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155章 症状不同

第155章 症状不同

    “为什么?”陆冬问。

    “曾老师根本就不可能幼稚到那种程度!这是!这简直就是歪门邪道!这简直就违反一个教师的准则!”殷校长使劲摔了一下鼠标。

    陆冬盯着殷校长的脸,他这一番话说的又假又大又空,不过他确实很震惊,他若不是真的不知情,就是演技太好了,陆冬竟然完全看不出一丁点破绽。

    “你不要诬陷曾老师,她当年一个女孩子家家,为什么要养这么可怕的东西。”殷校长大声质问。

    陆冬说:“那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当年曾老师堕胎了之后特意要求医院留下了她流掉的孩子的血肉,目的就是利用胎儿的血肉来养小鬼。”

    “可笑!”殷校长瞪了陆冬一眼,但是他能看得出,殷校长这会儿也不能确定陆冬的话的真假。

    他思索了一会儿问:“难不成曾老师是因为养小鬼而死?我看到网页上说有不少明星养过小鬼之后,被小鬼反噬跳楼自杀的。”

    “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发生的真实情况,但种种迹象表面,曾老师的死亡和失踪和她养小鬼绝对密不可分。”陆冬回答。

    殷校长身体一震,唏嘘不已:“她到底还是死了,到底还是死了啊。”他疑惑地瞪着陆冬:“你怎么知道曾老师死了,她死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陆冬说:“我身上现在就有和当初曾老师死时候一样的伤,不信你可以检查我的手臂,我的大腿上现在也有不少印记,再过一段时间,我怕就会和曾老师一样一命呜呼了。”

    殷校长走到陆冬身边,松开他手腕上的绳子,拉起他的手臂,仔细一看:“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曾经在曾老师的手臂上见过这样的印记。这到底是个什么印记。”

    “我也一时解释不清楚,应该是一种降头术,说白了就是被下毒了,我和曾老师被下了一样的毒。”

    “明知中毒为什么不去医治?”

    “怎么医治,我发病的当天就被送到了医院,医院直接判了我的死刑,把我丢在那无人管……”说到这里,陆冬心里猛地一阵,他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发病时候的情形,他躺在病床上,明明思维和意识都清醒,可身体的各项指标都趋近于零,若不是宋之一及时赶到,他就要被医生们推进停尸房了。

    难道当年曾老师和自己一样?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死,她的思维和意识都清醒着,并且知道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只是她即说不了话,又无法动弹,最后被当成死人,被郭医生抬回了校医院,丢在了冷藏库里。

    同理,当年那些死去的学生也一样,他们虽然都被埋在黑色的粘液里,看上去一动不动,停止呼吸,但只是身体的一种假死现象。这也就是为什么通灵的高姨并没有在学校七楼里看见任何魂魄,因为人没死,魂魄根本就没从身体里游离出来,又怎么可能看见!

    想到这里,陆冬一阵恐惧,这么说最终杀死这些学生的并不是学校里的小鬼,而是这些学生的家长,他们把学生的遗体领了回去,亲自埋葬或者火化了自己的孩子,其实就是亲手杀死了他们。

    可是曾老师呢?也许身体的假死状态并不是永久的,只是维持一段时间,一段时间之后,人就会从这种假死状态里恢复出来?曾老师复活了并自己离开了冷藏库?

    不对不对,郭医生和高姨都说过,那些死去的曾老师还有学生身体里都高度液态化了,身体里的血肉和内脏都被掏空了,没有内脏的学生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

    相比之下自己并没有产生那些症状,自己的血肉和内脏都没有消失,也没有液态化。

    中了同样的降术,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症状,这还真是邪门了。

    陆冬苦恼地砸了砸自己的脑袋,他怎么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

    就在这个时候,校长室的门被推开了,陆冬一看,闯进来的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王大爷,后面还跟着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宋之一。

    殷校长一见是王大爷,不禁皱起眉头,一脸嫌弃。

    “我说大波波。”王大爷气喘吁吁,一手支着门框子,一边说:“陆冬,走。”

    陆冬看了一眼殷校长,又看了一眼王大爷,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小子半夜在主楼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你说让走就走啊!”殷校长不动声色地说。

    “这是我楼的学生,半夜梦游,我知道他,今晚我门没锁好,他就直接梦游出去了,谁知道游啊游,游啊游,就游到主楼来了,还好正巧被你堵上了。”

    陆冬心里暗暗佩服,王大爷这扯谎能力绝对是骨灰级的,他瞥了一眼殷校长,殷校长气得脸都白了,但当着两个学生的面也不好发作。

    他看了看表:“今天晚上也是够晚了,先回去吧,你,明天上午来我办公室报道!”殷校长指了指陆冬,然后殷校长自己也站了起来,跟着他们一起往主楼外面走。

    走到主楼正门,殷校长用钥匙扭开了正门的锁,他一边开锁,一边问:“你也真行,主楼这大门紧锁你也能进来,难道是穿墙而入?”

    陆冬挠了挠头:“没有啊,我当时是从主楼侧面那个食杂店的小门进来的啊,您不是知道么?”

    殷校长乐了:“我上哪知道去?我本来在校长室加班,我明天要去教委开个会,这几天学校出了这么多事,材料还没准备完呢!一抬头都已经半夜了。

    我正准备下楼回家,刚到四楼,就看见了鬼鬼祟祟的你,以为是上楼偷东西的呢,直接就敲晕了。因为这主楼墙裂了,收发室大爷说什么都不干了,我还以为是主楼楼下的门没锁呢。”

    陆冬看了一眼宋之一,发现宋之一也脸色煞白,眼神里全是恐惧,他不知道宋之一和自己想的是不是一样,这么看来,今晚这主楼里除了他们几个,还有一个不知名的人,摸黑在主楼里干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那个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