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164章 巨大陷阱

第164章 巨大陷阱

    “这个咒符确实是来自《开天玄鬼经》的,您说的没错,现在能看出这端倪的人也是少之又少了。”

    “可是《开天玄鬼经》都失传这么多年了,听说几千年来,不停有人在寻找这本经书,却都无疾而终,偏偏现在又跑出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大爷的语气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质问。

    陆冬看得出,王大爷对于这个叶然是十万分的不信任,他觉得这个叶然一定知道什么机密的事,但他绝对是不会和王大爷分享这些秘密的。

    王大爷是个耿直的人,最讨厌别人藏着掖着,所以看见叶然,不等叶然说什么,他就已经憋了一肚子气了。

    叶然则完全看出了王大爷的敌意,可是他却采取了干脆视而不见的态度,他接着咒符的问题说:“最一开始我刚看到这个咒符也确实很看不懂,因为这个咒符的结构和我们现存的咒符的结构也完全不同,这就类似我们见过的鸡蛋都是圆形的,现在你突然拿出个方鸡蛋给我看,并且告诉我这个鸡蛋确实是鸡生出来的。”

    “您的意思是,这个咒符已经颠覆了您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陆冬嬉皮笑脸地说。

    “倒不是颠覆,而是当我看到这个咒符便终于知道它的身份了。”

    “它?哪个它?”

    “你们还记得在学校主楼里隐藏的那只小鬼么?”

    “记得!”陆冬和宋之一一起回答:“就是那只完全没有灵力的小鬼?”

    “对,就是它,说到他,还要说到三十年前发生在学校主楼的惨剧,具体的内容小高知道的不详细,因为当时她因为身体情况,并没有和我们一起去主楼,之后我们谁也不愿意再提起了,她又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所以一直没有深问过,其实那天午夜在主楼,我们差点就全军覆没了。”叶然那寒气逼人的表情忽然缓和了一秒钟,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叶然说,三十年前,他们小组里的几个人奉上面的指派到主楼来调查,叶然说来之前他就曾经对于陆冬他们的学校做了一番调查。这所大学始建于1948年,算是一所根正苗红的大学。

    校址的前身是一片广袤的大野地,距离这里最近的乱葬岗也少说得有二三十公里,像挖坟撞邪触仙这一类的事情发生几率基本可以降低到百分之十一下。

    在那件案子发生之前,学校里也一直和谐稳定,老师学生相亲相爱,即使发生点意外事故,也没有人员死亡。

    整体来说这个学校没什么邪事。

    叶然说,想镇鬼驱邪往往是要先找到根源,可是在整座农大里,他完全找不到任何可能会发生诡事的根源。一切都那么和谐,一切都那么欣欣向荣。

    叶然当时心里就犯了嘀咕,却也没说出来,他当时就隐约怀疑,这里可能会是一个巨大的陷阱,有人故意弄了这么一个案子,就是等着他们往里钻。

    但这只是他的怀疑,并没有什么有效的理论事实依据,所以叶然并没有说出来。

    到了学校调查的第一天,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只是他越发感觉不安,因为他们带来的所有法器一进入主楼就完全没有了任何反应。

    而阴阳师式神的消失,让他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这里面一定有鬼,并不是学校主楼一片太平,而是有人故意弄坏了他们所带的法器,让这些法器都失去了作用。

    “会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宋之一不由得惊叹。

    “说实话,当时和我们在一组的人,各个应该都有这种能耐。所以我当时就起了疑心,但让我觉得古怪的是,好像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对此都置若罔闻。

    小高当时年龄最小,还是第一次出任务,她不敢出声质疑这是正常,阴阳师大哥当时一直在纠结他的式神,他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也可以理解,那其他人,这个队里各个都是人精,会注意不到这些细节?

    我们队里的成员流动性比较大,每次出来调查的人总会有一些变动,我们在主楼转了一圈之后,回了招待所,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要先弄清楚队里不太熟悉的几个人的身份。

    只可惜那个时候,通讯设备太不发达了,电话都很少见,大多数传递消息还是使用信件和电报这一类的,更不会有手机和网络这些可以立刻查询到对方的信息的方法。

    我一开始想给我们领导打电话,可是后来担心打草惊蛇,就决定先观察观察,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弄坏我们的法器,这里面又到底又什么猫腻。

    却不想当天晚上,小高就中招了,我当时检查过她的伤,是一种说不清的降术,她跑出来的第一时间,我就到她房间里进行检查,然后我发现,小高根本就不是在主楼中招的。

    而是在招待所的房间里,是有人在她的房间里下了撞阵,她没什么心机,也没什么防备,自然就中招了。

    只是那撞阵消散的特别快,若不是我当时立即进入房间检查,再晚个三五分钟,撞阵就会彻底消失了。

    我发现撞阵之后,就更加确信了,因为那天整个招待所只有我们住,没有外人,学校里有人能搞出这么大动静的微乎其微,所以这就说明是我们自己的人在我们当中搞鬼。

    小高出事之后,我把大家都召集在我的房间,就讨论小高的事。

    当时我就在细细观察每个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可能,但每个人又都没可能。

    后来就讨论到要去主楼镇鬼,当时所有人都义愤填膺,说要替小高报仇雪恨。

    我当时不由得笑了起来,因为我在了解我们这个小组不过了,这些人都来自不同的教派不同的门派,他们所在的教派和教派之间,门派和门派之间,就是对立的,这些人不过是表面上看上去和和气气,其实都暗藏汹涌,恨不得拔刀相向。

    能够让我们这个小组唯一有点凝聚力的东西就是一个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