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 第42章 血味异常

第42章 血味异常

    陆冬回身一躲,只可惜他的动作太慢,王大爷早就意料到了他的这一躲,王大爷就势一拉,死死按住陆冬的胳膊,让陆冬根本就脱不了身。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王大爷的匕首刃轻轻一转,直接顺着陆冬手臂上方最柔软的部分径直割了下去,一条刀伤赫然出现在他的手臂上,触目惊心,殷红的鲜血顺着割伤的部分流淌下来。

    而王大爷一边按住像杀猪了一样哀嚎的陆冬,另一只手悠哉悠哉地伸向床头的抽屉,直接掏出一只长而扁的铜碟,接在陆冬手臂伤口的下方,鲜血汩汩而出,流淌进铜碟,很快就盛满一小碟红彤彤的鲜血。

    王大爷终于松开了陆冬,他直接端起小碟,将里面的鲜血一饮而尽。

    “你要干什么!”陆冬怒吼。

    王大爷喝完这一小碟的血,竟然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他舔舔嘴唇,还吧嗒了两下嘴,好像还在回味这血的味道。

    王大爷将小碟放在一边,私下几张手纸递给陆冬。

    陆冬接过手纸,死死按住自己流血的胳膊:“你这是要干什么?”他再次大吼。

    王大爷倒是呵呵一乐:“急什么?你不是问我如何驱除女鬼么,我这不是在帮你找原因呢么,怎么,就流这么点血就不乐意了?”

    陆冬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只瞪着王大爷。

    “我尝了你的血,和我想的差不多。”

    “怎么?你平时还没事想象我的血是什么滋味?”

    “怎么说话呢?”王大爷给了陆冬一脑盖:“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小子不怎么寻常,你周身有一股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气味,那气味活人一般是闻不到,但死人离着几百米就能闻到你身上这股味。”

    “附在我身上这个女鬼就说,她是被我身上的气味唤醒的。我身上到底有啥味?怎么就这么被女鬼看好呢?”

    “你身上的血和寻常人不同,所以才会有这种味道。”

    “血?”陆冬不由得惊诧,自己的血会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他只知道什么rh阴性熊猫血珍贵,难道自己的血液是什么少见的血型,不能吧,自己爸妈可是从来都没说过的。

    “总之,也难怪这女鬼会附在你身上,正是因为你的血液奇特。所以你天生的体质就是容易招邪和撞鬼,就算你不被这女鬼附体,也早晚会被别的什么玩意附体。”

    “我小时候确实能经常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妈总说,是因为我淘气,所以才会看见些乌七八糟的,只是这些年来,我虽然能看见,但从来没被鬼袭击,也没撞过邪,倒也都相安无事,怎么一上大学,反倒有事了呢?”

    王大爷摇了摇头,似乎他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只是他这一句不同,说得陆冬心里倒是犯了嘀咕,他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又问:“那您想出什么办法驱除掉这女鬼么?”

    “驱鬼也讲究道,不是说驱就能驱的。”王大爷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好像和陆冬这样的门外汉解释这其中诸多奥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一样:“鬼有很多种,驱鬼也是有不一样的方法,可完全不是电视里演的什么寻常简单的,唱唱歌,跳跳舞就能解决的!

    鬼哪有那么傻啊?鬼和人一样,聪明得很,哪是你平平常常就能驱得掉的!”

    “她最初附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还能唤出她来,可现在她总是神出鬼没地占据我的身体,我连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自然,这女鬼刚附在你身上,你是男人,身体阳气重,她虽然附着在你的身上了,其实是神魂分离的,这个时候驱鬼最为宜,因为这女鬼虽然能够操控你的身体,但她的魂魄没有渗入到你神经里,如果那个时候,你的意识足够强大,甚至是可以自行将她驱逐出你的身体的。”

    陆冬不由得懊恼,早知如此,当初小钰刚附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就应该大喝一声:你丫的给老子滚犊子!也许小钰挨了骂,就溜溜找别的身体去了。

    只可惜陆冬他一来软弱,对女生根本骂不出口;二来,这小钰的大白腿往他眼前一晃,他哪还有心思想别的啊!红颜祸水,色字头上确实是一把刀!

    “现如今,她的魂魄已经渗入到你神经和延髓当中了,除非我们可以在她控制你身体的时候恰好进行驱逐,否则无法保证驱除出去的是你的魂魄还是她的魂魄,没准到时候女鬼没被驱除,你倒是魂飞魄散了,那可就了不得了。而且女鬼渗入你体内之后自然就不能再和你对话了。”

    “也不知道这该死的女鬼到底和苏静怡说了什么,害得她险些坠楼,再这样下去,不一定她会害得是谁!”陆冬愤慨地说:“王大爷,有什么办法能让这女鬼不再害人么?”

    王大爷叹了口气:“人有人道,鬼有鬼路,其实一般鬼是不会害人的,因为它们害人亦会害己,折了鬼寿不说,还很可能盾出轮回之外,受永世不得超生之苦,时间久了鬼自身的灵体就会一点点破散,那就好似拿个小刀一天挖你一块肉一样的痛苦。

    除非有血海深仇,极大的冤屈,鬼是不会害人。

    所以若想鬼不去害人,就唯有帮她解除冤屈这一条路了。”

    陆冬不由得头痛:“我连这个小钰到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又怎么帮她解除冤屈。”

    “这就看你造化了,这女鬼附在你身上,也说明和你有缘,也许也真的只有你能帮她解除冤情!”王大爷有些期许地看着陆冬。

    陆冬暗暗沉思,冤情?

    他不由得伸出手,触碰自己的眼眶,有好几次他醒过来,眼眶都是湿润的,是小钰在哭么?她因何而哭?

    陆冬想到这里,居然觉得心里有个地方不由得隐隐作痛,一股奇怪的悲伤感觉涌上心头。

    冤屈,小钰是绝对有冤屈的,他要帮她化解冤屈,在她用他自己的身体做傻事之前。