回去。

    王浩宇瞪了他们一眼:“都大老爷们了,怎么这么没耐性,你们看,前面亮灯那是啥。”

    陆冬顺着王浩宇手指的地方看过去,确实有一个红色的霓虹灯编织的大牌子,上面写着xx口,网字上面的冂和吧字的巴都不见了踪影。

    若不是王浩宇指名了,还真没有人能猜到这个xx口的真实身份。

    几个人走进网吧,果然没有多少人。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坐在吧台,身兼吧员网管保洁数项职位。

    几个人交了个身份证,开了机器,机器虽然看着老旧,却还挺快,网速也可以,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洗手间,洗手间在外面,是个旱厕。

    陆冬打开电脑,跟王浩宇他们开了几把黑,就有点困,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肯定是回不去了,且不说寝室门会不会开,但说这鬼地方,他根本也找不回去啊。

    陆冬想反正网吧也没几个人,他就扯过来几个沙发椅,索性拼成一个床的形状,将就着睡会儿。

    就着王浩宇那边的乌嗷喊叫,其实陆冬也睡得不太熟,睡了不知道多一会儿,陆冬觉得膀胱有点紧,他推了推旁边的宋之一,去不去放水。

    宋之一在看美剧,他抬起眼睛,我没尿。

    陆冬走到网吧门口,网吧和旱厕有段距离,他也不想过去了,干脆在网吧门口找个地方解决得了。

    陆冬走到网吧的屋后面,他拿着手机找了块干燥的地方,对着网吧的石灰墙壁,解开拉链,直接放水。

    陆冬正尿着,忽然又个声音从他身后滑过,那声音很小,可是陆冬听得真切,那声音分明说的是有怨必报。

    陆冬回过头,身后没人,只有无边的黑暗,陆冬掏出手机照着前面的路,路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陆冬回过头继续尿,可是当他再次面对墙壁,吓了一跳,他只感觉好像有一条蛇,顺着他的手臂爬进了他的裤子里。

    只见他刚才撒尿的墙壁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墙壁上出现了几个大字,那几个大字恰好就是他刚才听到了有怨必报。

    陆冬用手摸了摸字迹,闻了闻,心里又一沉,这字迹还没有干,就好像是用毛笔粘着水写出来的一样,只是眼前这些字根本举不是水,而是尿。

    就好像这个墙壁吸进去了他刚刚的尿液,然后在墙上浮现出来的字迹一样。

    陆冬向后连退了几步,他瞪着这几个字,却不能理解,有怨必报,他好像没惹过什么人,有什么人会找他报怨?

    陆冬回到网吧,刚才的事让他有点精神了,一时之间睡不着了,他看了看宋之一的屏幕:“你看什么呢?”

    “一个美剧,叫邪恶力量,我要看看外国人都是怎么驱魔的。”

    “有意思么?”

    “还凑合,有点假,有点夸张,但还凑合。”

    陆冬知道,凑合对于宋之一来说已经是最高评价了。

    “大半夜的,我还是找个喜剧来看看得了。”陆冬戴上耳麦,找了个韩国片,凑合看看,他刚看了不到十分钟,忽然他发觉在电视剧的背景音里一直有一个非常细小的声音,一个小到很难察觉的声音,陆冬调节大了耳麦的音量。

    他浑身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耳麦里传出的如同耳语的背景音,依然是那具有怨必报。

    “大爷的!谁在是耳麦里说什么玩意!吓死爹了!”这时候只听王浩宇的一声怒吼:“有怨必报,报你妹啊,谁特么说的!我让你们看看高手是怎么操作的!推他们下路!”

    陆冬心里一沉,难道刚才王浩宇耳麦里也传出了同样的声音?

    陆冬一回头,发现宋之一也拿下了耳麦,皱着眉头:“你是不是也听见了什么?”

    陆冬点点头,有人在耳麦里说有怨必报,不单单跟他自己说了。

    陆冬问了问其他人,可其他人都摇头:“刚才在玩游戏,没听见。”

    问了一圈,竟然只有陆冬宋之一和王浩宇听见了那声有怨必报。

    “谁的怨?报谁?”

    就在这个时候,网吧突然停电了,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漆黑。

    “网管!”王浩宇大喊:“咋整的,还跳电了呢?”

    但是网吧静悄悄的,没人回答。

    “网管,网管!网管!”

    “停电了,等着!”吧台的小子不高兴地说,然后点了一根蜡烛,走出了吧台,举着蜡烛上了二楼。

    陆冬看着那举着蜡烛的小子,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眼里就好像只有一根蜡烛在移动一般。

    足足过了十分钟,才再次来电,可当来电的时候,陆冬吓傻了,只见他和宋之一的屏幕上都有鲜红的四个大字:“有怨必报!”

    “靠了!”陆冬问宋之一:“这是咋回事?能给个合理解释么?”

    宋之一脸色稍变:“估计我们是惹了什么东西了。”

    陆冬说:“难道是想杀我的那群人?”

    “想杀你的人和我又有什么相干?”

    “大概他们觉得你会帮我,所以也把你划到了黑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